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曲終人散

 






  北京興化門外有個地方叫釣魚臺,據說金初有個詩人名叫王郁,曾隱居于此,以釣魚為業,因而得名,其后金太宗完顏晟在這里建了一座行宮,并將王郁釣魚的潭疏浚打大成湖,于是漸漸成為公子王孫的游樂之所,在險湖那座山崗上建了許多別墅。其中一座就是完顏家的。如今是商州節度使完顏鑒夫人的住所。

  此處正有人在門前賣花,這個人是檀羽沖。

  “賣花,賣花!金盞、繡球、大紅菊、姚黃、白玉、黑牡丹,誰家要買趁早買!”他大聲叫賣,那家人家的門卻不打開。

  檀羽沖提一口氣,又再叫賣:“極品黑牡丹,青龍臥墨地。名花賣識主,識者莫遲疑!”這次用上了傳音入密的內功,聲音穿過重門深戶,估量完顏夫人即使在最內里的一道,也當聽得見了。

  過了一會,那家人家的門果然開了。

  出來的是個女仆。檀羽沖不覺有點失望。

  他當然不敢希望完顏夫人親自出來,他的失望是因為不見他的妹妹。一般來說,小孩子多是喜歡新奇的事物的,門外有人賣花,而且叫賣的是極品黑牡丹,他的妹妹為何不跟女仆出來看呢?

  那女仆也似乎有點詫異的神氣,說道:“你當真有青龍臥墨池嗎?”

  檀羽沖道:“不信你看!”在籃中檢出黑牡丹,給那女仆。

  女仆說道:“我是不懂的,要給夫人看才知真假。你跟我來。”

  檀羽沖跟那女仆進去,不過,只是登堂,未能入室。女仆叫他在客廳坐下,接過他手中的花籃,說道:“我拿去給夫人,你在這里待一會兒。”讓一個賣花的小廝在華麗的客廳坐候,對他也可算得優禮有加了。但檀羽沖的失望更加深了,因為還是未見他的妹妹。

  過了一會,那女仆出來說道:“夫人說,這黑牡丹雖然不錯,但卻不是青龍臥墨池。不過你知道這個花名已經算是不易,夫人說不能叫你白來一趟,這十兩銀子是賞給你的。”

  十兩銀子買一朵真的“青龍臥墨池”也足夠了。不過,檀羽沖當然不會要她的。

  他故意裝模作樣,嘆了口氣,說道:“我的功夫學不到家,真是不好意思。”

  檀羽沖道:“實不相瞞,家母是給人家種花的,而且種的都是牡丹。我自小在牡丹園中長大,什么名種牡丹都曾見過。我以為這是青龍臥墨池,誰知還是看差了。”

  那女仆吃了一驚,說道:“你多等一會兒。”

  這次她出來的時候,對檀羽沖更加客氣了,說道:

  “夫人想問你幾句話,你跟我來。”

  檀羽沖暗暗歡喜,只道這次一定可以見得著完顏夫人了。那知道還是見不著。

  不錯,這次他不僅只是登堂,而是入室了。他被請進完顏夫人的臥室。

  但完顏夫人的臥室是一間套房,他在外間,還是有一板之隔。

  “你說你的母親給人家種花,那家人家是什么人家?”完顏夫人隔著板壁問他。說話的聲音似乎有點氣喘。

  檀羽沖不覺一怔,心里想道:“完顏夫人是會武功的,怎的說幾句話也會氣喘,難道她是生病了么?”他的聽覺甚為靈敏,聽得出房間里沒有第二個人,他的妹妹如果在家的話,按說是應該留在房間中陪伴完顏夫人的,此時他只能盼望他的妹妹能夠及時回來了。

  “我不知道是什么人家,只記得那家人家有許多武士,主人好像是個將軍。”檀羽沖答道。

  完顏夫人心頭一跳,接著再問:“令堂本來就會種花的嗎?”

  “不是,家母是到了那家為傭,才跟那家人家的花王學會種花的。”

  “你說你自小在牡丹的園中長大,難道那家人家的花園里就只種牡丹?”

  “那家人家有兩個花園,大花園里什么花都有,小花園里只種牡丹。”

  “為什么只種牡丹?”完顏夫人喘著氣說話,連她的女仆都聽得見了。

  “夫人,你省點氣力說,讓奴婢替你傳話好嗎?”那女仆趕忙進入內室,服侍主人。

  “因為那家人家的主母只愛牡丹。”

  “你還記得那家人家的主母是個怎么樣的人嗎?”完顏夫人低聲向女仆說,再讓女仆替她傳話,其實檀羽沖是聽得清楚她說什么的,不過他卻并不說破。

  “那位夫人又美麗,又高貴,而且心地又很慈祥。”檀羽沖道。

  這次完顏夫人和那女仆說話的聲音更小了,檀羽沖也聽不完全。

  女仆傳話:“夫人不想聽空泛的頌詞,夫人想要知道的是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檀羽沖道:“讓我想想。”裝模作樣,想了片刻,忽地問那女仆:“大姊,你會吹簫嗎?”

  問題來得太過突兀,那女仆呆了一呆,說道:“為什么你問我會不會吹簫?”

  檀羽沖道:“那家人家的主母有個丫環,和你一般年紀,很會吹簫,不過吹來吹去,老是一個曲調。”

  那女仆道:“夫人想要知道那家人家的主母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你說這些不相干的話干嗎?”

  檀羽沖道:“丫環吹的那個曲子,就是她的主母教會她的。她已經吹得很好聽,但據她說,她的主母吹得比她更加好聽。但只教一支曲子,不是有點特別嗎?不過,那支曲子也真是百聽不厭,我聽得多了,也會吹了。”

  完顏夫人越發吃驚,不要女仆傳話,便即提高聲音說道:“哦,你也會吹?唉,可惜我那支玉簫失了——”

  檀羽沖道:“恰巧我也有一支玉簫,夫人,你若是不嫌污耳的話,我吹給你聽。”

  玉簫一亮。女仆禁不住失聲驚呼:“夫人,他這支玉簫好像比你以前那支玉簫還好得多!”一個賣花郎居然能有一支堪稱稀世之珍的玉簫,實是不可思議的事;但完顏夫人已是無暇思疑了,因為檀羽沖已經開始吹簫,簫聲把她帶進入了一個如幻如夢的境界!

  她好像看見了她少年時代的情人,正在手持玉簫,含笑向她走來。

  這是耶律玄元和她第一次相會之時,吹給她聽的一支曲子。也是和她分手之時,吹給她聽的那支曲子。

  她茫然若夢,不知不覺,跟著節拍,哼出歌詞。

  “萬萬花中第一流,殘霞輕染嫩銀甌。能狂紫陌千金子,也感朱門萬戶候。朝日照開攜酒看,暮風吹落繞欄收。詩書滿架塵挨撲,盡日無人略舉頭。”

  簫聲止了,完顏夫人卻好似還在夢中,愴然說道:“玄元,你為什么要來?二十多年了,你還不肯放過我么?”

  女仆失驚聲:“夫人,你說什么?他不過是個花店小廝!”

  完顏夫人忽地坐了起來,叫道:“不對,他不是花店小廝,快叫他進來。”

  不待那女仆傳呼,檀羽沖已經踏進她的臥房了。

  “你究竟是誰?”完顏夫人顫聲問他。

  “我是蘭姑的兒子,拜見夫人!”檀羽沖跪下去給她行禮。

  夫人呆了一呆,驀地起身,說道:“我早就該想到你是蘭姑的兒子了,我怎能受你的大禮,快快起來!”

  她無力拉起檀羽沖,竟然也跪下去給他還禮。女仆這一驚非同小可,說道:“夫人,你、你!”只道主人瘋了。

  “你知道他是誰?”完顏夫人道。

  這個女仆是她回到金京之后才跟她的,說道:“我知道蘭姑是你從前心愛的侍婢,但她的兒子——”

  完顏夫人道:“你知道什么,他是小貝勒的身份;他的母親也不是尋常人,她是南宋名將岳飛的外孫女兒!他的身份比我高貴得多!”

  那個女仆登時呆若木雞。

  檀羽沖將完顏夫人扶起,說道:“夫人,請你不要這樣說。什么貝勒的身份與我無關,我只是用蘭姑的兒子的身份來見你的。”

  “從前我不知道你們母子的身份,實在委屈了你們,請你原諒。”完顏夫人道。檀羽沖道:“我們母子在患難中得你庇護,大恩大德,永難言報。

  我是為了死去的母親向你磕頭的。”

  完顏夫人道:“啊,令堂她,她仙逝了。”

  檀羽沖道:“就是在夫人出去那天,家母不幸在你的牡丹園里,中箭身亡的。”

  用不著他多說,完顏夫人已經知道他的母親是給自己的丈夫叫手下射殺的了。

  完顏夫人忍著眼淚,問道:“飄香呢?”飄香就是她出走那天,特地留下,叫她去阻止耶律玄元向她丈夫尋仇的侍女。

  檀羽沖道:“飄香也是給府中的武士射殺的。”

  完顏夫人道:“那支玉簫呢?”

  檀羽沖道:“她身亡之后,想必是落在你丈夫手中。”

  完顏夫人欲哭無淚,說道:“都是我不好,害死了你的母親,又害死了飄香。”

  檀羽沖道:“夫人,這不關你的事。我的母親雖然死了,也還在感激你的。夫人,你的面色好像有點不對,不是生病吧!”

  完顏夫人道:“這是我的老毛病,不要緊的。對啦,你的玉簫可以讓我看看嗎?”

  檀羽沖道:“當然可以。”

  完顏夫人接過玉簫,又是歡喜,又是感傷,說道:“這支玉簫,你、你是怎樣得來的?”

  檀羽沖道:“是恩師給我的。”

  完顏夫人道:“啊,他已經收你做弟子了。他、他好嗎?”

  檀羽沖道:“他,他老人家很好。只是,只是——”完顏夫人道:“只是怎么樣?”

  檀羽沖道:“只是掛念夫人。夫人,有幾句話我不知該不該說?”

  完顏夫人道:“你說!”

  檀羽沖道:“釣魚臺恐非隱居之地,夫人,你若決心放棄富貴榮華,不如,不如..”

  完顏夫人陡地喝止他:“你,你不要說下去了!已經太遲了,我,我不能這樣做了!”

  女仆呆立一旁,不知他們說些什么。只見完顏夫人已是頹然倒臥,面色更加難看。

  “夫人,你、你怎么啦?”女仆給嚇慌了。

  檀羽沖道:“別慌,讓我看看。”耶律玄元雜學甚廣,醫卜星相無所不能,檀羽沖在他門下八年,粗通醫術。他給完顏夫人把了把脈,說道:“夫人,你這好像是心氣痛的毛病,只要心境寬舒,自然會好的。”

  檀羽沖不敢讓完顏夫人再受刺激,轉過話題問道:“我那妹子為何不在你的跟前服侍?”

  完顏夫人道:“我早就應該對你說了,你的妹子,她、她——”

  檀羽沖吃了一驚,一面替她推血過宮,一面問道:“她怎么樣?”

  完顏夫人氣息調勻,說道:“你別驚疑,她只是不在這里。”

  檀羽沖道:“她去哪里去了?”

  完顏夫人正想回答,忽地聽得有人敲門。

  完顏夫人皺起眉頭,對女仆道:“你去看是誰?若是那些無事來獻殷勤的夫人小姐,你給我擋駕!”

  “開門,開門!”來客似乎等得不大耐煩,從敲門變成拍門了。

  完顏夫人覺得聲音好似熟人,一時間卻想不起來是誰,皺眉道:“怎的這樣沒有禮貌!”

  檀羽沖小聲道:“來的一共是三個人,好像是一主二仆。”

  完顏夫人道:“你怎么連身份也聽得出來?”

  檀羽沖道:“叫開門的是兩個人,另一個人不出聲。這不出聲的自必是主人的身份,而且身份一定非同小可!”

  完顏夫人道:“何以見得?”

  檀羽沖道:“他們敢在你們的門前大呼小叫,當然是倚仗主人的身份。”

  完顏夫人哼了一聲道:“如此無禮,管他是誰,我都不見!”但在不知不覺之間,聲音已是有點發顫,而且好像怕給外面的人聽見,說話的聲音比檀羽沖更輕。

  檀羽沖道:“這兩個人的口音一樣,咦,不對——”

  完顏夫人道:“什么不對?”

  檀羽沖還未來得及回答,只聽得那女仆“啊呀!”一聲,接著就把大門打開了。

  這女仆沒有來通報,就把大門打開,竟是把主母的吩咐都置之腦后。這一“反常”的情形出現,完顏夫人亦已知道“不對”了。

  “有客人嗎?”一直沒有作聲的另外一人發問了。

  這個人的聲音是更加熟悉了,這剎那間,完顏夫人和檀羽沖都是不禁大吃一驚。

  這個人并非別個,正是她的丈夫,商州節度使完顏鑒。

  跟他來的那兩個隨從是祁連二老帥克商和帥克殷。

  祁連二老是客卿身份,完顏鑒的手下,以他們二人武功最高。

  完顏鑒是踏進客廳之時發問的,客廳和完顏夫人的臥室還隔著好幾重門戶。

  “奇怪,他怎的疑心屋子里有外人?”連忙示意叫檀羽沖躲進她的衣櫥。

  “沒有,沒有呀?”女仆回答。

  原來完顏鑒是看見客廳的地毯上有幾片泥屑而引起疑心的。

  完顏鑒見那女仆面上似有驚惶神色,更加起疑。問道:“夫人呢?”

  女仆道:“夫人身體不適,——”

  完顏鑒道:“好,那你不必驚動她,我自己進去。帥大先生,請你跟我進去。帥二先生,請你在這里替我招呼客人。說不定會有不速之客到。”

  完顏夫人大為惱怒:“他怎能帶個人闖進我的房間?”好在只是完顏鑒一個人進來,帥老大留在她臥室外面的一個小院子里。

  “夫人,夫人,你看看是誰來了?”

  完顏夫人本來是想假裝熟睡的,但怕他在房間里搜索,只好裝作給他吵醒,立即張開眼睛。

  “我剛剛想睡午覺,你來做什么!”

  “對不住,吵醒你了,你不高興我來看你么?”

  “我一個人過慣了,用不著你來看我!”

  “夫人,這次我是親自來接你回去的!”

  “在商州你還少得了姬妾服侍你嗎?你若嫌我不守婦道,盡可把我休了。”

  “夫人,我自問并沒有對不住你呀!你何必說這樣氣話?”

  “那就等于是我對不住你好了!”

  “夫人,過去的事不要再提,我知道你那次是為了避開耶律玄元才跑來京師的。我不怪你,我真的是盼你回去。”

  完顏夫人索性閉上眼睛。

  完顏鑒道:“對啦,聽那丫頭說,你似乎有點身體不適,不是什么大病吧?我去請個御醫來給你看病好不好?”

  完顏夫人道:“用不著。我是老毛病心氣痛。最怕和令我討厭的人應酬,你讓我一個人靜養吧。”

  “夫人,怎么不見蘭姑那個女兒?”他轉過話題問道。“我早已把她送走了。”

  “送往哪兒?”

  “不知道!”

  這個答案連躲在衣櫥里偷聽的檀羽沖都覺得奇怪。

  完顏鑒道:“夫人說笑了,是你把她送走,又怎能不知道是送往何方?”

  完顏夫人道:“蘭姑是欽犯的妻子,對嗎?”

  完顏鑒道:“不錯,她是檀老貝勒的兒媳婦。檀老貝勒是因得罪先帝而棄職潛逃的。”

  完顏夫人道:“聽說蘭姑本人的身份也是非同小可?”

  完顏鑒道:“是的。她是南宋名將岳飛的外孫女兒。蘭姑當然只是她的化名。可惜她的身份一直到了她死的那天,我方才知道。”

  完顏夫人冷冷說道:“否則,你早就可以拿她向你的伯父大人領功了,是嗎?”

  完顏鑒不答,說道:“你提起這件事干嘛?我想要知道她的女兒..”

  完顏夫人道:“她的女兒是欽犯后代,我怕受她連累,因此我來到京師,就把她送給一個不相識的過路人了。我怎知她現今是在何方?”

  完顏鑒道:“唉,你怎能這樣輕易將她送給別人?”

  完顏夫人道:“是呀,我也是舍不得她,但我若留她在我身邊,終究是害她性命。我既怕受她連累,又不忍害她性命,除了送給別人,還有什么辦法?你要責怪,就責怪我吧!”

  完顏鑒不知她說的是真是假,唯有搖頭嘆息的份兒。

  完顏夫人冷笑道:“你來京師的目的,現在我才完全明白。好了,你干你的正經事去吧,我還要好好的睡一覺呢。”

  完顏鑒道:“夫人,你別胡猜。我并非如你所想的那樣狠心的人。”

  完顏夫人道:“好,你是個大大的好人,不好的是我。夠了吧!請你讓我安靜一會好不好?”

  完顏鑒道:“再說一句話行不行?”

  完顏夫人哼了一聲,背過身不理他。

  完顏夫人本來不理他,忽然聽得悅耳的簫聲。

  她回過身一看,只見完顏鑒手中拿的那支玉簫,正是耶律玄元當年給她的那支暖玉簫的仿制品。也正是她在出走那天,留給她的侍女飄香的那支玉簫。

  “這本來是你的東西,我給你送回來了,你喜歡嗎?”完顏鑒道。

  睹物思人,完顏夫人禁不住激動起來,推開丈夫遞給她的玉簫,說道:

  “東西你給我送回來了,人呢?”

  完顏鑒道:“你說的是飄香吧?這小丫頭已經死了。”

  “把這支玉簫拿走。你也給我走!”完顏夫人板起臉孔,不客氣地給丈夫下了逐客令。

  完顏鑒陪笑道:“飄香不過是個普通丫頭,你何必為這點小事氣惱?”

  “小事?”完顏夫人哼了一聲,冷笑說道:“或許在你來說,這是對的。

  你是個大將軍,是習慣了把人命視同草芥的。哼,那你不如索性將我也殺了吧!”

  “夫人,你扯到哪里去了?你一向喜歡這支玉簫的,收下它吧。”

  “我不要這染過血的玉簫!”

  完顏鑒佯作不懂,嬉皮笑臉地說道:“這支玉簫很干凈呀,并未沾過血的,我不騙你。”

  完顏夫人道:“玉簫干凈,你的手不干凈。”

  轉過了身。

  完顏鑒道:“好吧,我把玉簫留下,待你氣平了,咱們再談。咦,這是什么?”

  原來剛才檀羽沖躲得匆忙,忘記了向完顏夫人要回那支玉簫。完顏夫人在丈夫入房的時候,將它壓在枕頭下面。此刻,完顏鑒把這支仿制的玉簫放在她的枕頭旁邊,發現了那支露出少許的暖玉簫了。

  暖玉簫之所以會露出少許,是因為完顏夫人在激動之中,不小心移動了枕頭。

  “哦,原來,你另外有了一支玉簫,怪不得你不想要原來的玉簫了。你這支玉簫給我看看!”

  完顏鑒礙著妻子壓著枕頭,想拿玉簫,又不敢推開妻子。

  完顏夫人這一驚卻是非同小可,她生怕丈夫來搶,無暇思索,就把玉簫牢牢抓住,說道:“這是我叫巧手匠人按照原來那支玉簫模樣打造的,兩支玉簫一模一樣,你不用看了。”

  完顏鑒越發起了疑心,說道:“哦,有那樣巧手的匠人,那我更是非看不可了!”

  完顏夫人怒道:“給你看本來不打緊,但我素來是不喜歡給人強逼的,現在我要睡覺,你給我走!”

  完顏鑒倒也不敢過分逼他妻子,但他雖然不敢強搶玉簫,指頭卻已觸及。

  那溫潤異乎尋常玉石的感覺,令他也不禁吃了一驚。

  他是知道耶律玄元有一支暖玉簫的,“該不會這樣巧吧?難道他也來了?”

  完顏鑒心有顧忌,正自不知如何是好之際,忽聽得帥克殷朗聲說道:“有客到!”他的聲音從客廳傳來,如同對坐交談一樣,內力之深,完顏夫人也不禁為之心頭一凜。

  完顏鑒提高聲音問道:“是哪位貴客?”

  帥克殷道:“是金副統領!”

  完顏鑒道:“啊,那可真是貴客登門了,請金大人稍候,我就來!”

  原來這位金副統領,乃是職司龍騎軍副統領的金超岳。

  龍騎軍是皇帝的親兵,和御林軍的分別是,它是專門守衛紫禁城的。御林軍則是拱衛京畿,管轄的范圍較大。但若論起和皇帝私人的關系,龍騎軍更近一層。

  金超岳的職位就是哈必圖以前做的那個職位,但金超岳的武功,據完顏鑒所知,則是更在哈必圖之上。得到皇上的寵信,則不在以前的哈必圖之下。

  不過,這個在完顏鑒眼中的“貴客”,在完顏夫人的眼中則是惡客。她尤其討厭金超岳的妻子,這個女人是個十分勢利的長舌婦,有事無事,都喜歡到她認為是身份可以和她相等的人家串門。

  但也幸虧有這個惡客來訪,完顏鑒不敢怠慢皇帝跟前的紅人,這才不再和妻子糾纏下去。

  他整好衣冠,出到客廳之時,帥克殷已經把客人迎接進來。

  不但是金超岳自己來,他的妻子也來了。金超岳哈哈笑道:“我聽說你到了京師,特地與內子前來拜候,你不嫌我們打擾吧?”

  完顏鑒道:“不敢當,不敢當!”心里又是得意,又是有點猜疑。“難道我亦已在他監視之列?”

  要知龍騎軍副統領的官階雖然比不上節度使,但他是皇上跟前得寵的人,要是沒有別的原因,按說他不會先來“登門拜訪”的。

  話說到這里,那個女仆捧出茶來敬客。

  金夫人喝了一口茶,眼睛望著完顏鑒,說道:“完顏大人,你不怪我不識趣,跟我當家的來么?我知道你們這些有一官半職的男人見了面,少不免要談及公事。有我們婦道人家在場..”

  完顏鑒道:“嫂夫人那里話來,我們是通家之好,就像自己人一樣。我和金大哥說得的話,還怕嫂子你聽不得嗎?我們其實也沒有什么公事要談。”

  他故意把關系拉近一層,將“金大人”的稱號改為“金大哥”了。

  金夫人似笑非笑道:“完顏大人,你別怪我說直話,我不是來給你接風的,我是特地來探望尊夫人的。”說罷,把茶杯放下。弦外之音,好像是不滿女主人沒有出來招待,只叫丫環奉茶。

  完顏鑒陪笑道:“內子身體有點不適。”

  金夫人道:“啊,原來這是真的了?”

  完顏鑒道:“什么真的?”

  金夫人道:“前兩天我就聽得說尊夫人玉體違和,但又不見有御醫來過釣魚臺,是以我想來探病,也不敢冒昧,誰知道竟是真的。完顏大人,請恕我恃熟買熟,你不用陪我,你們在這里說話,我自己進去問候尊夫人。”

  探病是不用這樣緊張的,而且她說話的口氣,也引起完顏鑒的疑惑:“什么真的假的,莫非她是疑心我的妻子裝病?”

  完顏鑒也是有著這樣疑心,甚至他的疑心還重一些,在他發現了那支玉簫之后,但也正因為他的疑心更重,他就更加不愿意這個愛管閑事、愛說閑話的長舌婦人進入他妻子的臥房。

  他站了起來,說道:“拙荊沒有什么大病,不過尋常的心氣痛而已。她剛剛熟睡,不敢有勞嫂夫人去看她了。待她醒了,我再叫她踵府答謝。”

  金夫人道:“啊,心氣痛可不是小毛病啊!俗語說,心病是最難醫的。”

  完顏鑒松了口氣,與金夫人一同坐下。那女仆則收拾茶具,正想走開。

  金夫人卻忽地叫她回來。

  那女仆道:“金夫人有什么吩咐?”

  金夫人道:“我又不是你的主子,怎敢吩咐你?不過,只是想請你暫且留下,說不定你的主人有話問你。”

  這話更古怪了,完顏鑒暫且不作聲,看金夫人怎樣說下去。

  金夫人把杯中剩下的茶喝干凈,清清喉嚨,說道:“完顏大人,你別怪我多管閑事,你的干女兒呢?”

  完顏鑒一怔道:“我哪里來的干女兒?”隨即省悟,“敢情你說的是賤內從商州帶來的那個小丫頭吧?”

  金夫人道:“哦,原來她是丫頭么?我見尊夫人那樣疼她,簡直就像親生女兒一樣。”

  完顏鑒道:“她是個孤女,三歲就失了母親,由內子收養她的。內子并無所出,對她寵愛確是過份了些。金夫人,怎的你對我家的丫頭也這樣關心。”

  金夫人似笑非笑地說道:“尊夫人寵愛的丫頭我怎能不表關心,不過,最關心她的人卻還不是我呢。”完顏鑒道:“是誰?”

  金夫人道:“想必你知道禮部的史侍郎吧,他也是住在釣魚臺的,他有個兒子,乳名寶官,今年不過十三歲吧,讀書是聰明得很,聽說已會吟詩作對了。”

  完顏鑒道:“是嗎?那么我見了史侍郎,倒要恭賀他有此佳兒了。但他的兒子讀書聰明,卻又與我家何干?”

  金夫人道:“最關心那小丫頭的人,就是這個寶官。他們常常在一起讀書,一起玩耍的。”

  完顏鑒道:“這丫頭不知尊卑,是內子寵壞她了。”

  “但奇怪的是,這幾天寶官去找那丫頭,卻不見她了。你家的仆人只是回說那丫頭不在這里,連門也沒開。這件事情,是史侍郎的夫人和我說的,她說的時候還有點生氣呢!她說我家寶官是常常到她家里玩耍的,想不到如今去找一個丫頭,也遭閉門不納。”說話之際,眼睛望著那個女仆。意思顯然是要完顏對她查問。

  那女仆只道:“夫人有病,沒工夫理小孩子的事情。是她吩咐我這樣回復寶官的。”但她卻沒有說那小丫頭到底在不在家。

  完顏鑒只好替妻子完謊:“這小丫頭內子已經將她送給人了。”

  金夫人詫道:“尊夫人當這小丫頭如珍似寶,何以又舍得送人呢?送了給誰?”

  完顏鑒道:“我剛剛回家,還沒工夫問及這些小事。”言下之意,已是有點不滿金夫人的啰..。

  偏偏金夫人不識趣,仍然不肯放棄原來的話題,說道:“哦,真的嗎?

  我還以為——”

  完顏鑒疑云大起,陪笑說道:“大嫂,你這樣說倒是把我當作外人了。”

  金超岳哼了一聲,說道:“這件事是有點奇怪,或許是我們瞎疑心,不過,說錯了你也不會怪我,我就說了吧。五天前,你們家里來了一個奇怪的客人。”

  完顏鑒幾乎聽得見自己的心跳,問道:“什么樣子的客人。”

  金超岳道:“一個生面的魁梧漢子。”

  完顏鑒稍安心,耶律玄元外貌是個俊雅書生,武功雖然卓絕,身裁卻是稱不上“魁梧”的。

  “他怎樣奇怪?”

  金夫人道:“釣魚臺是很少生面人來的,而且尊夫人在這里住了七八年,我們從未見過她有客人來訪,就憑這兩點,不就是已經有點奇怪嗎?”但看她的神氣,“奇怪”之處,顯然不止這兩點。

  完顏鑒不能不問那女仆了:“那個人是誰,他來我家做什么?”

  那女仆道:“事情是這樣的,后園有個花架塌了。高大叔年老體弱,叫他一個同鄉來幫忙重修花架。”女仆口中的“高大叔”乃是完顏夫人唯一的男仆人。

  金夫人道:“那高老頭好像也走了吧?”

  那女仆道:“不錯,高大叔年老思家,夫人給他一個月假期,讓他回鄉探親。修花剪草的事情不用多大氣力,我可以兼顧。”

  金夫人道:“這可真巧啊,那陌生的客人剛剛來過,高老頭就要回鄉探親了。”女仆已經說明那人是請來做“散工”的,她還是稱為“客人”。

  完顏鑒不禁眉頭一皺,說道:“大哥、大嫂,你們對那人有甚疑心,不妨對我直說!”

  金夫人道:“那個高老頭是什么地方的人?”

  完顏鑒道:“我也不大清楚,——”把眼睛望向那個女仆。

  那女仆道:“高大叔是山東荷澤人。”

  金夫人道:“這就有點奇怪了,你不是說那個人是高老頭的同鄉嗎?但那個人卻好像是江南人氏。”

  完顏鑒詫道:“嫂夫人,你又怎么知道他是江南人氏。”

  金夫人道:“超岳,還是你來說吧。你知道得比我多。”

  金超岳道:“如果老盧沒有看錯的話,那個人還是個大有來頭的人物呢!”

  完顏鑒道:“老盧,那個老盧?”

  金超岳道:“就是那個以前曾經在令伯手下當過差的盧志高,他現在已經是大內侍衛,并且是得到皇上恩賞二等巴圖魯頭銜的了。他也是住在釣魚臺的,那天他恰好休假在家。”

  完顏鑒道:“盧志高認識那個人?”

  金超岳道:“盧志高本是江南漢人,不過他的來歷大概你還不很清楚吧?”

  完顏鑒道:“愿聞其詳。”

  金超岳道:“他是江南黑道上出身的,后來在江南站不住腳,才跑到咱們這邊來。”

  完顏鑒暗暗吃驚,說道:“這件事和他的來歷有何關系?”

  金超岳道:“當然大有來歷,就因為他是江南黑道出身,所以他才認得那個客人。完顏大人,你可知道江南有個王宇庭嗎?”

  完顏鑒大吃一驚,說道:“太湖七十二家水寇總飄把子的那個王宇庭?”

  金超岳道:“是呀,就是這個王宇庭。這個王宇庭不但是和南宋官家作對的太湖盜魁,他也曾和咱們大金的官兵打過仗的。”

  完顏鑒道:“盧志高認得果然是他?”

  金超岳道:“但愿他是認錯了人。不過王宇庭生來南人北相,相貌是比較有點特別的,盧志高曾經和他喝過血酒,似乎不至于認錯人吧?”

  完顏鑒說不出話了。

  金夫人道:“還有一樣奇怪的是,那天是那小丫頭送‘客’出門的。假如那人真的只是高老頭請來的散工,似乎用不著夫人的寶貝丫頭來送他吧?”

  完顏鑒面上變色,說道:“嫂夫人,你這是什么意思?”他心有所疑,但“莫非你是懷疑內子和王宇庭有甚關系”,這句話卻是不敢問出來。

  金夫人淡淡說道:“沒什么意思,我只是覺得有點奇怪而已。王宇庭來過之后,那小丫頭就不見了。我還以為那小丫頭是跟王宇庭走了呢。現在方才知道,原來是尊夫人將她送了給別人,我還能有什么懷疑呢?”她這樣等于是明白告訴完顏鑒,她實在是已有懷疑。

  完顏鑒只好裝呆,哼一聲,說道:“此事我是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的,待高老頭回來,我仔細審問他。”

  金夫人冷冷說道:“就只怕他不會回來了。嗯,不該走的走了,不該來的卻又來了。這可真是無獨有偶”,再笨的人亦可以聽得出來,她是話中有話。

  完顏鑒面色更加難看,說道:“哦,無獨有偶?”金夫人道:“是呀。

  高老頭和那小丫環還不都是不該走而走的么?”

  完顏鑒道:“不該來而來的呢?”

  金夫人道:“王宇庭是一個..”說到此處,故意頓了一頓。

  完顏鑒道:“嫂夫人,你這樣說,那就是還有第二個、第三個了?”

  金夫人道:“是否有第三個我不知,不過近日來到你家的陌生客人,除了王宇庭之外,最少我知道還有一個。”

  完顏鑒的心又是一跳,澀聲問道:“是誰?”

  金夫人卻回過頭問那女仆:“那個自稱是來送花的小廝呢?大概他還在這里吧?”

  完顏鑒一怔道:“什么送花的小廝?”

  那女仆道:“剛才是有個賣花的小廝來過,已經走了。”

  金夫人道:“到底是來賣花還是來送花,你可不可以說得清楚一點?”

  那女仆心慌意亂,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編造謊話,替主母應付這個長舌婦人。

  金夫人冷冷說道:“完顏大人,我是無權盤問你的丫頭的,還是你來問她吧。”

  完顏鑒無可奈何,只好說道:“我剛剛回來,什么都不知道。嫂夫人,麻煩你替我審這丫頭。”

  接著喝那丫頭:“你怎么能這樣不懂禮貌,好好的回答金夫人。”

  女仆忍住眼淚,說道:“是,婢子知道的定當實說。”

  金夫人道:“好,那么我來問你,這兩天你出過門沒有?”

  女仆道:“沒有。”

  金夫人道:“你既然沒有出過門,那么是誰到花店定花?當然不會是你家夫人吧?”

  女仆詫道:“那小廝是上門叫賣的,并不是我們叫他送來的呀!”

  金夫人道:“好,那么我明白了。”

  完顏鑒忍不住問:“大嫂明白了什么?”

  金夫人道:“就在大約半個時辰之前,史侍郎的寶官和小女一起玩耍,恰好碰上那個花店小廝,寶官想和他買一支黑牡丹送給你家的小丫頭,小廝不賣,說是你家夫人已經定下,他是替花店來送花的。”

  完顏鑒皺眉道:“如此說,是那小廝說謊了。為什么他要說謊呢?是給別人送信還是他自己懷有目的而來?”不過,他雖然疑心大起,心上的一塊石頭卻已放下,花店的小廝當然也不會是真正的花店小廝了。“唔,他還有一樣奇怪的地方呢..”

  完顏鑒道:“什么奇怪的地方?”

  金夫人卻反問道:“完顏大人,聽說你的商州的花園種有許多名種的牡丹,你聽過有一種牡丹叫做青龍臥墨池的沒有?”

  完顏鑒道:“我的花園里就有一株!這是最名貴的牡丹品種。”

  金夫人道:“我對牡丹品種知道得很少,咱們京師里是沒有青龍臥墨池的吧?”

  完顏鑒道:“這是山東荷澤的品種,據我所知,御花園的花匠也種不出來。”

  金夫人道:“這就更奇怪了。我家這丫頭,聽得那小廝在尊府門前大聲叫賣青龍臥墨池呢。”

  完顏鑒喝問女仆:“夫人買了花沒有,拿出來給我看!”金夫人在一旁冷言冷語:“要是真的青龍臥墨池,我倒想見識見識。”

  那女仆剛才在主人回來的時候,是把花籃藏在她的房間的。

  此時她心慌意亂,無暇思索,就跑回房間去把整個花籃拿出來。

  金夫人竟然不顧身份,跟著那女仆一同進出。

  金夫人道:“完顏大人,你猜這一籃花是放在什么地方?你想不到吧,是放在她的床上的,而且還是用棉被蓋住的呢。完顏大人,我對名種牡丹應該如何保養是完全不懂的,這倒要請教你了,青龍臥墨池是必須遮蓋得密不透風的嗎?”

  完顏鑒給她弄得啼笑皆非,只能裝作聽不懂她話中含義,哼了一聲,說道:“這不是青龍臥墨池。”

  金夫人道:“哦,果然是那小廝胡言亂說的。但他能夠知道有青龍臥墨池這種珍品牡丹,也是十分難得了。奇怪,這種牡丹在御花園都沒有的,他卻是在哪里見過的呢?”

  完顏鑒心中一動,喝問女仆:“送花來的那小廝哪里去了?快快從實招來!”

  那女仆道:“老爺,我真的是不知道。那小廝已經走了。”

  金夫人道:“小女是看著那小廝踏入貴府的,我們跟著就來拜訪,但一路上卻沒碰見那小廝。”

  完顏鑒聽得面色鐵青,突然一掌打翻那個女仆,立即回到妻子的臥房。

  “那花店的小廝呢?你把他藏在哪里?”完顏鑒瞪著眼睛,沉聲問他妻子。

  完顏夫人氣得聲音發顫:“你胡說什么?給我出去!”

  完顏鑒道:“你不肯把那小廝交出來,是不是把那小廝看得比丈夫還要緊嗎?”

  完顏夫人硬著頭皮冷笑說道:“我把一個小廝藏起來作什么?你為什么不誣賴我瞞著你偷漢子?”

  完顏鑒道:“我沒懷疑你偷漢子,但我可懷疑那小廝并不是來送花的!”

  完顏夫人道:“你懷疑他來做什么?”

  完顏鑒道:“我懷疑他是替什么人送東西給你的。我勸你還是自己說出來的好,你不說出來,可休怪為夫的不客氣了,我自己會搜!”

  完顏夫人道:“你要搜也不難,寫張休書給我,我任憑你搜!”

  完顏鑒道:“夫人,你——”

  完顏夫人道:“你對我既是如此之不信任,做夫妻下去,還有什么意思。”

  完顏鑒道:“不搜也行,你把那支玉簫給我!”

  “好,給你玉簫。”檀羽沖自衣櫥躍出,一把抓著了完顏鑒,想起母親的慘死,滿腔悲憤,舉起暖玉簫,就要取他性命。

  暖玉簫堅逾金鐵,眼看就要把完顏鑒的天靈蓋打得粉碎,完顏夫人忽地叫道:“住手!”

  檀羽沖把玉簫停在完顏鑒的頭頂,說道:“他那樣狠心對你,你——”

  完顏夫人凄然說道:“這是我自己命苦,我早已認命了,他對我怎樣不好,總還是我的丈夫。我不能讓他殺你,也不能讓你殺他。請你看在我的份上,饒他一命吧。”

  檀羽沖把玉簫從完顏鑒的頭頂移開,澀聲說道:“夫人,你對我們母子恩重如山,我無以為報,這就算是報答你的恩情吧!但我可得有言在先,我只能饒他一次!”說罷,振臂一揮,喝道:“完顏鑒,你好自為之,否則,我不殺你,也會有人殺你!”一個旋風急舞,將完顏鑒拋出去。

  乓的一聲,房門給人球撞開,守在門外的帥老大趕忙將完顏鑒接下。

  完顏鑒雙眼火紅,喝道:“絕不能讓這小子跑掉!”

  帥老大見完顏鑒敗得如此狼狽,心里也不禁有點吃驚,低聲問道:“這小子是誰?”

  完顏鑒道:“他就是蘭姑的兒子。蘭姑的兒子是什么人,想必你亦已知道了吧?”

  帥老大“啊呀”一聲,說道:“好,待我拿他!”口里這么說,可還不敢便即沖進夫人的房間。

  完顏鑒道:“你還等什么?”

  帥老大道:“只怕夫人——”頓了一頓,喝道:“臭小子,給我滾出來,你以為靠了夫人的庇護,你就可以永遠做縮頭的烏龜了么?”

  完顏鑒咬牙喝道:“不必理會夫人,活的拿不到,死的也要!”

  完顏夫人顫抖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來:“完顏鑒,你怎么可以這樣?”

  完顏鑒冷笑道:“我只答應你我不會親手殺他,但旁人殺他,我可不管!”

  完顏夫人這回是真的氣得暈了過去。

  檀羽沖他一面吹簫,一面緩緩走出房間。

  帥老大知道他是耶律玄元的弟子,對他本是有幾分忌憚的,此時見他吹著簫出來,心中卻不禁又是氣惱,又是歡喜了。

  要知高手比拼,最忌輕敵,故此帥老大雖然惱怒他的無禮,但他的輕敵卻給予帥老大一個最好的發動攻擊的機會了。

  “好個狂妄小子,膽敢在我面前,如此傲慢,這是你自己找死!”帥老大口中喝罵,雙掌已是朝著檀羽沖劈打!

  他只道這一招即使傷不了檀羽沖,最少也可以把他的暖玉簫奪過來。他是施展空手入白刃的手法輔以雄渾無比的小天星掌力的。

  那知他的手指還未碰著玉簫,陡然間只覺掌心灼熱,檀羽沖已是從玉簫中吹出一股罡氣。

  可惜檀羽沖的內功還未練到師父那般境界,否則這一股罡氣就可以封閉帥老大掌心的“勞宮穴”,“勞宮穴”位于手少陽經脈的終點,一被封閉,多強的內力也使不出來。

  但雖然如此,在這剎那之間,帥老大只覺掌心一陣酸麻,右臂已是軟綿綿的使不出力道。

  檀羽沖冷笑道:“且看是誰找死!”冷笑聲中,玉簫離手,疾點帥老大三處大穴。

  帥老大左臂還能使用,一個“回避掃柳”,掌風把玉簫的落點燙歪,余力未衰,把院子里一棵橘樹震得枝搖葉落。

  眼看帥老大就要傷在他的玉簫之下,一旁觀戰的祁老二已是不禁失聲驚呼!

  “小賊休得逞強!”一個劈空掌就把檀羽沖的玉簫蕩開了。他的掌力使得恰到好處,只是蕩開玉簫,對帥老大卻沒絲毫影響。他們兩人如同一體,配合得妙到毫巔。

  耶律玄元當年大鬧商州,殺出節度府,就是因為受阻于“祁連二老”,對檀羽沖的母親不能兼顧,以至她被亂箭殺的。

  檀羽沖想起此事,當真是仇人見面份外眼紅,他本已是郁悶填胸,此時決意為母親報仇,一腔怒氣盡都發泄在“祁連二老”身上,他的玉簫,可以當作三種不同的兵器使用,可以點穴,可以使出劍法,還可以當作棍棒使用。

  玉簫霍霍展開,碧影千重,指東打西,指南打北,饒是祁連二老聯手,也給他殺得只有招架的份兒。

  此時金超岳已是到場觀戰,他的武功是遠勝于完顏鑒的。但不只完顏鑒看得目瞪口呆,連他看了也是吃驚不已。

  “這花店的小廝怎的如此了得,卻不知是什么來歷?”金超岳偷偷問完顏鑒。

  完顏鑒道:“他哪里是什么小廝?嗯!說起來他還是小貝勒的身份呢?”

  金超岳吃一驚道:“小貝勒?”

  完顏鑒道:“不錯,他就是我家王爺所要捉拿的那個檀羽沖,他的祖父是當年做過兵馬大元帥的濟王檀公直,他,不是小貝勒的身份嗎?”

  金超岳道:“哦,原來他是檀老貝勒的孫兒,耶律玄元的弟子,怪不得這么厲害了。”

  完顏鑒道:“金大哥,你是大行家,你看祁連二老可對付得了這小子嗎?”

  金超岳道:“難說得很,難說得很。唔,待我再看一會兒,再看一會兒。”

  完顏鑒揭破檀羽沖的身份,本是想要金超岳上去幫忙祁連二老將檀羽沖拿下來的,不料金超岳支吾以對。好像不懂他的意思,只是在旁觀戰。

  他不知道金超岳也有金超岳的算盤,一來他不愿自貶身份,合“祁連二老”之力來對付一個后生小子;二來他是想看檀羽沖得自耶律玄元所傳的武功究竟有多神妙;三來他是有心坐收漁人之利,最好是在檀羽沖與祁連二老斗個兩敗俱傷,他方始出來收拾殘局,這樣豈非可以獨占功勞?不過,他說的“難說得很”卻也并非敷衍之辭,檀羽沖與祁連二老的這場大戰,的確是旗鼓相當,勝負殊難預料的。

  檀羽沖強攻猛打,占了八成攻勢,但祁連二老守得極穩,過了將近百招,他還是攻不進去。

  雙方越斗越緊,只見千重碧影,裹住祁連二老的身形。祁連二老沉穩出掌,隱隱挾著風雷之聲。過了一會,陡然間忽見碧影被沖開一角,祁連二老齊聲喝道:“臭小子,叫你知道我們的厲害!”大喝聲中,他們已是轉守為攻!

  金超岳暗暗后悔:“早知如此,剛才我將他們替下,還可以做個人情。”

  “蓬”的一聲,檀羽沖頭被帥老大打了一掌,劇痛之下,反而清醒過來。

  想起了母親生前教他的一個“忍”字,忽然悟到這個“忍”字,不但可以用在做人的道理上,也可以用在武學上。“我剛才那樣強攻猛打,的確是沉不住氣。吃虧這是活該!”

  他一省悟這個道理,立即把急躁的心情抑制下去。簫法一變,隨意之所,有如流水行云,閑庭信步。心中一片空明,不知不覺,達到了目中有敵,心中無敵的境界。

  金超岳“咦”了一聲道:“只怕他們是有點不妙了。”

  完顏鑒見祁連二老還占了一半以上的攻勢,心里有點半信半疑。忽聽得檀羽沖朗聲吟道:“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玉簫出招配合詩意,若即若離,一沾即退,快得連完顏鑒都看不清楚。“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簫法越發輕靈,越發迅捷!完顏鑒剛聽見他念出“輕舟”

  二字,陡然間只見祁連二老不約而同的倒縱出去,“啪噠”一聲響,同時跌倒地上。對檀羽沖來說,他的確是“輕舟已過萬重山”了!

  金超岳皮笑肉不笑的打了個哈哈,說道:“暖玉簫果然是件寶貝,拿來讓我瞧瞧。”

  檀羽沖道:“有本領的自己來拿!”把玉簫對準他的掌心,一口罡氣吹出去。掌心的正中是勞宮穴,帥老大剛才就是因為勞宮穴被罡氣所傷,以至吃了大虧的。有道前車之鑒,檀羽沖只道:縱然傷不了他,他也非得縮掌不可。主客之勢一易,檀羽沖馬上就可奪得先手。那知金超岳竟不閃避,反而哈哈笑道:“好,你叫我拿,那我就不客氣了!”一掌拍出,迅即就向簫抓來。

  罡氣與掌風互相激蕩,檀羽沖只覺奇寒徹骨,禁不住機伶伶的打了個寒噤。

  金超岳也不好受,只覺掌心好似被香火灼了一下,雖然勞宮穴不至于給他的罡氣封閉,身形也是不禁晃了一晃。金超岳吃了一驚,“好在這小子的內功還未練到他師父那般境界,否則他輔以這支暖玉簫,我是恐怕非敗不可的了。”

  他見這支暖玉簫如此神奇,而且還剛好可以克制他所練的一門功夫,越發想要把它奪到手了。他一晃即上,左手又拍出一掌。

  說也奇怪,他剛用右掌打來的時候,掌風好像從冰窟吹來,奇寒徹骨,如今用左掌打來,掌風卻像從鼓風爐中吹出,熱呼呼的觸體如燙。

  寒熱夾攻之下,檀羽沖也難禁受,身似陀螺一轉,接連打了兩個圈圈,幾乎站不住腳。

  原來金超岳這一冷一熱的奇功。名為“陰陽五行掌”,乃是將兩門最厲害的邪派功夫,合而為一,若練了三十年,這才練成功的。

  檀羽沖忽地哼著曲調,金超岳不知他哼的是什么,只覺得一片柔和,令人有如云淡風輕的感覺。他的玉簫也漸漸緩慢下來,東一指,西一劃,好像漫不經意,信手出招。但說也奇怪,他卻反而可從容應付了。

  院子里有個貯水的青銅水缸,完顏鑒突然拍打水缸,冷笑說道:“你向李白求助,但可惜李白只是詩仙,不是劍仙,他的詩是救不了你的!”

  原來檀羽沖哼的乃是李白的一首五言絕句:“眾鳥高飛盡,孤云獨去閑。

  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詩境飄然出塵,他的玉簫按節拍出招,和詩境隱隱和合。心無雜念,得失已是無所縈懷。如此一來,反而達到了武學的上乘境界了。

  完顏鑒頗通音律,他拍打水缸,發出噪音,用意就是想要打亂檀羽沖的節拍。不過,他的功力尚不如檀羽沖,雖然悟出這個破解之法,還是幫不了金超岳的大忙。

  金超岳不懂詩,但卻是個武學的大行家,一點即透。哈哈一笑,說道:

  “完顏大人,這小子逃不出我的掌心的。倒是祁連二老,不知給這小子傷得如何,你還是先去救治他們吧。”

  他縱聲大笑,笑聲鏗鏗鏘鏘,宛如金屬交擊,令人一聽,就覺得心里厭煩。這是他以上乘內功發出的笑聲,可以大收擾亂對手心神的功效。拍打水缸的聲音和它自是不能相提并論。

  檀羽沖已經哼不出曲調,心中所哼的節拍,亦已給這吵耳的笑聲打亂。

  外界的感應,登時就在他身上發生了影響。金超岳左一掌、右一掌,一陣冷,一陣熱,而且是冷則極冷,熱則極熱,檀羽沖的內功縱然不弱,漸漸亦難抵受了。

  不過一會,檀羽沖只覺體內寒冷難禁,皮膚卻又是如受火燙。他牙關打戰,同時又是大汗淋漓。

  完顏鑒放下了心,走過去察看祁連二老的傷勢。

  金夫人從客廳里走出來,用手指堵著耳朵,皺眉道:“你怎么笑得這樣難聽,干脆把這小子殺了吧,何必像貓捉老鼠的戲弄他呢?”金夫人只是略懂武功,不過亦已看得出來,她的丈夫是占了絕對的優勢了。

  金超岳收了笑聲,說道:“這小子和他的玉簫一樣,都是寶物。殺他不難,但還是活捉的好。”這話說得不錯,但卻夸大了些,他是有殺檀羽沖之能,不過也并非立即就做得到的,恐怕還得過了五十招才行。

  祁連二老剛才給檀羽沖點著穴道,幸好不是死穴。完顏鑒別的武功不太高明,點穴解穴的功夫卻是第一流的,很快就給他解開了穴道。

  但雖然不是死穴,卻因延誤了解穴的時間,祁連二老在穴道解開之后,還是四肢無力。而且他們被檀羽沖的罡氣損及內功,一場激戰過后,元氣亦已大傷了。

  完顏鑒知道他們要調勻氣息,因此也就不和他們說話。金超岳也用不著他的操心,此時他放心不下的就是妻子。

  盡管他對妻子極為不滿,但最少為了維持體面,他還是希望能夠和妻子言歸于好的。“這許久沒聽見她作聲,她是暈倒了呢?還是生我的氣,索性什么都不理睬了呢?但要是我追去向她陪罪,只怕還是要給她轟了出來。我堂堂一個男子漢大丈夫,也不能如此自折威風,給外人笑話。”

  金夫人似乎知道他的心思,走到他的身邊,笑道:“完顏大人,超岳應該是對付得了這小子吧。”完顏鑒吶吶說道:“這小子是一定逃不出尊夫掌心的,不過這小子乃是欽犯,我總得見到他束手就擒,方可放心,拙荊、拙荊..我只能暫不理會她了。”

  金夫人笑道:“完顏大人,你是以公事為重,佩服、佩服。我替你去看看她吧。”

  完顏鑒道:“好,那就麻煩你也替我勸一勸她。”金夫人笑道:“好,我會的了。”說罷,便走進臥房。

  完顏夫人剛剛醒轉,神智還未怎么清醒。朦朧中似乎聽得有人進來,只道來的是女仆,便即問道:“他、他怎么樣了?”

  金夫人挨著她坐下,噗嗤一笑,說道:“他、他是誰呀?”

  完顏夫人睜開眼睛,看見是她,就好像在食物里突然發現一只蒼蠅似的,只想作嘔。

  金夫人道:“你是掛念丈夫吧?不用擔心,他一點事也沒有。不過,他目前還不能進來安慰你。因為,因為..”

  完顏夫人板起臉孔道:“我不要聽,請你出去。”

  金夫人道:“咦,你這人真有點怪,你不是要打聽他嗎?怎么又不要聽了?哦,我明白了,敢情你說的這個他不是你的丈夫,是那個小廝,他是檀小貝勒!”

  完顏夫人大吃一驚,一下子清醒過來,說道:“你們已經知道了他的來歷,你們要將他怎樣?”

  金夫人淡淡說道:“也沒怎樣,不過是要把他拿去獻給你們的王爺罷了。”

  完顏夫人明知求她沒用,但在激憤之中,已是失去了理智,禁不住叫起來道:“不能這樣!”

  金夫人故作驚詫,說道:“為什么不能這樣?這可是你丈夫的意思啊!

  你沒有聽見他剛才怎樣吩咐我那當家的,他說的是:活的抓不到,死的也要!

  但我那當家的脾氣,想必你也知道。要是這姓檀的小子頑抗到底,說不定真會把他打死的。所以你最好去勸勸那小子投降。”完顏夫人心亂如麻,不住咳嗽。

  金夫人道:“唉,可惜你那貼身丫頭走了。沒人服侍你,我替你捶捶背吧。”

  完顏夫人推開了她,斥道:“不要你假獻殷勤!”金夫人碰了一鼻子灰,咕噥道:“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但隨即又堆起笑臉,說道:“我知道你的心情不好,我不怪你。”

  她又挨著完顏夫人坐下了。完顏夫人心里在盤算怎樣才能救檀羽沖,根本沒有心情理會她,只好讓她在耳邊聒絮。

  “聽說你從前在商州的時候,有個仆人叫做蘭姑,就是這位檀小貝勒的母親,是嗎?”

  金夫人見他不睬,只好自說自話:“倘若他還是貝勒身份,你維護他還有道理,但他早已變成了欽犯了,哈必圖就是他打死的,你不知道嗎?”

  完顏夫人當然還是沒有回答。

  金夫人再問:“在商州的時候,你知不知道蘭姑母子的身世?”

  完顏夫人心里厭煩,實在是按捺不住了,冷冷說道:“你問夠了沒有?”

  金夫人陪笑道:“你莫怪我多問,茲事體大,我這是關心你。不過,我想——你那時當然還未知道他們母子的身世,否則你也不會收容他們了。”

  完顏夫人道:“你喜歡怎樣猜想就怎樣猜想,我也不怕你去告密。你說夠了沒有?請你出去!”

  金夫人對著她凌厲的目光,不覺吃了一驚。但她一向是受人奉承慣的,心里也不禁有氣。暗自想道:“你不給我面子,我偏要氣一氣你。你病成這個樣子,諒你也奈何不了我。”

  “唉,你怎能這樣說話?以我們兩家的交情,你就是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我也會替你掩飾的,怎會告你的密?我只覺得奇怪,不管你知不知道那小廝的身世,按常理說,無論如何你都不應該把他看得比你的丈夫更重要的。

  唔,莫非那件事情,竟然不是謠言?”

  她盯著金夫人道:“什么謠言不謠言的?”

  金夫人挨近她,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咱們是好姊妹,你莫怪我直言勸你。我知道檀羽沖是耶律玄元的弟子,你一定是為了耶律玄元的緣故,才要維護這小子的。但我倘若是你,我一定不會攔阻丈夫拿這小子,相反,我還要幫丈夫拿這小子。免得他懷疑你對舊日情郎還是一往情深,以至愛屋及烏,連舊情人的弟子你也視同己出了。”

  突然間只聽得“啪”的一聲,完顏夫人打了金夫人一記耳光,喝道:“滾出去!”

  一掌打落了她的兩齒門牙。

  金夫人大叫:“完顏鑒,你老婆發了瘋,你還不過來——”她滿面鮮血,沖向完顏夫人,可是話猶未了,已是給完顏夫人扣著脈門拖出去了。

  完顏鑒喝道:“你不是當真發瘋了吧!你怎么可以這樣?”

  完顏夫人縱聲笑道:“你們害死了蘭姑,逼走了她的女兒,如今又要捉她的兒子,你們為什么又可以這樣?哈哈,我不過是跟你們學罷了,跟你們學罷了!”

  “完顏夫人,放開拙荊,否則可休怪我對你不客氣了!”金超岳喝道。

  完顏夫人冷冷說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乖乖的給我滾出去,我就把你的老婆交還給你。”

  金超岳虛晃一掌,避開檀羽沖的玉簫點穴,突然一個轉身,就到完顏夫人面前。

  完顏夫人喝道:“你不怕傷了你的老婆,你就..”

  她以為金超岳不敢打她,那知她話猶未了,金超岳竟是一掌打下!

  這一掌當然打不著完顏夫人,而是打在他自己妻子身上。

  幾乎就在同一時候,只聽得“蓬”的一聲,檀羽沖重掌出擊,這一拳已打中了金超岳的后心。

  金超岳踉踉蹌蹌,斜竄三步,但完顏夫人卻已是“哇”的吐出了一口鮮血。

  原來金超岳打在他妻子身上的那一掌,用的乃是隔物傳功。雖然打在妻子身上,受到掌力震撼的卻是完顏夫人。

  幸虧檀羽沖也剛好及時打中了金超岳,是正當著金超岳發力之際打中他的后心要害的,金超岳那一掌的掌力大打折扣,完顏夫人這才能勉強支持。

  完顏鑒一見金超岳受傷,檀羽沖正向他怒目而視,他哪里還敢向前?

  完顏夫人突然振臂一拋,把金夫人拋出,喝道:“把你的妻子帶走!”

  金超岳受的傷或許沒有完顏夫人之重,但已自知是絕對打不過檀羽沖的了。他接過妻子,大叫一聲:“罷了!”生怕檀羽沖乘機攻擊,抱著妻子,急急忙忙就跑出去。

  完顏鑒和祁連二老都逃跑了。檀羽沖道:“夫人,多謝你又一次救了我,你,你怎么啦?”此時他方始發覺完顏夫人臉上沒有半點血色,蒼白如紙一般。

  完顏夫人道:“沒什么,你還有什么要我幫忙的沒有?”

  檀羽沖只道她是禁受不起刺激才弄成這樣,說道:“夫人,我受你的恩惠太多了。我那妹子,她,她..”完顏夫人道:“剛才你大概已經聽見了金超岳夫妻說的那些話了?”檀羽沖道:“他們說我的妹子被一個什么江南大盜王宇庭帶走,是,是真的嗎?”

  完顏夫人道:“是真的。王宇庭是太湖七十二家寨主的總頭領,他的總舵在太湖西洞庭山,他也是你師父的朋友,我把令妹交給他,你可以放心。”

  她說話之際,連連咳嗽,顯然是沒有氣力細道其詳了。檀羽沖道:“夫人,你當真沒事?讓我替你把一把脈。”指頭一接觸她的脈門,檀羽沖的一顆心就嚇得幾乎從腔子里跳出來。從脈搏中,檀羽沖不但知道她的內傷甚重,而且似乎有中毒的跡象,脈息凌亂、微弱,這種情形心臟隨時都有停止跳動的可能。

  完顏夫人平淡說道:“你不必枉費氣力,我在被金超岳打傷之前,已經服了毒,這種毒令我死得比較舒服的。0”檀羽沖大叫:“你,你為什么要這樣。”

  完顏夫人淡然笑:我不這樣,又能怎樣。說道:“我經過了今日之事,還能夠和完顏鑒過一輩子嗎?”

  檀羽沖連忙按著她的后心,把真氣輸送進去,讓她可以多活片刻。說道:

  “夫人,你有什么未了之事,快和我說。”

  完顏夫人那本已是細如蚊叫的聲音大了一點,說道:“其實也沒有什么,我只是想聽你的師父吹一次簫。聽不到也無所謂了。嗯,他吹的簫真好聽..”神智逐漸模糊,像是已經沉浸在過去的回憶中,但臉上顯然有遺憾的神情。

  那女仆忍著眼淚說道:“檀公子,你快走吧。夫人后事,有婢子料理。

  他們恐怕還會回來的,再遲,就來不及了。”

  檀羽沖沒有走,他一言不發,卻吹起玉簫。

  簫聲如出谷黃鶯,女仆聽不懂,完顏夫人卻跟著節拍,在心里默念那美妙的歌辭。

  庭前芍藥妖無格,池上芙蓉凈少情。

  惟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

  這是耶律玄元和她初相識的那天,第一次吹給她聽的那支曲子。是贊美那株名種牡丹“青龍臥墨池”的。當然,其實則是借花贊人。

  她向女仆使了個眼色,眼睛望向檀羽沖送來那個花藍。這次女仆倒是懂得她的意思了,把那朵黑牡丹拿來,放在她眼前。

  她深情的望著這朵黑牡丹,好像把它當作了真的“青龍臥墨池”。牡丹在她的眼前晃呀晃呀,搖搖晃晃,幻出了耶律玄元的影子,也幻出了她自己少女時候的影子。

  簫聲一變,愉快的節拍中略帶幾分蒼涼。

  “萬萬花中第一流,殘霞輕染嫩銀甌。

  能狂紫陌千金子,也感朱門萬戶侯。

  朝日照開攜酒看,暮風吹落繞欄收。

  ..”

  這是耶律玄元和她分手之時吹的曲子。

  一曲未終,完顏夫人的眼睛已是閉上了。

  她的臉上還綻著笑容,她的確是滿懷喜悅,帶著初戀的心情離開這個人間的。

 

 

江西快3今日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