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頁
前頁
目錄
首頁

“和平”兩字也不能提


  1959年,父親作了這首《一剪梅》,題名《清明》:“佳節清明綠化城,草色青青,樹色青青。室中也有綠成蔭:窗上花盆,案上花盆。日麗風和駘蕩春,無意和平,人意和平。人生難得兩清明:時節清明,政治清明。”
  這樣一首稱頌政治清明的詞,居然也有問題。1973年,上海中國畫院要組織一次上海市書法篆刻展覽,向父親要書法作品展出。父親寫了這首詞,交我送到畫院去。接待我的是以前出版社的同事書法家莊久達。他遺憾地說:這幅詞不宜展出,因為“和平”兩字,有提倡“和平主義”(反對一切戰爭)的嫌疑。他是一位了解政治“行情”的人,完全出自對父親的愛護,勸他另寫一幅。我答應把這建議帶回去告訴爸爸。臨走時,我要收回這幅字,老莊卻神秘地微笑著悄悄說:“這幅就送給我吧!”他顯然如獲至寶,立刻珍藏起來。這位書法家既愛我父親的作品,又愛護我父親的政治生命。后來父親改寫了魯迅的句子送去。
        (吟)



后頁
前頁
目錄
首頁
江西快3今日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