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頁
前頁
目錄
首頁

十三






  還沒有閃電。只是那隆隆然像載重汽車駛過似的雷聲不時響動。天空張著一望無際的灰色的幕,只有直西的天角像是破了一個洞,露出小小的一塊紫云。夕陽的倉皇的面孔在這紫云后邊向下沒落。
  裕華絲廠的車間里早就開亮了電燈。工作很緊張,全車間是一個飛快的轉輪。電燈在濃厚的水蒸氣中也都黃著臉,像要發暈。被絲車的鬧聲震慣了耳朵的女工們雖然并沒聽得外邊天空的雷,卻是聽得她們自己中間的談話;在她們中間也有一片雷聲在殷殷然發動。她們的臉通紅,她們的嘴和手一般地忙。管車們好像是“裝聾”,卻不“裝啞”,有時輕輕說一兩句,于是就在女工群中爆發了輕蔑的哄笑聲。
  忽然汽笛聲嗚嗚地叫了,響徹全廠。全車間一陣兒擾亂,絲車聲音低下去,低下去,人聲占了上風。女工們提著空飯籃擁出了車間,雜亂地在廠門口受過檢查,擁出了廠門。這時候,她們才知道外邊有雷,有暴風雨前的陰霾,在等著她們!
  廠里是靜寂下去了,車間里關了電燈。從那邊管理部一排房屋閃射出來的燈光就好像格外有精神。屠維岳坐在自己的房里,低著頭;頭頂上是一盞三十二支光的電燈,照見他的臉微微發青,冷靜到像一尊石像。忽然那房門開了,莫干丞那慌張的臉在門邊一探,就進來輕聲叫道:
  “屠世兄!剛才三先生又來電話,問起那扣減工錢的布告有沒有貼出去呢!我回說是你的意思要等到明天發,三先生很不高興!你到底是什么打算呀?剛才放工的時候,女工們嚷嚷鬧鬧的;她們又知道了我們要貼布告減扣工錢了,那不是跟上回一樣——”
  “遲早要曉得的,怕什么!”
  屠維岳微笑著說,瞥了莫干丞一眼,又看看窗外。
  “明兒三先生生氣,可不關我的事!”
  “自然!”
  屠維岳很不耐煩了。莫干丞的一對老鼠眼睛在屠維岳臉上釘了一下,又縮縮頸脖,擺出了“那我就不管”的神氣,轉身就走了出去,把那房門很重的碰上。屠維岳微笑著不介意,可是現在他不能夠再坐在那里冷靜到像一尊石像了;他掏出表來看了一看,又探頭到窗外去遙望,末后就開了房門出去。恰就在這時候,昏黑中趕來了兩個人,直奔進屠維岳的房間。屠維岳眼快,已經看見,就往回走,他剛剛到了自己的房門外,背后又來一個人,輕輕地在屠維岳肩頭拍一掌,克勒地笑了一聲。
  “阿珍!這會兒我們得正正經經!”
  屠維岳回過頭去輕聲說,就走進了房;阿珍也跟了進去。
  先在房里的是桂長林和李麻子,看見屠維岳進來,就一齊喊了聲“哦”,就都搶著要說話。但是屠維岳用眼光制止了他們又指著墻角的一張長凳叫他們兩個和阿珍都坐了,他自己卻去站在窗前,背向著窗外。那一盞三十二支光的電燈突然好像縮小了光焰。房里的空氣異常嚴肅。雷聲在外邊天空慢慢地滾過。屠維岳那微微發青的面孔泛出些紅色來了,他看了那三個人一眼,就問道:
  “唔!姚金鳳呢?”
  “防人家打眼,沒有叫她!你要派她做什么事,回頭我去關照她好了!”
  阿珍搶先回答,她那滿含笑意的眼光釘住了屠維岳的面孔;屠維岳只點一下頭,卻不回答阿珍,也沒回答她那勾引性的眼光;他突然臉色一沉,嗓子提高了一些說:
  “現在大家要齊心辦事!吃醋爭風,自伙淘里嘰哩咕嚕,可都不許!”
  阿珍做一個鬼臉,嘴里“唷”了一聲。屠維岳只當沒有看見,沒有聽到,又接著說下去:
  “王金貞,我另外派她一點事去辦了,她不能到,就只我們四個人來商量罷。——剛才三先生又打了電話來,問我為什么還沒發布告。這回三先生心急得很,肝火很旺!我答應他明天一定發。三先生也明白我們要一點工夫先布置好了再開刀。他是說得明白的!可是我們的對頭冤家一定要在三先生面前拆壁腳。我們三分力量對付工人,七分力量倒要對付我們的對頭冤家!長林,你看來明天布告一貼出去就會鬧起來的罷?”
  “一定要鬧的!錢葆生他們也是巴不得一鬧,就想乘勢倒我們的臺!這班狗東西,哼!”
  “屠先生!我們叫齊了人,明天她們要是鬧起來,我們老實不客氣,請她們到公安局里‘吃生活’;我們干得快,那怕錢葆生他們想要串什么鬼戲,也是來不及!”
  李麻子看見桂長林并沒提出辦法來,就趕快搶著說,很得意地伸開了兩只大手掌,吐上一口唾沫,搓一搓,就捏起兩個拳頭放在膝頭上,擺出動手打的姿勢了。屠維岳都不理會,微微一笑,就又看著阿珍問道:
  “阿珍!你怎么不開口?剛才車間里怎么一個樣子?我們放出了那扣工錢的風聲去,工人們說些什么話?薛寶珠,還有那個周二姐,造些什么謠言?你說!快點!”
  “我不曉得!你叫姚金鳳來問她罷!”
  阿珍噘起了嘴唇回答,別轉臉去看著墻角。屠維岳的臉色突然變了。桂長林和李麻子笑了起來,對阿珍做鬼臉羞她。屠維岳的眼光紅得要爆出火來,他跺了一腳,正要發作,那阿珍卻軟化了;她負氣似的說:
  “她們說些什么呀?她們說要‘打倒屠夜壺!’薛寶珠和周二姐說些什么呀?她們說‘都是夜壺搗的鬼!’,許許多多好聽的話,我也背不全!——長林,你也不要笑。‘打倒’,你也是有份的!”
  這時窗外來了第一個閃電。兩三秒鐘以后,雷聲從遠處滾了來。陡的一陣狂風吹進房來,房里的四位都打了個寒噤。
  屠維岳突然擺一擺手,制止了李麻子的已經到了嘴邊的怒吼,卻冷冷地問道:
  “錢葆生他們存心和我們搗蛋已經有了真憑實據了,我們打算怎么辦?我是昨天晚上就對三先生說過,我要辭職。三先生一定不答應。我只好仍舊干。工會里分黨分派,本來不關我的事;不過我是愛打不平的!老實說,我看得長林他們太委屈,錢葆生他們太霸道了!老李,你說我這話可對?”
  “對!打倒姓錢的!”
  李麻子和桂長林同聲叫了起來,阿珍卻在一旁掩著嘴笑。
  屠維岳挺起了胸脯,松一口氣,再說:
  “并不是我們拆三先生的爛污,實在是錢葆生他們假公濟私,抓住了工人替自己打地盤,他們在這里一天,這里一天不得安靜!為了他們的一點私心,我們大家都受累,那真是太豈有此理了!明天他們要利用工人來反對我們,好呀,我們斗一下罷!我們先轟走了姓錢的一伙,再解決罷工;三天,頂多三天!”
  “可是他們今天在車間里那么一哄,許多人相信他們了。”
  阿珍扁著嘴唇說。桂長林立刻心事很重地皺了眉頭。他自己在工人中間本來沒有多大影響,最近有那么一點根基,還是全仗屠維岳的力。屠維岳一眼看清了這情形,就冷笑一聲,心里鄙夷桂長林的不濟事。他又轉眼去看李麻子。這粗魯的麻子是圓睜著一雙眼睛,捏緊著兩個拳頭,露骨地表示出他那一伙的特性:誰雇用他,就替誰出力。屠維岳覺得很滿意了。他走前一步,正站在那電燈下,先對阿珍說:
  “工人相信他們么?難道你,阿珍,你那么甜蜜的嘴,還抵不過薛寶珠么?難道姚金鳳抵不過他們那周二姐么?她們會騙工人,難道你們不會么?工人們還沒知道周二姐是姓錢的走狗,難道你們臉上雕著走狗兩個字么?難道你們不好在工人面前剝下周二姐的面皮讓大家認識個明白么?去!阿珍!你去關照姚金鳳,也跟著工人們起哄罷!反對錢葆生,薛寶珠,周二姐!明天來一個罷工不要緊!馬上去!回頭還有人幫你的腔!去罷!我記你的頭功!”
  “誰希罕你記功勞呢!公事公辦就好了。”
  阿珍站了起來,故意對屠維岳白了一眼,就走出去了。屠維岳側著頭想了一想,再走前一步,拍著李麻子的肩膀輕聲問道:
  “老李,今天晚上能夠叫齊二十個人么?”
  “行,行!不要說二十個,五十個也容易!”
  李麻子跳起來,高興得臉都紅了,滿嘴的唾沫飛濺到屠維岳臉上。屠維岳笑了一笑。
  “那就好極了!可是今晚上只要二十個,到工人們住家草棚那一帶走走,——老李,你明白了罷?就在那里走走。碰到什么吵架的事情,不要管。可是有兩個人要釘她們的梢:一個是何秀妹,一個是張阿新——那個扁面大奶奶的張阿新,你認識的罷?明天一早,你這二十個弟兄還要到廠里來。干些什么,我們明天再說,你先到莫先生那里拿一百塊錢。好了,你就去罷!”
  現在房里就剩下屠維岳和桂長林兩個人,暫時都沒有話。雷聲在天空盤旋,比先前響些了,可是懶松松地,像早上的糞車。閃電隔三分鐘光景來一次,也只是短短的一瞥。風卻更大了,房里那盞電燈吹得直晃。窗外天色是完全黑了。屠維岳看表,正是七點半。
  “屠先生,這回罷工要是捱的日子多了,恐怕我們也要吃虧。賬房間里新來的那三個人,姓曾的,姓馬的,還有吳老板那個遠房侄兒,背后都說你的壞話。好像他們和錢葆生勾結上了。”
  桂長林輕聲兒慢慢地說,那口氣里是掩飾不了的悲觀。屠維岳聳聳肩膀微笑。他什么都不怕。桂長林閉起他的一只小眼睛,又輕聲說:
  “你剛才沒有關照李麻子不要把我們的情形告訴阿祥,那是一個失著。阿祥這人,我總疑心他是錢葆生派來我們這里做耳朵的!李麻子卻又和他相好。”
  “長林,你那么膽小,成不得大事!此刻是用人之際,我們只好冒些兒險!我有法子吃住阿祥。難處還在工人一面。吳老板面前我拍過胸脯,三天內解決罷工,要把那些壞蛋一網打盡,半年六個月沒有工潮。所以明天我讓她們罷下工來,——自然我們想禁止也禁止不來,可是明天我還不打算就用武力。我們讓她們罷了兩天,讓她們先打倒錢葆生一派,我們再用猛烈的手段收拾她們!所以,長林,你得努力活動!
  把大部分的工人抓到你手里來。”
  “我告訴我的人也反對工錢打八折?”
  “自然!我們先收拾了何秀妹她們,這才再騙工人先上工,后辦交涉。我看準了何秀妹同張阿新兩個人有花頭,不過一定還有別人,我們要打聽出來。長林,這一件事,也交給你去辦,明天給我回音!”
  屠維岳說著又看了一次表,就把桂長林打發走,他自己也離開了他的房間。
  閃電瞥過長空,照見滿天的烏云現在不復是墨灰的一片,而是分了濃淡;有幾處濃的,兀然高聳,像一座山,愈近那根處愈黑。雷更加響了。屠維岳跑過了一處堆木箱的空場,到了一個房外。那是吳蓀甫來廠時傳見辦事人的辦公室,平常是沒有人的,但此時那關閉得緊密的百葉窗縫兒里隱隱透著燈光。屠維岳就推門進去,房里的兩個人都站了起來。屠維岳微笑,做手勢叫她們坐下,先對那二號管車王金貞問道:
  “你告訴了她沒有?”
  “我們也是剛來。等屠先生自己對她說。”
  王金貞怪樣地回答,又對屠維岳使個眼色,站起來想走了。但是屠維岳舉手在空中一按,叫王金貞仍舊坐下,一面他就轉眼去看那位坐在那里局促不安的年青女工。這是二十來歲剪發的姑娘,中等身材,皮膚很黑,可是黑里透俏,一對眼睛,尤其靈活。在屠維岳那逼視的眼光下,她的臉漲成了紫紅。
  屠維岳看了一會兒,就微笑著很溫和地說:
  “朱桂英,你到廠里快兩年了,手藝很不差,你人又規矩;我同老板說過了,打算升你做管車。這是跳升,想來你也明白的罷?”
  朱桂英漲紅了臉不回答,眼睛看在地下。她的心跳起來了,思想很亂;本來王金貞找她的時候,只說賬房間里有話,她還以為是放工前她那些反對扣工錢的表示被什么走狗去報告了,賬房間叫她去罵一頓,現在卻聽出反面來,她一時間就弄糊涂了。并且眼前這廠方有權力的屠維岳向來就喜歡找機會和她七搭八搭,那么現在這舉動也許就是吊她的膀子;想到這一點,她更加說不出話來了。恰就在這當兒,王金貞又在旁邊打起邊鼓來:
  “真是吳老板再公道沒有,屠先生也肯幫忙,不過那也是桂英姐你人好!”
  “王金貞這話就不錯!吳老板是公道的,很能夠體恤人。他時常說,要不是廠經跌價,他要虧本,那么前次的米貼他一定就爽爽快快答應了。要不是近來廠經價錢又跌,他也不會轉念頭到工錢打八折!不過吳老板雖然虧本,看到手藝好又規矩的人,總還是給她一個公道,跳升她一下!”
  屠維岳仍舊很溫和,尖利的眼光在朱桂英身上身下打量。朱桂英雖然低著頭,卻感受到那眼光。她終于主意定了,昂起頭來,臉色轉白,輕聲地然而堅決地說:
  “謝謝屠先生!我沒有那樣福氣!”
  這時外邊電光一閃,突然一個響雷當頭打下,似乎那房間都有點震動。
  屠維岳的臉色也變了,也許為的那響雷,但也許為的朱桂英那回答。他皺著眉頭對王金貞使了個眼色。王金貞點著頭做個鬼臉,就悄悄地走出去了。朱桂英立即也站了起來。可是屠維岳攔住了她。
  “屠先生!你要干嗎?”
  “你不要慌,我有幾句話對你講——”
  朱桂英的臉又紅得像豬肝一樣了。她斷定了是吊她的膀子了;在從前屠維岳還是小職員的時候,朱桂英確也有一時覺得這個小伙子不惹厭,可是自從屠維岳高升為賬房間內權力最大者以后,她就覺得彼此中間隔了一重高山,就連多說幾句話,也很不自在了;而現在這屠維岳騙她來,又攔住了不放她!
  “我不要聽!明天叫我到賬房間去講!”
  朱桂英看定了屠維岳的臉回答,也就站住了。屠維岳冷冷地微笑。
  “你不要慌!我同女人是規規矩矩的,不揩油,不吃豆腐!我就要問你,為什么你不愿意升管車?并沒有什么為難的事情派你做,只要你也幫我們的忙,告訴我,哪幾個人同外邊不三不四的人——共產黨來往,那就行了!我也不說出去是你報告!你看,王金貞我也打發她避開了!”
  屠維岳仍舊很客氣,而且聲音很低;可是朱桂英卻聽著了就心里一跳,臉色完全灰白。原來還不是想吊膀子,她簡直恨這屠維岳了!
  “這個,我就不曉得!”
  朱桂英說著就從屠維岳身邊沖出去,一直跑了。她還聽得王金貞在后面叫,又聽得屠維岳喝了一聲,似乎喚住了王金貞;可是朱桂英頭也不回,慌慌張張繞過了那絲車間,向廠門跑。
  離廠門四五丈遠,是那繭子間,黑魆魆的一排洋房。朱桂英剛跑到這里,忽然一道閃電照得遠遠近近都同白天一樣。一個霹靂當頭打下來,就在這雷聲中跳出一個人來,當胸抱住了她。因為是意外,朱桂英手腳都軟了,心是卜卜地跳,嘴里喊不出聲。那人抱住她已經走了好幾步了。
  “救命呀!你——”
  朱桂英掙扎著喊了,心里以為是屠維岳。但是雷聲轟轟地在空中盤旋,她的喊聲無效。忽然又一道閃電,照得遠遠近近雪亮,朱桂英看清了那人不是屠維岳。恰就在這時候,迎面又來了一個人,手里拿著避風燈,劈頭攔住了喝問道:
  “干什么?”
  這是屠維岳的聲音了。抱著朱桂英的人也就放了手,打算溜走。屠維岳一手就把他揪住。提起燈來照一下,認得是曾家駒。屠維岳的臉色變青了,釘了他一眼。緩慢的拖著尾巴的雷聲也來了。屠維岳放開了曾家駒,轉臉看著朱桂英,冷冷地微笑。
  “你不肯說,也不要緊,何必跑!你一個人走,廠門口的管門人肯放你出去么?還是跟王金貞一塊兒走罷!”
  屠維岳仍舊很客氣地說,招呼過了王金貞,他就回去了。
  朱桂英到了她的所謂“家”的時候,已經在下雨了;很稀很大的雨點子,打得她“家”的竹門唦唦地響。那草棚里并沒點燈。可是鄰家的燈光從破壞的泥墻洞里射過來,也還隱約分別得出黑白。朱桂英喘息了一會兒,方才聽得那破竹榻上有人在那里哼,是她的母親。
  “什么?媽!病了么?”
  朱桂英走到她母親身邊,拿手到老太婆那疊滿皺紋的額角上按了一下。老太婆看見女兒,似乎一喜,但也忍不住哭出聲音來了。老太婆是常常哭的,朱桂英也不在意,只嘆一口氣,心里便想到剛才那噩夢一般的經過,又想到廠里要把工錢打八折的風聲。她的心里又急又恨,像是火燒。她的母親又哽咽著喊道:
  “阿英,這年成——我們窮人,——只有死路一條!”
  朱桂英怔怔地望著她母親,不作聲。死路么?朱桂英早就知道她們是在“死路”上。但是從窮困生活中磨練出勇敢來的十九歲的她卻不肯隨隨便便就只想到死,她并且想到她應該和別人活得一樣舒服。她拍著她母親的胸脯,安慰似的問道:
  “媽!今天生意不好罷?”
  “生意不好?呀!阿英!生意難做,不是今天一天,我天天都哭么?今天是——你去看罷!看我那個吃飯家伙!”
  老太婆忽然忿激,一骨碌爬了起來,扁著嘴巴,一股勁兒發恨。
  朱桂英撿起墻角里那只每天挽在她母親臂上的賣落花生的柳條提籃仔細看時,那提籃已經撕落了環,不能再用了。籃里是空的。朱桂英隨手丟開了那籃,鼓起腮巴說:
  “媽,和人家吵架了罷?”
  “吵架?我敢和人家吵架么?天殺的強盜,赤老,平白地來尋事!搶了我的落花生,還說要捉我到行里去吃官司!”
  “怎么無緣無故搶人家的東西。”
  “他說我是什么——我記不明白了!你看那些紙罷!他說這些紙犯法!”
  老太婆愈說愈忿激,不哭了,摸到那板桌邊擦一根火柴,點著了煤油燈。朱桂英看那籃底,還有幾張小方紙印著幾行紅字。是包落花生用的紙。記得十多天前隔壁拾荒的四喜子不知從什么地方拾來了挺厚的一疊,她母親用一包落花生換了些來,當做包紙用,可是這紙就犯法么?朱桂英拿起一張來細看,一行大字中間有三個字似乎很面熟;她想了一想,記起來了,這三個字就是“共產黨”,廠門邊墻上和馬路邊電桿上常見這三個字,她的兄弟小三子指給她認過,而且剛才屠維岳叫她進去也就問的這個。
  “也不是我一個人用這種紙。賣熟牛肉的老八也用這紙。
  還有——”
  老太婆抖著嘴唇叫屈咒罵。朱桂英聰明的心已經猜透了那是馬路上“尋閑食”的癟三借端揩油;她隨手撩開那些紙,也不和她母親多說,再拾取那提籃來,看能不能修補了再用。可是陡的她提起了嚴重的心事,手里的柳條提籃又落在泥地上了,她側著耳朵聽。
  左右鄰的草棚人家,也就是朱桂英同廠小姊妹的住所,嘈雜地在爭論,在痛罵。雨打那些竹門的唦唦的聲音,現在是更急更響了,雷在草棚頂上滾;可是那一帶草棚的人聲比雨比雷更兇。竹門呀呀地發喊,每一聲是一個進出的人。這絲廠工人的全區域在大雨和迅雷下異常活動!另一種雷,將在這一帶草棚里沖天直轟!
  朱桂英再也坐不定了,霍地跳了起來,正想出去,忽然她自己家的竹門也呀地響了,闖進一個藍布短衫褲的瘦小子,直著喉嚨喊罵道:
  “他媽的狗老板!嫖婊子有錢!賭有錢!造洋房有錢!開銷工錢就沒有!狗老子養的畜生!”
  這人就是朱桂英的兄弟小三子,火柴廠的工人。他不管母親和阿姊的詢問,氣沖沖地又嚷道:
  “六角一天的工錢,今年春頭減了一角;今天姓周的又掛牌子,說什么成本重,賠錢,再要減一角!”
  說著,他拿起破桌上那一盒火柴重重拍一下,又罵道:
  “這樣的東西賣兩個銅子一盒,還說虧本!——阿姊,給我八個銅子,買大餅。我們廠里的人今夜要開會;我同隔壁的金和尚一塊兒去!他媽的姓周的要減工錢,老子罷他媽的工!”
  老太婆聽明白了兒子做工的那廠里又是要減工錢,就好像天坍了。小三子已經走了。朱桂英跟著也就出去。雨劈面打來,她倒覺得很爽快;她心里的忿火高沖萬丈,雨到了她熱烘烘的臉上似乎就會干。
  竹門外橫滿了大雨沖來的垃圾。一個閃電照得這一帶的草棚雪亮,閃電光下看見大雨中有些人急急忙忙地走。可是閃電過后那黑暗更加難受。朱桂英的目的地卻在那草棚的東頭,隔著四五丈路。她是要到同廠的小姊妹張阿新“家”里,她要告訴這張阿新怎樣屠維岳叫了她去,怎樣騙她,怎樣打聽誰和共產黨有花頭。她的心比她的腳還要忙些。然而快到了那張阿新家草棚前的時候,突然黑暗中跳出一個人來抱住了朱桂英。
  “桂英姊!”
  這一聲在耳畔的呼喚,把朱桂英亂跳的心鎮定了。她認識這聲音,是廠里打盆的金小妹。十三歲的女孩子,卻懂得大人的事情,也就是緊鄰金和尚的妹子。那金小妹扭在朱桂英身上,又問道:
  “阿姊你到哪里去?”
  “到阿新姐那里去。”
  “不用去了。她們都在姚金鳳家里。我們同去!”
  兩個人于是就折回來往左走。一邊走,一邊金小妹又告訴了許多“新聞”;朱桂英聽得渾身發熱,忘記了雨,忘記了衣服濕透。——姚金鳳這回又領頭!那么上次薛寶珠說她是老板的走狗到底是假的!還有誰?周二姐和錢巧林么?啊喲!那不是工會里錢葆生的妹子?這回也起勁!天哪,工人到底還是幫工人!
  不多時,她們就跑近了姚金鳳的家。那也是草棚,但比較的整潔,并且有一扇木門。嚷叫的聲音遠遠地就聽得了。朱桂英快活得心直跳。上次“怠工”的時候,沒有這么熱鬧,這么膽大;上次是偷偷地悄悄地商量的。
  金小妹搶前一步去開了門,朱桂英剛擠進去,就覺得熱烘烘一股汗氣。滿屋子的聲音,滿屋子的人頭。一盞煤油燈只照亮了幾尺見方的空間,光圈內是白胖胖一張臉,吊眼皮,不是錢巧林是誰!
  “都是桂長林,屠夜壺,兩個人拍老板的馬屁!我們罷工!
  明天罷工!打這兩條走狗!”
  錢巧林大聲嚷著,她那吊眼皮的眼睛落下一滴眼淚。
  “罷工!罷工!虹口有幾個廠已經罷下來了!”
  “我們去同她們接頭——”
  “她們明天來沖廠,攔人,我們就關了車沖出去!”
  五六個聲音這么搶著說。朱桂英只聽清楚了最后說話的叫做徐阿姨,三十多歲膽小的女工。
  “叫屠夜壺滾蛋!叫桂長林滾蛋!”
  錢巧林旁邊伸出一個頭來高聲喊,那正是有名的矮子周二姐。但是立刻也有人喊道:
  “叫錢葆生也滾出去!我們不要那騙人的工會!我們要自己的工會!”
  突然那嚷鬧的人聲死一樣靜了。許多汗污的臉轉來轉去搜尋那發言的人。這是何秀妹,滿臉通紅,睜大了眼睛,死釘住了錢巧林。可是這緊張的沉默立刻又破裂了。姚金鳳那細白麻粒的小圓臉在煤油燈光圈下一閃,尖厲地叫道:
  “不錯,叫錢葆生滾出去!錢葆生的走狗也滾出去!周二姐是錢葆生的走狗!”
  “騷貨!你才是屠夜壺的走狗!”
  周二姐發狂似的喊著,跳起來就直撲姚金鳳。兩個人扭在一處了。但是旁的女工都幫助姚金鳳,立刻分開了她們兩個,把周二姐推得遠遠地,亂烘烘地嚷道:
  “誰先動手,誰就沒有理!”
  “小姊妹!我說周二姐是錢葆生的走狗,我有憑據!她混進來要打聽消息!”
  姚金鳳氣喘喘地說,兩道眼光在眾人臉上滾過,探察自己的話起了什么作用。
  紛亂的嚷鬧起來了,誰也聽不清誰的話語。但是大家又都知道大家的意思是一樣的:周二姐不是好東西!在紛亂中,又有一個聲音更響地喊著,那是張阿新:
  “錢巧林也是來打聽消息的!趕她出去!錢葆生的妹子不是好東西!”
  “她還同新來廠里那個姓曾的吊膀子!姓曾的是老板的什么表弟!”
  又一個聲音叫著。于是混亂開始。這時候錢巧林她們只要稍稍有點反抗的表示,就會挨一頓打的。錢巧林和周二姐卻也沒有防著這意外的攻擊,頓時沒有了主意。兩個人心里明白:莫吃眼前虧。覷一個空兒,她們就溜走了。朱桂英乘這機會也就再擠進些,差不多擠到了張阿新的身邊了。
  “她們都逃走了!一定去報告,我們趕快散罷!”
  膽小的徐阿姨一邊擠著,一邊拉直了嗓子喊,想要叫大家聽得。大家都聽得了,但回答是相反的。
  “不行,不行!怕什么!我們還沒有講定呢!”
  “明天到車間里舉好了代表,我們就沖出廠來!罷工!”
  “我們再沖吳老板的‘新廠’,沖別家的廠!閘北的廠全沖一個光!”
  “還是先和虹口那幾個罷下來的廠接好頭,她們來沖,我們關車接應!”
  又一個主張等人家來“沖”的急急忙忙說,恰正站在朱桂英旁邊,朱桂英認得是陸小寶。
  “呸,想等人家來沖,就是走狗!”
  何秀妹怒叫,對陸小寶的臉上噗的一口唾沫。陸小寶也不肯退讓。兩個人就對罵了幾句。
  現在問題移到了等人家來“沖廠”呢,或是自己沖出去,又去“沖”別家的廠。那一屋子七八個人就分成了兩派。何秀妹,張阿新她們,連朱桂英在內,主張自己沖出去。姚金鳳也是這么主張。眼前這七八個人每人是代表了二排或是三排車的,所以她們今晚的決定,明天就可以實行。徐阿姨又請大家注意:
  “快點!她們去報告了,一定有人來的!”
  恰在這時候,金小妹又從人縫里鉆進來,慌慌張張說她看見有七八個“白相人”在近段走來走去,好像要找什么人似的。大家臉上都一楞。只有姚金鳳心里明白,阿珍已經告訴她一切了;可是她也乘勢主張大家散了,明天到車間里再定。她的“任務”已經達到,她也巴望早點和阿珍碰頭,報告她的成功。
  雨小些了,外邊很冷,散出來的人都打寒噤。朱桂英和張阿新,還有一個叫做陳月娥的,三個人臂挽著臂,擠得很緊,一路走。陳月娥在張阿新耳朵邊悄悄地說:
  “看來明天一定罷下來的!瑪金還在那里等我們的回音。”
  “我們馬上就去!可是冷得很。衣服干了又濕!”
  張阿新也悄悄地回答。朱桂英在張阿新的左邊也聽得她們“要去”那話兒,她立刻想起了屠維岳用管車的位置來引誘她那件事。她正想說,猛看見路旁閃出一個黑大衫的漢子跟在她們后邊走。她立刻推推張阿新的臂膊,又用嘴巴朝后努了一努。這時,陳月娥也看見了,也用肘彎碰著張阿新的腰,故意大聲說:
  “啊喲!乖乖!冷得很!阿新姐,我們要分路了,明天會!”
  三個人的連環臂拆散了,走了三條路。
  陳月娥走了丈把遠,故意轉個彎,留心細看,那黑大衫的漢子緊跟在張阿新的背后。陳月娥心里一跳,她知道張阿新是粗心的。她立刻站住了,大聲喊道:
  “阿新姐!你的絹頭忘記在我手里了!”
  張阿新站住了,回轉頭來,也看見那黑大衫的漢子了,應了一聲“明天還我”,就一直回家去了。黑大衫的漢子又從路旁閃出來,緊跟在后面。
  陳月娥看明白了自己背后確沒有人釘梢,就趕快跑。她離開了那工人區域的草棚地帶,跑進了一個齷齪的里。在末衖一家后門上輕輕打了三下,她一閃身就鉆了進去。
  樓上的“前樓”擺著三只破床,卻只有一張方桌子。兩個剪發的年青女子都坐在桌子邊低著頭,在那昏暗的電燈光下寫什么東西。陳月娥的腳步很輕,然而寫字的兩位都已經聽得了。兩個中間那個眼睛很有神采的女子先抬起頭來,和陳月娥行了個注目式的招呼,就又低下頭去,再寫她的東西。
  她一面寫,一面卻說道:
  “蔡真,你趕快結束!月大姐來了,時候也不早,我們趕快開會!”
  “那就開過了會再寫也不遲。”
  叫做蔡真的女子懶洋洋地伸一個懶腰,就擱下了筆。她站起來,又伸一個懶腰。她比陳月娥高些,穿著短到腰際的白洋布衫和黑洋布大腳管褲子,像一個絲廠女工。不過她那文縐縐的臉兒和舉動表明了她終究還是知識分子。她的眼睛好像睡眠不足,她的臉色白中帶青。
  那一個也停筆了,尖利而精神飽滿的眼睛先向陳月娥瞥了一下,就很快地問道:
  “月大姐,你們廠里怎樣了?要是明天發動起來,閘北的絲廠總罷工就有希望。”
  于是陳月娥很艱難地用她那簡單的句子說明了白天廠里車間的情形以及剛才經過的姚金鳳家的會議;她勉強夾用了幾個新學會的“術語”,反復說,“斗爭情緒很高”,只要有“領導”,明天“發動”不成問題。她的態度很興奮,在報告中間時時停一下喘氣,她的額角上布滿了汗珠。
  “和虹口方面差不多!明天你們一準先罷下來再去沖廠,造成閘北的絲廠總罷工!”
  蔡真檢取了陳月娥報告中沒有解決的問題,就很爽快地給了個結論。
  但是瑪金,那個眼神很好的女子,卻不說話,不轉睛地尖利地看著那陳月娥,似乎要看出她那些‘報告”有沒有夸大。她又覺到那“報告”中包含些復雜的問題,然而她的思想素來不很敏捷,一時間她還只感到而已,并不能立刻分析得很正確。
  窗外又瀟瀟地下雨了,閃電又作。窗里是沉默的緊張。
  “瑪金,趕快決定!我們還有別的事呢!”
  蔡真不耐煩地催促著,用筆桿敲著桌子;在她看來,問題是非常簡單的:“工人斗爭情緒高漲”,因為目前正是全中國普遍的“革命高潮”來到了呀!因為自從三月份以來,公共租界電車罷工,公共汽車罷工,法租界水電罷工,全上海各工廠不斷的“自發的斗爭”,而且每一個“經濟斗爭”一開始后就立刻轉變為“政治斗爭”,而現在就已經“發展到革命高潮”:——這些,她從克佐甫那里屢次聽來,現在已經成為她思想的公式了。
  而且這種“公式”聽去是非常明快,非常“合理”,就和其他的“術語”同樣地被陳月娥死死記住,又轉而灌給了張阿新,何秀妹了;她們那簡單的頭腦和忿激的情緒,恰好也是此項“公式”最適宜的培養料。
  瑪金卻稍稍有點不同;她覺得那“公式”中還有些不對的地方,可是在學識經驗兩方面都不很充足的她,感是感到了,說卻說不明白。并且她也不敢亂說。她常想從實際問題多研究,所以對于目前那陳月娥的報告就沉吟又沉吟了。她聽得蔡真催促著,就只好把自己感到的一些意見不很完密地說出來:
  “不要性急喲!我們得鄭重分析一下。月大姐說今回姚金鳳的表示比上回還要好,可是上一回姚金鳳不是動搖么?還有,黃色工會里的兩派互相斗爭,也許姚金鳳就是那桂長林的工具,她鉆進來要奪取群眾,奪取罷工的領導?這一些,我們先要放在估計里的!”
  “不對!問題是很明白的:群眾的革命情緒克服了姚金鳳的動搖!況且你忽略了革命高潮中群眾的斗爭情緒,輕視了群眾的革命制裁力,你還以為黃色工會的工具能夠領導群眾,你這是右傾的觀點!”
  蔡真立刻反駁,引用了“公式”又“公式”,“術語”又“術語”;她那白中帶青的臉上也泛出紅來了。陳月娥在旁邊聽去不很了了,但是覺得蔡真的話很不錯。
  瑪金的臉也通紅了,立即反問道:
  “怎么我是右傾的觀點?”
  “因為你懷疑群眾的偉大的革命力量,因為你看不見群眾斗爭情緒的高漲!”
  蔡真很不費事地又引用了一個“公式”。瑪金的臉色倏又轉白了,她霍地站起來嚴厲地說:
  “我不是右傾的觀點!我是要分析那復雜的事實,我以為姚金鳳的左傾表示有背景!”
  “那么,難道我們為的怕姚金鳳來奪取領導,我們就不發動了么?這不是右傾的觀點是什么?”
  “我并沒說就此不發動!我是主張先要決定了策略,然后發動!”
  “什么策略?你還要決定策略么!你忘記了我們的總路線了!右傾!”
  “蔡真!我不同你爭什么右傾不右傾!我只問你,裕華絲廠里各派走狗工賊在工人中間的活動,難道不要想個對付的方法么?”
  “對付的方法?什么!你打算聯合一派去打倒另一派么?你是機會主義了!正確的對付方法就是群眾的革命情緒的盡量提高,群眾偉大的革命力量的正確地領導!”
  “噯,噯,那我怕不知道么?這些理論上的問題,我們到小組里討論,現在單講實際問題。月大姐等了許久了。我主張明天發動罷工的時候,就要姚金鳳取一個確定的態度——”
  “用群眾的力量嚴重監視她就好了!”
  蔡真舉重若輕地說,冷冷地微笑。她向來是佩服瑪金的;瑪金工作很努力,吃苦耐勞,見解也正確;但此時她有些懷疑瑪金了,至少以為瑪金是在“革命高潮”面前退縮。
  “當真不要怕姚金鳳有什么花頭。小姊妹們聽說誰是走狗,就要打她!姚金鳳不敢做走狗。”
  陳月娥也插進來說了。她當真有點不耐煩,特別是因為她不很聽得懂蔡真她們那許多“公式”和“術語”,但她是一個熱心的革命女工,她努力想學習,所以雖然聽去不很懂,還是耐心聽著。
  “只怕她現在已經是走狗了!——算了,我們不要再爭論,先決定了罷工后的一切布置罷!”
  瑪金也撇開了那無斷頭的“公式”對“公式”的辯論,就從她剛才寫著的那些紙中間翻出一張來,讀著那上面記下了的預定節目。于是談話就完全集中在事實方面了:怎樣組織罷工委員會,哪些人?提出怎樣的條件?閘北罷工各廠怎樣聯絡一氣?虹口各廠怎樣接洽?……現在她們沒有爭論,陳月娥也不再單用耳朵。她們各人有許多話,她們的臉一致通紅。
  這時窗外閃電,響雷,豪雨,一陣緊一陣地施展威風。房屋也似乎岌岌震動。但是屋子里的三位什么都不知道。她們的全心神都沉浸在另一種雷,另一種風暴里!


  ------------------
  一鳴掃描,雪兒校對


后頁
前頁
目錄
首頁
江西快3今日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