后頁
前頁
目錄
首頁

后記






  右《子夜》十九章,始作于一九三一年十月,至一九三二年十二月五日脫稿;其間因病,因事,因上海戰事,因天熱,作而復輟者,綜計亦有八個月之多,所以也還是倉卒成書,未遑細細推敲。
  但構思時間卻比較的長些。一九三○年夏秋之交,我因為神經衰弱,胃病,目疾,同時并作,足有半年多不能讀書作文,于是每天訪親問友,在一些忙人中間鬼混,消磨時光。就在那時候,我有了大規模地描寫中國社會現象的企圖。后來我的病好些,就時常想實現我這“野心”。到一九三一年十月,乃整理所得的材料,開始寫作。所以此書在構思上,我算是用過一番心的。
  現在寫成了,自視仍復疏漏。可是我已經疲倦了,而神經衰弱病又有復發之勢,我不遑再計工拙,就靦然出版了。
  我的原定計畫比現在寫成的還要大許多。例如農村的經濟情形,小市鎮居民的意識形態(這決不像某一班人所想像那樣單純),以及一九三○年的“新儒林外史”,——我本來都打算連鎖到現在這本書的總結構之內;又如書中已經描寫到的幾個小結構,本也打算還要發展得充分些;可是都因為今夏的酷熱損害了我的健康,只好馬馬虎虎割棄了,因而本書就成為現在的樣子——偏重于都市生活的描寫。
  我仍得感謝醫生誠實,藥物有靈,使我今日還能在這里饒舌!

                        茅盾 一九三二年十二月


  ------------------
  一鳴掃描,雪兒校對


后頁
前頁
目錄
首頁
江西快3今日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