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回 孽債難償空有恨 惡緣自締情誰憐

 






  丹丘生道:“珠妹,你和我還何必客氣。說罷,甚么事情,我都依你。”

  牟麗珠心里甜絲絲地說道:“丹哥,你這話雖然說遲了十八年,我還是一樣喜歡。”說至此處,忽地笑了起來,接著說道:“丹哥,你怎么弄成這個樣子?請你先換了衣裳咱們再合計合計。”原來丹丘生的衣裳昨日給仲毋庸的“毒霧金針裂焰彈”燒破,在地上打滾弄熄,又沾滿了污泥。丹丘生一直忙于運功驅毒,尚未有空換衣。

  丹丘生自己一看,也不禁啞然失笑,說道:“幸虧我還帶有幾件替換的衣裳,否則可真不能出去見人了。”當下回轉那個山洞,換好衣裳,攜了行囊,再出來與牟麗珠相見。

  各述遭遇之后,牟麗珠道:“我想先去找那賊人算帳。”

  丹丘生道:“父仇不共戴天,我當然不會阻撓你去報仇的。不過,你已經等了十八年,也不爭在遲早數日了。要知她如今已經是清軍統帥的夫人,殺她只怕不易,此事還得三思而行!”

  牟麗珠道:“丹哥,我并不僅僅是為了要報私仇,才去冒這個險的。正因為這賊人嫁給了清軍統帥崔寶山,促使我下這個決心!”

  丹丘生道:“哦,你的意思是要把崔寶山一并刺殺?”

  牟麗珠道:“不錯。你愿意幫我這個忙嗎?”

  丹丘生道:“假如能夠成功,這就不僅是幫你的忙,對抗清的哈薩克人也是大有好處的了。不過十萬軍中,行刺統帥,不是我潑你的冷水,這希望可甚屬渺茫!”

  牟麗珠道:“縱使渺茫,也值得一試。我也并非毫無把握就去冒險的。”

  丹丘生道:“你有什么辦法可以混入十萬軍中?”

  牟麗珠笑道:“你忘了我有改容易貌之術么?這是我跟快活張學來的!”

  丹丘生想起那天她假扮洞冥子門下一個弟子,混在崆峒派中一眾弟子之中,以腹語譏刺洞冥子之事,那天在她未曾顯露本來面目之前,誰也看不出來。

  于是笑道:“這次你準備假扮什么?”

  牟麗珠道:“咱們扮作兩個小兵,十萬大軍,料想混入兩個不知來歷的小兵,也沒人能夠識破!怎么樣,這個忙你是幫是不幫?”

  丹丘生笑道:“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何況還是為了公事呢?這句話,你是問得多余的。”

  牟麗珠喜道:“好,那么咱們現在就去,縱然事不成功,也得叫他們心驚膽落,挫折他們的士氣!”

  在羅海那邊,孟華也是有著同樣的想法。

  清軍在那山谷扎下大營,早已有探子回報。第二天羅海約了宋騰霄、孟華、金碧漪等人在他的帳幕里商量軍事計劃。

  正當他們聚會之時,清軍統帥崔寶山派人來下戰書,聲稱羅海若不接受朝廷“安撫”,他的大軍立即就要開來,玉石俱焚!

  羅海大怒之下,把崔寶山的招降書信撕粉碎,將那清軍使者趕了出去。

  戰士們都在摩拳擦掌,準備廝殺。

  但宋騰霄卻不主張硬拼,說道:“兵法有云:避其朝銳,擊其暮歸。又云:十則殲之,五則圍之,倍可與戰,寡則引避。意思是說,在敵人士氣正盛之時,我們要避開他,在他戰意消沉的時候我們始行追擊,斷他歸路,這樣才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我們的兵力比敵人多十倍,可以將他消滅;五倍可以包圍他,多一倍可以和他打硬仗,但要是比敵人少呢,那就只能暫時避開他了。”

  桑達兒道:“我不懂什么兵法,但倘若依照你這說法,清軍可是比咱們多得多,這一仗是不能打了?但我也知道你們漢人有兩句話: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我們的戰士都是有志氣的人,他們絕不會害怕強大的敵人!依我說,打得過也好,打不過也好,這一仗好歹也要和他們拼個明白!”

  宋騰霄笑道:“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不是叫你們不打,而是主張你們抓到有利的時機才打。清軍總的兵力是比咱們多得多,但他總不能每次都是十萬個人開上來,我們倘能抓緊戰機,不難各個擊破。而且我們也有比敵人有利的地方。”

  桑達兒道:“那是什么?”

  宋騰霄道:“是天時、地利和人和。我們的戰士習慣這里的氣候,熟悉這里的地形,在冰山、草原作戰,清軍卻是從未有過這個經驗。最后一項也是最要緊的一項,清軍得不到老百姓的支持,我們卻是為老百姓打仗,到處都會有老百姓幫忙。一旦抓到有利的時機,還怕打不過他們嗎?”

  羅海點了點頭,說道:“宋大俠,你這話很有道理。不過要說服我們的戰士可還得費一番工夫呢。”

  桑達兒道:“對,總得先挫一挫敵人的銳氣。”

  孟華說道:“請你們準許我去干一件事情。”

  宋騰霄道:“什么事情?”孟華道:“我想去行刺清軍的統帥崔寶山!”

  宋騰霄搖了搖頭,說道:“行刺不是好辦法,縱然你能夠刺殺崔寶山,清廷也還是會派第二個人來替代崔寶山做統帥的。”

  孟華說道:“宋叔叔,這道理我懂得。不過,有一句俗語也說得好:蛇無頭而不行,要是敵軍的主將突然暴斃,最少他們會有一段時期紛亂,士氣也必因之大折,這對咱們不是很有好處么?”

  金碧漪道:“禮尚往來,他們曾派人來意圖綁架曼娜姐姐,我們不過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有何不可?”

  宋騰霄見她躍躍欲試,只好說道:“也好,我讓你們去試一試。不過,你們可千萬不要勉強,行刺若不成功,立即就要回來。”心想:“他們雙劍合壁,幾乎可以說是天下無故的了。縱然殺不了崔寶山,要平安回來,大概還是可以的。”

  桑達兒道:“我不能只是讓你們冒險,那個山谷的地理我很熟悉,請準許我去助他們一臂之力。”

  孟華笑道:“行刺可不是人多的啊!”桑達兒道:“我知道。我沒有高來高去的本領,和你一起去行刺那是不行的。不過我可以挑選幾百名精干騎射的戰士,埋伏在那座山上,必要的話,也好給你們作接應呀!”

  他這計劃,首先得到羅海的同意,宋騰霄也只好答應了。當下,桑達兒與孟華約定,有事時彼此以蛇焰箭作為聯絡的訊號。會散之后,孟、金二人便即動身。

  清軍的大營氣氛也甚緊張,衛托平、葉谷渾、仲毋庸等人已經先后回報,崔寶山正在忙于和將領擬定作戰的計劃。

  調兵遣將,作為清軍主帥的崔主山是忙碌非常。但在他的臥房里,卻是另一種氣氛。冷冷清清,他的妻子韓紫煙正自繞室彷徨。雖然是在十萬軍中,她卻好像是獨自乘坐一葉孤舟,找不到一個可以幫她避過風險的人。

  本來她是為了躲避丹丘生和牟麗珠向她報仇,這才隱瞞自己的身份,嫁給崔寶山的。身為統兵十萬的大將夫人,還有什么地方比藏在大軍之中更安全的呢?這十多年來果然也是風平浪靜,莫說沒人向她尋仇,連丹丘生和牟麗珠亦已失蹤了。她知道即使他們未死,亦己不敢報仇。

  兩個月前,崔寶山從四川提督的任上被調升為“平回”的將軍,官加一品。她當上了統帥的一品夫人,自是更為得意了。哪知就在她得意之時,卻聽到了丹丘生的消息。一聽之下,嚇得她魂夢難安。

  她聽到的就是丹丘生接任崆峒派掌門,以及御林軍統領海蘭察先敗在丹丘生劍下,跟著與丹丘生的徒弟孟華比武,竟然給孟華殺了的消息。

  從這個消息之中,她已得知丹丘生的本領更勝從前,簡直出乎她的想象之外,十萬大軍恐怕也未必能是護符!其后有關崆峒之會的消息,陸續報來,牟麗珠已經又再出現的事情她也知道了。不過最令她吃驚的事情,卻還是這兩天才接到的消息。

  昨天衛托平和葉谷渾回來。報道羅海不肯就范,并說出了在羅海那里碰上了丹丘生的徒弟。

  今天仲毋庸來到,報道的消息,更是碰上了丹丘生本人了。

  仲毋庸是帶了段劍青來投奔清軍的,給他們引見的人是衛托平。在此之前,仲毋庸雖然早已為清廷暗中效力,但卻還是第一次謁見崔寶山。一見之下,崔寶山不由得對他大為失望,心里想道:“衛托平說他是丐幫前輩,武功怎么怎么了得,誰知卻是一個浪得虛名的糟老頭兒!哼,要是他當真了得,也不至于弄得如此狼狽了。”

  原來那日仲毋庸對丹丘生偷施暗算,丹丘生雖然著了他的道兒,但丹丘生的劈空掌風把他那歹毒暗器所發的毒霧煙火掃蕩回去,仲毋庸的衣裳也給燒得七穿八爛,而且還給丹丘生的掌力震得翻了幾個筋斗。他生怕丹丘生追上,一路上不敢停留半刻,他是上氣不接下氣的逃到清軍的大營的。

  那日段劍青由于逃跑在前,丹丘生也對他手下留情,對他毫無傷害,相形之下,段劍青倒是顯得俊雅從容,比仲毋庸好得多了。

  韓紫煙對這兩個人的印象和丈夫一樣,一見之下,就不由得討厭仲毋庸,但對段劍青卻是越看越有好感。

  端茶送客之后,崔寶山回轉內室,韓紫煙道:“那老叫化裝模作樣,言大而夸,當真是語言無味,面目可憎。倒是那姓段的少年口齒伶俐,氣概也頗不凡。看來或許是個可用之材呢。”

  崔寶山道:“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嗎?”

  韓紫煙道:“軍營雖然不比閨門,但自從嫁了給你之后,我也可以說是三步不出閨門的了。他是什么人,你不說我怎么知道?”

  崔寶山笑道:“說起來他倒是頗有點來歷的呢,他是大理段家的小王爺。

  段家在明代還是世襲為王的,如今雖然早已削了爵號,但在大理卻還算得是手屈一指的世家。”

  韓紫煙道:“我好像聽你說過,朝廷不喜歡段家。”

  崔寶山道:“那是因為段仇世的緣故。段仇世是這少年的叔叔,是和朝廷作對的。但這少年卻是幫咱們的,怎可同日而語?海蘭察生前還曾和我提過,他準備栽培這個少年,令他大理段家重沐皇恩呢。”

  韓紫煙似乎甚感興趣,說道:“怎樣重沐皇恩,是要奏請皇上讓他恢復王位?”

  崔寶山笑道:“本朝自三藩之亂過后,早已不許異姓封王的了,不過,雖然不能讓他恢復爵號,也可賞他一個世襲的什么將軍之類,反正是個虛銜,但卻可以利用段家在大理的勢力為朝廷效勞了。只可惜這少年運氣不好。海蘭察本來想多考察他一些時日,再提拔他的。不料奏章未上,海蘭察卻已死在丹丘生師徒的劍下。”

  韓紫煙笑道:“那倒是你的運氣了。”

  崔寶山翟然一省,說道:“不錯。海蘭察想的這個計劃,我可以拿來當作是自己的了。”

  韓紫煙道:“如此說來,你倒應該好好籠絡這個姓段的少年呢。”崔寶山道,“好,我現在就約他單獨晤談,你也替我陪客好嗎?”

  韓紫煙求之不得,假意說道:“不大方便吧?”

  崔寶山道:“這正是籠絡的好方法,表示我們當他是自己人呀。何況你也喜歡聽聽外面的消息。”

  崔寶山說了就做,果然立即派人把段劍青獨自喚來,內帳晤談。但這次的晤談,卻是令得她又多了一重心事,也多了一分幻想了。

  崔寶山問起段劍青的經歷,并且和他說道:“你別看我這位夫人弱不禁風,她倒是很喜歡聽江湖上的奇聞異事。”

  段劍青本來很會說話,于是把他本身的遭遇以及一路上耳聞目睹之事,都加油添醬地說出來。

  別的也還罷了,但當段劍青說到梅山二怪和她的師姊的事情之時,她卻是不禁心驚肉跳了。

  崔寶山卻十分感到興趣,說道,“你說的那位辛七娘是天下第一使毒高手,此話當真?”

  段劍青道:“許多武林的前輩都是這樣說的,據說丹丘生的師父洞妙真人也是給她毒死的呢。只可惜她現在受了重傷,不知能活多久。”

  崔寶山:“你知道他們現在何處嗎?要是找得到的話,你叫梅山二怪把辛七娘送到這里醫治,我這里有隨軍的大夫,醫術高明,說不定可以把她醫好的。這種擅于使毒的人,對我很有用處。”

  韓紫煙心里冷笑:“你和我做了十幾年的夫妻,卻還未知道我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使毒高手。”

  原來她嫁給崔寶山乃是海蘭察做的媒人,當時海蘭察這樣做,一來固然是為了幫她避仇,二來也是為了利用她作為監視崔寶山的一枚棋子的。崔寶山根本就不知道她的來歷。

  知道她的來歷的只有兩個人,除了海蘭察就是她的師姊辛七娘了。辛七娘如今是落在梅山二怪手中,她可不能不有所顧忌,恐防辛七娘會泄漏她的秘密。她身為將軍的夫人,當然不愿意讓別人知道她從前的事情的。

  段劍青道:“稟大帥,梅山二怪本來是要來追隨大帥的。但不知是什么緣故,如今尚未見到。”他哪里知道,梅山二怪早已和辛七娘同日喪生。

  韓紫煙忐忑不安,不知段劍青是否知道她的秘密,于是試探他的口風:

  “你見過那位辛七娘嗎?”

  段劍青道:“沒有見過。”

  韓紫煙心上的一塊石頭方始放了下來,暗自想道:“如此說來,這小子倒是未曾知道我的秘密了。不過,他說梅山二怪和我的師姊還是要到這里來的,怎么辦呢?”

  崔寶山卻是甚為歡喜,說道:“那個擅于使毒的辛七娘,要是能夠找到她,倒是可以添個得力的幫手。”

  不過心事還是未能放下,接著嘆口氣道:“丹丘生的劍法如此厲害,那辛七娘卻不知是否能夠找來,只怕找了來也未必能夠對付得了丹丘生。段公子,你知道江湖上有什么能人,不妨說給我聽,讓我設法把他們請來。”

  段劍青道:“我正要稟告大帥。大帥實是無須長敵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我知道有一個人足可以對付得了丹丘生有余,而且這個人將軍就是不去請他,他也會來的。”

  崔寶山連忙問道:“是誰?”

  段劍青道:“就是我的師父,他是天竺出家人,法號迦密禪師。家師以往在天竺之時,是和天竺兩神僧齊名的。”

  崔寶山吃了一驚,說道:“你說的天竺兩神僧,可是那爛陀寺的優曇法師和奢羅法師?”

  段劍青道:“不錯,家師本來也是那爛陀寺一支,后來遷至藏邊,方始另立門戶的。”

  韓紫煙本想留段劍青多談一會的,但此時崔寶山已經要去主持軍事會議,這一“茶敘”只好散了。不過段劍青臨走之時,崔寶山卻對他說道:“我當你是自己人,你以后可以常來,不必客氣。我縱然不在這里,你也可以陪我夫人聊聊,她很喜歡聽江湖上的奇聞異事的。”

  此際,韓紫煙獨坐帳中,聽戰馬嘶鳴,風翻旗響,越發感到寂寞。不由得心事如潮,起伏不定。

  不錯,崔寶山對她極為寵愛,百順干依。但和她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卻還是相去甚遠。她要的是一個風流瀟灑的美男子,崔寶山卻是個不解溫柔的武夫。

  有生以來,能夠令她動過心的男人只有一個,那就是十八年前的丹丘生。

  但可惜丹丘生愛的卻是她名份上的女兒,這也就是她當年為什么要盡力幫忙洞玄子,百計千方來謀害丹丘生和牟麗珠的原因之一。而丹丘生則恐怕做夢也想不到她曾經對他動過念頭。

  幾度滄桑,流年似水,想不到在她徐娘半老的時候。才又碰上一個能夠令她動心的男子。

  她攬鏡自憐,鏡中還是一張迷人的臉龐,不過在這張迷人的臉上,也隱約可以看見眼尾的皺紋了。她心里嘆了口氣:“可惜段劍青遲來了十八年。”

  不過她隨即想到,段劍青畢竟是和丹丘生大大不同的。即使沒有冤仇,丹丘生也決不可能喜歡她這樣的女人。但對段劍青而言,不管他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他卻必須討取她的歡心,縱然做的只是表面功夫。

  當然她還不敢想到要和段劍青有甚么私情,但有一個善解風情的美少年伴在她的身邊,也可以為她解除寂寞了。“好在寶山正要籠絡他,我何不將他收為心腹?”韓紫煙心想。“要是我有了這么一個聰明伶俐的心腹,那么我不方便去做的事情,也可以請他幫忙我了。”

  她臉上發熱,心頭也在發熱。對著鏡子老半天,終于把她的一個貼身丫環喚來。

  “碧兒,你替我把段公子喚來,但不要讓那老叫化知道。”這個碧兒對她最為忠心,有些事情,她是瞞著丈夫,也不瞞這丫頭的。碧兒似笑非笑地說道:“我懂。夫人,你放心,我會替你辦得妥妥帖帖的。”

  韓紫煙嗔道:“鬼丫頭,你想到哪里去了。你再胡說,我不撕破你的小嘴兒才怪。”小丫頭道,“我可沒有亂說什么呀,我只是聽夫人的吩咐罷了。”

  韓紫煙道:“好,那你喝一杯茶就走吧。”那小丫頭不懂韓紫煙為什么忽然叫她喝茶,但知夫人素來多疑,卻是不敢問她。說道:“多謝夫人賜茶。”

  自己斟了一杯茶喝了。只覺茶味有點苦澀,但喝過之后,卻是倍加精神。

  丫頭走后,韓紫煙獨自思量,待會兒段劍青來了,用什么手段收服他最好?她是將軍夫人,若挑以游辭,未免有失身份。“這小子看來也是個知情識趣的人,或許用不著我來多說,他已經懂得我的心意。”

  正當她患得患失,想得出神之時,只見那半掩的房門已是給人推開,那小丫頭回來了。韓紫煙怔了一怔,說道:“碧兒,你怎的這樣快就回來了?

  段公子呢?”忽然覺得站在她面前的這個小丫頭似乎有點不對。

  “你,你是..”一個“誰”字還未曾問出口來,陡然間只見寒光耀眼。

  劍氣侵肌,一把明晃晃的劍尖已是指著她的喉嚨!

  牟麗珠拔劍指著她的喉嚨,冷冷說道:“韓紫煙,你想不到會是我吧?”

  韓紫煙這一驚非同小可,訥訥說道:“你、你是麗珠?”牟麗珠道:“不錯,我找了你十八年,總算給我找著你了。”

  韓紫煙嘆口氣道:“我知道你怪我不該另嫁別人,但你也要知道,我不過比你大幾歲,你爹死的時候..”

  牟麗珠斥道:“你嫁十八個丈夫也與我無關,我是給爹爹報仇來的!你毒死爹爹,你居然以為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么?”

  韓紫煙面如金紙,情知無可抵賴。說道:“好吧,那你就一劍殺了我吧!”

  “我還不想這樣便宜了你!”牟麗珠說道:“你想少受折磨,必須聽我的話,否則我一寸寸碎剮了你!”

  韓紫煙稍稍放下點心,暗自想道:“只要你不立即殺我,待會兒你就知道我的厲害。”當下裝作惶恐求饒的神氣說道:“大小姐,你有什么吩咐,我一定依從。”

  牟麗珠道:“你要裝作沒事的模樣,倘若有下人要進來,你就要藉詞把他們差遣出去。除了你的丈夫之外,不許任何人踏進這間房間。你懂得嗎?”

  要知牟麗珠此來,并非僅是為報私仇。她和丹丘生最大的目標還是在于清軍的主帥崔寶山。要想刺殺主帥,談何容易?是以最好不過的下手地方,自然只能是在他的內室了。

  要殺韓紫煙不難,難在殺了韓紫煙,卻不免打草驚蛇。她必須留著韓紫煙,還要韓紫煙聽她指使,不讓別人知道這里已經出了事情,才能夠令崔寶山自投羅網。

  十八年的時間都忍耐過去了,還爭在這一刻么?此刻她倒是擔心韓紫煙不怕死亡的恐嚇了。

  韓紫煙何等聰明,一聽她的說話,便知她的用意,故意裝出為難的神色,哭喪著臉說道:“大小姐,你要我這樣做,那等于是要我和你串通謀害我的丈夫了。”

  牟麗珠冷笑道:“謀害親夫,這不正是你的拿手好戲么?好,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強你。反正崔寶山難逃一死,我先碎剮了你。”劍尖輕輕一送,在她喉頭劃出一條小小的傷痕。

  韓紫煙這才作出怕死求饒的模樣說道:“大小姐,你別下辣手。我,我依你就是。不過,你殺了我的丈夫,可不能再殺我了,你肯答應我么?”

  這倒叫牟麗珠為難了,她等了十八年,等的就是此刻。此刻仇人已經落在自己手中,父仇焉能不報。要是說了話不算數,她又不愿意這樣。

  這剎那間,她心里轉了好幾個念頭,終于還是決定大事為重,說道:“好,我答應你!”

  韓紫煙道:“多謝大小姐,那么可否請你把劍尖移開?我受不起驚嚇。”

  說至此處,右手動了一動。

  牟麗珠斥道:“你干什么,不許你亂說亂動!”

  韓紫煙垂下雙手,苦笑說道:“大小姐,我不過是想斟一杯茶給你喝。

  咱們已是同謀,你還不信我么?”

  牟麗珠冷笑道:“你詭計多端,但可惜我已經不是十八年前那個什么事也不懂的小姑娘了。”冷笑聲中,劍尖一抖,閃電般的就點韓紫煙三處麻穴。

  韓紫煙可以說話,但已是半點氣力也使不出來。她把韓紫煙放在床上,自己躲在帳后。

  天色漸漸黑了,崔寶山尚未回來。但有個仆人卻來叩門了。

  韓紫煙道:“什么事情?”那仆人道:“將軍不知什么時候回來,請問夫人,是等將軍回來開飯呢,還是夫人先吃。”韓紫煙道:“我不餓,等將軍回來再吃。”

  那仆人道:“要我進來收拾房間嗎?”韓紫煙斥道:“給我滾開,我剛要靜一會兒你就來哆嗦!有事我自會叫你,用不著你獻殷勤。”

  那仆人討了個沒趣,只好唯唯諾諾,告罪退開,不過心里卻也著實有點奇怪:“天天都是這個時候,由我來收拾房間準備開飯的。夫人不想早吃那也罷了,為何要發這樣大的脾氣呢?”原來韓紫煙善于籠絡下人,平日對下人倒是很少發脾氣的。但這仆人只是感覺到夫人今天有點古怪,卻不知韓紫煙正是要她起疑。

  仆人走了之后,牟麗珠松了口氣說道:“好,你應付得還算不錯。”

  韓紫煙道:“我怎敢不聽大小姐的吩咐呢?大小姐,我想..”牟麗珠道:“你想什么?可別耍花招!”

  韓紫煙道:“說老實話,飯我可以遲些再吃,但口渴卻是不能忍受,你可以讓我喝一杯茶嗎?”

  牟麗珠道:“好吧,我倒一杯茶給你喝。”為了謹慎起見,她當然不能解開韓紫煙的穴道,讓她自己倒茶。

  韓紫煙假惺惺道:“真是不好意思,要大小姐服侍我。”牟麗珠冷冷說道:“你給我安份點兒,用不著口蜜腹劍!”

  韓紫煙道:“大小姐,這是從江南來的上好名茶,你不喝一杯嗎?”

  按說她眼見韓紫煙喝過了這杯茶,是可以放心喝的,但她對韓紫煙的下毒本領實是深懷戒懼,心里想道:“還是滴水不沾的好。”于是說道:“我不喝。你也最好少點哆嗦。”

  韓紫煙道:“唉,我自己都喝了,你還怕我會下毒么?你不喜歡我說話,我不說就是。不過,有件事情,希望你告訴我,怎的你會找到這兒?”

  牟麗珠哼了一聲,說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以為你做了將軍的夫人,就可以瞞得過別人耳目么?”

  韓紫煙道:“大小姐,你是怎樣打聽出來的?你說給我聽,免得我死了也要做個糊涂鬼。”

  牟麗珠思忖:這件事告訴她也是無妨。便道:“是你的師姐辛七娘臨終之際告訴我的。”

  韓紫煙又驚又喜,說道:“我的師姐死了?”

  牟麗珠道:“不錯,她是自作孽,不可活!”當下把辛七娘如何受梅山二怪的折磨,終于和梅山二怪同歸于盡的事情簡單他說給韓紫煙知道。

  “她倒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只可惜她后悔已經遲了。”牟麗珠最后說道。

  牟麗珠把辛七娘的事情告訴她,用意自是在于給她警惕,希望她將功贖罪,及早回頭,莫要像她師姐那樣,悔之已晚的。哪知韓紫煙聽了,心中卻是去了一層顧忌,暗暗歡喜。

  “奇怪,我為什么這樣渴睡?”牟麗珠不知怎的,忽地感覺眼皮沉重,神智也漸漸有點迷糊了。此時她只想倒在這張床上,睡一大覺。

  就在此時,忽聽得營帳外面隱隱約約似有吆喝之聲。這種拉長了聲音的吆喝,在軍營中是用來代替鳴鑼開道的。韓紫煙面露喜色,說道:“好像是崔寶山回來了。大小姐,你可不能在這緊要關頭打瞌睡啊。還是喝一杯茶提提神吧。”

  牟麗珠只覺精神渙散,睜大眼睛,眼前的景物都好像蒙上一層灰濛濛的塵霧,看也看得不大清楚了。牟麗珠大吃一驚,連忙拔劍出鞘,喝道:“韓紫煙,你、你好..”不料她越想用力握緊寶劍,氣力越是不聽使喚,“..

  啷”一聲,她那把寶劍竟然跌落地上。

  韓紫煙回過頭來,淡淡說道:“我沒什么不好啊!大小姐,你現在想要殺我,恐怕難了!”忽地提高聲音大叫:“來人呀,有刺客!”牟麗珠使出最后一點氣力,撲上前去,對準地的背心就是一掌,這一掌打得韓紫煙悶哼一聲,登時暈了過去。

  可是牟麗珠在打暈了她之后,本身亦已支持不住,癱在地上。在她失去知覺的前一刻,隱隱聽得崔寶山在叫:“夫人別慌,我來了!刺客在哪里?”

  牟麗珠心頭一涼,她希望丹丘生能夠先來到的,這希望是落空了。

  原來韓紫煙焚的那爐檀香,乃是一種慢性的迷魂香。吸了這種迷魂香,要在半個時辰之后方始昏迷。

  牟麗珠也并非不夠小心,這爐檀香是早已點燃了的,她想韓紫煙事先不可能知道她要來,這爐檀香若是毒香,她如何還能請段劍青到房中和她私會?

  是以她根本不疑心這爐檀香,只道自己滴水不沾,料想韓紫煙也無別的手段下毒。哪知她滴水不沾,卻正好著了韓紫煙的道兒。

  原來和牟麗珠猜想的恰恰相反,那壺茶里并無毒藥,卻有解藥。必須喝了這茶,方可解那慢性迷魂香的毒。韓紫煙焚起這種慢性迷魂香,在她房間里的假如是自己人的話,當然會喝她的茶,只有敵人,才會疑心她在茶里下毒。所以她再三請牟麗珠喝茶,這正是兵法上“虛者實之,實者虛之”的道理。心思當真是用得十分靈巧。

  隨同崔寶山回到這座營帳的有大內三高手——衛托平、葉谷渾和劉挺之。還有他自己的兩個心腹衛士,一個是滄州大圣門的高手孫道行,一個是獨腳大盜出身的以三才劍稱雄江湖的張人生。這兩人各有獨門武功,本領不在大內三高手之下。

  韓紫煙在叫了一聲“有刺客”之后,便給牟麗珠擊暈。崔寶山沒聽見她的聲音,心知不妙,大叫道:“都隨我來!”沖入臥室,看見韓紫煙倒在地上,這一驚非同小可,救人要緊,當然無暇搜查刺客了。

  崔寶山挑了一撮“行軍散,’彈入她的鼻孔,韓紫煙打了一個噴嚏,這才醒了過來。一醒過來,便即叫道:“那妖女呢?”

  崔寶山怔了一怔,道:“什么妖女?”張火生眼快,看見床底有一把劍,當下不聲不響,拔出劍來,挑開床帳,唰的一劍就向帳后刺去。牟麗珠正是躲在帳后,靠著墻壁,但已不省人事了。正是:

  十萬軍中寒敵膽,要憑一劍報深仇。

 

 

江西快3今日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