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 灑淚別情郎 命途多舛 孤身逢惡少 際遇堪悲

 






  陰秀蘭獨自徘徊,思如潮涌,她想起了母親贈藥的那番心意,也想起了母親悲慘的一生。“媽受了命運的折磨,不能與她所喜歡的人結合,她一生一世都懷念著他;我爹迫她成婚,生下了我,結果卻是只是得到她的痛恨,未了還同歸于盡!”陰秀蘭想起占廟中那悲慘的一幕,事隔多日仍是不禁毛骨悚然。她母親的例子在心里敲起了警鐘:“不是兩情相悅,難免悲慘收場!

  張玉虎歡喜的是龍姑娘,縱使我和他勉強成婚,待他知道真相之后,只怕他也會像我媽一樣,終生懷念他所歡喜的人;而對我則必將是怨恨的了。”想至此處,陰秀蘭似是在一個糊涂的夢里醒來,雖然難免辛酸,心境則已比以前開朗。她慢慢打開窗子,讓陽光照滿室中,驅走了她的陰霾。

  她把龍劍虹的信重新折好,放人張玉虎的袋中,摸一摸他的脈象,已是恢復平和,便即替他解開了穴道。張玉虎張開眼睛,掙扎著坐起來嘆口氣道:

  “你為什么攔阻我呢?”陰秀蘭微笑道:“你體力沒有恢復,我讓你去,你也追不上龍姑娘。”張玉虎此時雖然仍是情懷激動,神智卻己稍微清醒,想想果然,便不言語,陰秀蘭又笑道:“龍姑娘說要跟凌女俠回天山去練劍術,這不是很好的事么?你好像很傷心的樣子,為什么呢?”張玉虎道:“她當真是這樣對你說了?”陰秀蘭道:“我為什么騙你?”張玉虎道:“呀,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他在傷心失意之中,極想得一個知心的朋友,向他傾訴衷曲,訴說他是怎樣的愛龍劍虹,話到口邊,這才想起了對方是陰秀蘭,雖說是胸襟坦蕩,到底有些芥蒂,終于半吞半吐,欲說還休。陰秀蘭笑了一笑,坦然說道:“我知道你愛她,但你卻不知道她愛你更勝于你愛她十倍!”

  張玉虎怔了一怔,道:“你怎么知道,她對你說的么?”陰秀蘭道:“你知道她是怎樣給你求來解藥的么?這事情的經過,我親見親聞。她的心事,我當然知道,還用說么?”于是將龍劍虹求取解藥,所經歷的種種艱難,講給張玉虎聽,這些都是龍劍虹未曾說過的。

  張玉虎聽得出神,心里想道:“果然她愛我更勝于愛她自己,她是巾幗須眉,江湖女杰,縱使當真有過指腹為婚的事,也不須拘泥腐儒禮法,堅執著不可退婚呀?”再想道:“她與我相處多時,無話不說,若是當真有那件事情,她為什么從未露過口風,凌姐姐也從未曾說過?何況陰秀蘭聽到她的說法又不一樣?”要知龍劍虹走得匆忙,這個藉口,也是她臨時想出來的,張玉虎清醒之后,反復推敲,便尋出了許多破綻。可是龍劍虹何以要不辭而行,一時之間,張王虎卻還未能想得明白。

  陰秀蘭見張玉虎漸漸平靜下來,她心上的一塊大石頭方才放下,當下微笑說道:“我再給你治一會,治好了你就可以去追你的龍妹妹了。”張玉虎躺了下來,服服帖帖的讓她解去上衣,說道:“陰小姐,我真不知道應該怎樣感謝你才好。”他不只是感謝她的治病,更感謝的是她所給予的安慰,而且是在她的口中,更進一步的證實了龍劍虹對他的愛情。在陰秀蘭給他治病之初,他雖然胸襟坦蕩,但想起前事,總是難免有點不安,如今所有的芥蒂都已消除,他對陰秀蘭也產生了真正的友誼了。但是,他卻并未知道,在陰秀蘭親切的笑容里卻還包含著心底的辛酸。

  陰秀蘭給他推血過宮,雙掌在他上身的十二處大穴上按摩了半個時辰,將他體中的余毒都吸了出來,張玉虎的病好了,而她七陰毒掌的功夫也就從此廢了。

  這一日周山民夫婦和各大頭目都先后來探望張玉虎,見他病已消除,自是人人高興,但他身子還虛弱得很,周山民當然還不會準他下山。

  可是令人意料不到的是,陰秀蘭卻悄悄的下山了。這一晚她思前想后,終于下了決心,她要為張玉虎去迫趕龍劍虹,她要向龍劍虹表白她的心事。

  她留下了一封信給周山民,半夜里悄悄的在張玉虎的窗前,再向他偷望一眼,強抑下心底的辛酸,便毅然的下山去了。

  第二日張玉虎一早醒來,覺得精神又好了許多,試做了一會吐納的功夫,但覺氣血暢通,精神爽利。看來再過三五天,便可以完全恢復了。他披衣出戶,在臥病十多天之后,第一次接受戶外的陽光,心里十分高興。于是他單獨去找周山民,想出其不意的令他喜悅。

  正好周山民夫婦同在一起,他們見張玉虎已經能夠行動如常,果然十分喜悅。可是張玉虎察覺到他們在喜悅之中,卻又似有一份心事,他眼光一瞥,只見桌上壓著一紙信箋,他進來的時候,石翠鳳才把信箋擱下的。

  張玉虎怔了一怔,問道:“可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么?這是誰的信?”石翠鳳嘆口氣道:“陰小姐走了,這是她的信。”張玉虎大感意外,說道:“咦,她也走了?”石翠鳳道:“是呀,我們都想留她下來,卻料不到她會悄然離去。你看她這封信吧。”張玉虎讀了一遍,陰秀蘭的信首先是感謝周山民夫婦對她的照顧,然后是拜托他們照料萬天鵬,但對自己離去的原因卻一字不提。

  石翠鳳道:“難道是她嫌咱們招待不周?又或者是她還有一些什么事情料理,不愿對咱們說的?”周山民道:“她母親是七陰教的教主,嗯,莫非她是要去結束七陰教的?但卻為什么要不辭而行?”他們兩人胡亂猜測。張玉虎把兩日來的事情細想一遍,只有他明白了陰秀蘭離去的原因。

  石翠鳳道:“玉虎,你想什么?”張玉虎道:“嗯,我想,我想這位陰小姐也真可憐。”石翠鳳道:“是呀,我本來要為她安排安身立命之所的,這兩日事情太多,她又新來乍到,我的這番心意,還未得向她表達。”周山民忽道:“叫志俠來!”石翠鳳道:“人都已經走了,還叫志俠來做什么?”

  周山民微微一笑,石翠鳳恍然大悟,叫道:“對,叫志俠去將她追回來!”

  原來在陰秀蘭到山寨之夜,周山民兩夫婦就曾有過商量,商量如何報答七陰教主母女之恩,結果兩夫妻都有陰秀蘭做兒媳的心意。

  過了一會,周志俠奉召前來,問道:“爹爹,有什么吩咐?”周山民道:

  “陰姑娘走了,你知道么?”周志俠怔了一怔,道:“幾時走的?”石翠鳳道:“昨晚走的。大約還未曾走得遠。”周山民正容說道:“陰姑娘雖然是邪派出身的女子,但她們母女對咱們的山寨有此大恩,于理于情,咱們都不能讓她在江湖流浪。”石翠鳳插口道:“何況她這次又上山來救了你的張兄弟,我看她雖然是邪派出身,心地實在很好。”周山民道,“我叫褚幫主與你一同下山,尋訪陰小姐的下落,找到了她,就請她回來。”想了一想,又道:“若是她要處理七陰教的教務,咱們不便干預。但她是個單身女子,在江湖上怕會遇到風險。你打聽得她的下落,先探明她的用意,若是她為了處理教務,暫時不能回來,你們也該暗中保護她。我交給你一支綠林箭,需要的話,可以請各地叔伯幫忙。”要知周山民乃是北方的綠林盟主,而且因為他德高望重,甫方的綠林道雖不歸他管轄,對他也是極為推崇。有了這支綠林箭,到什么地方都可以有個照應了。張玉虎聽了周山民夫妻的心意,暗暗為陰秀蘭歡喜,同時也放下了心上的負擔。

  說至此處,一個頭目進來報道:“萬公子請見寨主。”周山民道:“好,請他進來。”萬天鵬神情有點憂郁,進來說道:“聽說我的姐姐走了?”周山民道:“正是。她有一封信要你在我們這里安心住下,她不久就會回來的。”

  萬天鵬道:“不,我也想下山找她。”周山民道:“我們已經有人去找她了。”

  萬天鵬道:“她母親視我如子,她就如同我的親姐姐一般。她一個人在外飄流,我若不去找她,我就難以心安。何況我還有父仇未報,也想找得仇人下落。”周山民想了一想,道:“你報仇的事情,我義無旁貸。也好,你要下山,我叫谷老英雄和你同行,我將一支綠林箭交付給他,你和志俠分道而行,他向北方找尋,你向南方找尋。你一方面也可以請谷老英雄幫你打探仇人的消息。”說罷,便立即叫人去請褚元和谷竹均。

  褚元是北方丐幫的副幫主,到處都有他的耳目;谷竹均是江南白道上的成名英雄,且又精干醫術,由他們二人分別陪同周志俠和萬天鵬去尋訪陰秀蘭,自是最適當的人選。

  且說陰秀蘭下山之后,向山腳一個“卡子”(即哨所)的頭目要了一匹快馬,那頭目知她是山寨的貴客,當然不敢起疑,問也沒問,便挑選了一匹駿馬給她。陰秀蘭料想龍劍虹是隨凌云鳳回天山,便向北方追趕,第二日黃昏時分,到了符離集。

  進入市鎮,觸目便見一間客店的招牌破為四塊,兀自委棄路旁,客店破破爛爛的,墻子也塌了半邊,似是不久之前才經過一場惡戰,這間客店正是周掌柜的那間,他被劉完達打了一頓,破了招牌,嚇得連忙回龐家堡躲起來。

  他在鎮上不得人和,走了之后,店中的東西被搶個精光,大門和家私也全都毀了。

  陰秀蘭到另一家客店投宿,但覺店中的伙計都似帶著一種驚異的神情看她,原來劉完達和龍劍虹那日大鬧符離集,人人都知道有一個山寨的女豪杰在內,客店的伙計見陰秀蘭勁裝佩刀,雖然有人認出她不是龍劍虹,但前幾天方經過一場大鬧,焉得不驚。

  掌柜的迎了上來,使了一個眼色,說道:“姑娘,你快到別家去吧,小店客滿了。”陰秀蘭江湖經驗無多,一時未曾會意,怒道:“你敢欺負我是個單身女子,或者怕我付不出房錢么?”掌柜連忙搖手,悄聲說道:“姑娘請別動怒,你是山寨的人嗎?”陰秀蘭怔了一怔,道:“是便怎么?”掌柜道:“這里有鷹爪孫!”原來這里是山寨勢力所及的范圍,義軍對百姓要比官軍好得多,所以一般的居民對山寨的弟兄都頗具好感。

  陰秀蘭尚未相信,兀自張目四望,未肯即走,掌柜急出一身冷汗,心想:

  “莫非她是個初出道的雛兒?”陰秀蘭見他的焦情不似假冒得來,這才相信,正要離開客店,忽聽得一聲喝道:“站著!”陰秀蘭回頭一望,只見廳堂里已出現了兩個軍官。剛才伙計們之所以驚惶,大半還是他們店里住有軍官之故。

  兩個軍官一高一矮,高的這個搶快一步,攔著門口,大聲喝道:“你是什么人?”陰秀蘭冷笑道:“我又不犯王法,你管得了我是什么人?”那軍官“哼”了一聲道:“看你一個單身女子,腰懸佩刀,定然不是良家女子!”

  矮的那個也喝道:“多半是金刀寨的女強盜,打傷了周掌柜的是不是你?”

  陰秀蘭正自滿肚皮怒氣無處發泄,一聽那高個子罵她不是良家女子,登時大怒,罵道:“你嘴里放干凈一些。”那高個子笑道:“你的路道本來就不正經,瞧你長得俏,老爺已是對你客氣了。”話猶未了,陰秀蘭把手一揚,突然飛起一團煙霧。

  矮的那個軍官叫道:“不好,女賊放迷香啦!”只聽得“啪”的一聲,那高個子已被陰秀蘭打了一記清脆響亮的耳光。但陰秀蘭被他反手一勾,也幾乎險險跌倒。幸而陰秀蘭早放出了煙霧彈,煙霧迷漫中那軍官不敢張開眼睛,沒有擊中她的要害。

  矮的那個軍官發出一記劈空掌,呼的一聲,勁風蕩開煙霧,陰秀蘭心頭一凜:“這兩個軍官倒是不可小視。”當下立即拔出雙刀,迎擊敵人。

  那高個子吸了口氣,并不感到有暈眩的異狀,知道不是迷香,放大膽子,解下軟鞭,一出手便是“回風掃柳”的連環鞭法,狠狠向陰秀蘭抽擊。要知七陰教主乃是使毒的高手,陰秀蘭也得了她兩三成本領,她的暗器囊中有許多種獨門喂毒暗器,其中也有可以發出毒煙毒霧的藥散,但她卻不屑于用江湖上下三門的迷香。

  陰秀蘭起初沒料到這兩個軍官竟是勁敵,只是想打打他們兩記耳光,出出口氣,所以沒有使出厲害的暗器,待到敵人合圍,已是不能夠再騰出手來取暗器了。

  矮的那個軍官用一柄月牙鉤,武功還在他的同伴之上,月牙鉤本來就是克制刀劍的一種兵器,陰秀蘭的雙刀被他克住,接了十余二十招,便漸漸感到施展不開。那高個于軍官被她打了一記耳光,憤火中燒,更恨不得立即將她擒來凌辱,他的軟鞭專向陰秀蘭的下三路卷來,要是陰秀蘭稍一疏神,就會給他絆跌。

  激戰中陰秀蘭使了一招“白蛇出洞”,左手刀貼著金鉤削去,矮的那個軍官哈哈一笑:“女強盜要拼命啦!”月牙鈞霍地正好鎖住刀口,高個子軍官一鞭掃來,突然改變鞭法,從下面掃上,陰秀蘭冷不及防,給他打中手腕,左手的那柄柳葉刀登時給金鉤奪去!

  陰秀蘭雙腳一撐,身形倒縱,喝道:“這口刀也給你!”右手單刀化成了一道銀虹飛出,高個子軍官冷笑一聲,出手如電,左手一招,撮著了刀柄,右手長鞭一卷,陰秀蘭剛剛落下,未曾站穩,小腿已給軟鞭纏上,撲通一聲,翻身跌倒。

  高個子軍官得意之極,縱聲狂笑,方跨上一步,正要伸手抓人,忽聽得嗚嗚聲響,一個黑黝黝的圓球迎面打來。陰秀蘭面貼著地,反手發出,高個子事先毫未察覺,距離又近,無法可避,他瞧這像是鐵膽之類的暗器,恃著掌力,迎著暗器劈,想把暗器反震傷敵,哪知陰秀蘭這獨門暗器甚為歹毒,他不劈也還罷了,這一劈出,但聽得蓬的一聲,暗器裂開,射出了無數黃豆般大小的彈子。原來這暗器就名為連環子母彈,不能硬碰硬接的,其中所包藏的彈子都是用毒藥淬抹過的,高個子軍官雙眼都給彈子射入,毒性發作,登時瞎了!

  矮的那個軍官距離較遠,而且他本來是黑道出身的獨腳大盜,見多識廣,一聽得暗器嗚嗚的嘯聲,便知道里面是鏤空了的,一定還藏有什么厲害的東西,立即抄起一張圓桌,恰恰做了他的盾牌,但聽得噼噼啪啪,好像炒豆般的一陣連珠密響,登時桌面上嵌了許多彈子。說時遲,那時快,只見他雙臂一振,罵聲:“好狠的女強盜!”那張桌子立即從他手中飛出,以泰山壓頂之勢,朝著陰秀蘭的方向擲來。

  陰秀蘭的膝蓋被那個高個子軍官的軟鞭打傷,尚未爬得起來,眼看就要被桌子壓在下面,斜刺里忽然有一個人竄出來,將那桌子接下,叫道:“老陶,住手!”那軍官怔了一怔,冷不防陰秀蘭又是一柄匕首飛來,他還未曾叫得出聲,便給匕首穿過了喉嚨。

  陰秀蘭躍了起來,定睛一看,她起初還以為是山寨里的人到來相救,哪知面前站著的卻是個華服書生,手里搖著一把描金扇子,斜著眼睛,一副輕薄的神情,笑嘻嘻地看她,可不是喬少少是誰?陰秀蘭這一驚非同小可,心中叫苦不迭。

  原來喬少少因為等了許多天,不見厲抗天回報,便親自到龐家堡來打聽消息,至于那兩個軍官,則是御林軍的高手,他們是陽宗海的舊屬,這次是到龐家堡來拜謁他們的老上司,并代表現任的御林軍統領翦長春,來和陽宗海商量合作的。喬少少和他們到龐家堡的時候,厲抗天和陽宗海早已追龍劍虹去了,雙方未接上頭,所以喬少少也并未知道陰秀蘭是從金刀寨來的。

  喬少少無意中在這里碰見了陰秀蘭,料想她絕對逃不出自己的手,心中得意之極,嘻嘻笑道:“秀蘭,你這場禍可真闖得不小,你殺死的這兩個人是御林軍的軍官,你知道嗎?”陰秀蘭冷冷說道:“你拿我去請功便是,多說什么?”喬少少笑道:“你把我當作外人了,我怎會拿你去請功。幸虧你遇見了我,天大的事情有我給你擔待便是。你媽呢?我叫厲抗天去找她,他可曾見了你們?”陰秀蘭忍不住傷心,罵道:“你們到地府去找她吧!”

  喬少少吃了一驚,立即換了一副哀傷的神色,說道:“什么,我岳母死了?”陰秀蘭罵道:“胡說八道,誰是你的岳母?”喬少少不管她罵,跨上一步,又連忙問道:“她的百毒真經呢?她是遇害死的還是病死的?百毒真經還在吧?”陰秀蘭眼珠一轉,計上心來,卻裝作生氣的樣于說道:“哼,原來你覬覦這本百毒真經。這是我的家傳之寶,不必勞你掛心。”話中之意,不啻說明了那本百毒真經就在她的身上。喬少少心中暗喜,卻故意擠出淚來,哽咽說道,“可憐她老人家死了,我做女婿的未得送終,她葬在什么地方?

  秀蘭,請你帶我到她墳前祭奠!”

  陰秀蘭淡淡說道:“你當真這樣好心?”喬少少一聽,她的語氣雖然冷淡,但說話之中所包含的敵意卻已是大大減輕,當下折扇輕搖,又跨上一步,作出一副關切的神情說道:“秀蘭,雖然你母親尚未收受我家聘禮,但你父親已親口答應了我的婚事了。咱們名份已定,你是我的未婚妻子,我豈能不關心你?秀蘭,你現在沒人依靠?如果你愿意的話,你可以將我的家當作你的家。”陰秀蘭默然不語,看她的樣子似是正在心中思索。喬少少再跨上一步,說道:“至于說到那本百毒真經,秀蘭,你誤解了,我們喬家的武功天下無敵,我怎會覬覦你們的?不過想掠奪這本百毒真經的人卻確實不少,我是替你擔心啊!”陰秀蘭道:“若是你當真這樣替我擔心,我就交給你保管吧。”喬少少心中大喜,說道:“本來咱們如同一體,你信賴我,我怎敢推辭?這本書你帶在身邊么?”陰秀蘭道:“不錯,就在這兒,你拿去吧!”

  話猶未了,忽聽得“蓬”的一聲,從陰秀蘭手中突然飛出一團煙霧,爆炸開來,煙霧中透出藍色的火焰,還雜著嗤嗤的聲響。

  原來陰秀蘭是故意松懈他的防范,出其不意打出了一件最厲害的暗器,名為“毒霧金針火焰彈”,暗器中不但藏有火藥,而且包有無數細如牛毛的梅花針,都是用毒藥淬煉過的,爆炸之后,那一大把梅花針就在煙霧掩蓋之下射向敵人,饒是第一流的高手亦是防不勝防!何況喬少少和她的距離不到一丈之地!

  喬少少慘呼一聲,連忙揮動折扇,但已遲了半步,毒火已經燒到他的身上,“蓬”的一聲,炸斷了他左邊的半條臂膊。喬少少武功也真個高強,就在這一瞬間,他已倒縱出丈許開外,折扇一揮,蕩開煙霧,但聽得嗤嗤之聲不絕于耳,梅花針紛紛落地,可是仍然有兩枚射中了他,一枚射人了他右臂的“曲池穴”,一枚射入了他背脊的“大椎穴”,喬少少立即閉了這兩處穴道,不讓毒氣攻心,就地一滾,將身上的火焰撲滅。陰秀蘭剛剛逃出門口,忽覺腦后生風,未及回頭,就被他一手抓著頸項全身不能動彈。

  喬少少冷笑道:“好狠毒的賤人!”制著了她的穴道,將她身上的解藥都搜出來。可是陰秀蘭所用的毒藥暗器種類繁多,解藥也是各種各式,喬少少根本就不知道哪一種才是對癥的解藥,而且他也分不出是解藥還是毒藥,連開也不敢開,當下將陰秀蘭放倒地上,踏著她的胸脯狠狠說道:“快把解藥撿出來!”陰秀蘭仰面望他,只見他的半邊臉孔已被燒焦,本來是個頗為俊俏的人,這時卻像個丑八怪一般,加上他那副兇狠的樣子,端的極為可怕!

  陰秀蘭叫道:“你殺了我,我也不給你解藥。”索性閉上眼睛,不瞧他的面孔。喬少少“哼”了一聲,冷冷說道,“哪有這樣便宜的事,你求一死痛快,我偏偏要你活著,慢慢來折磨你。哼,你當我沒有你的解藥,就活不成么?”取出一塊吸鐵石,在“曲池穴”和“大椎穴”上摩了幾遍,一面暗運真氣,居然將那兩枚梅花針吸了出來,但在那兩處針孔的周圍,已經腫起了好大一塊,按下去堅硬如鐵,也不覺得疼痛,只是麻癢癢的好不難受。喬少少吃了一驚,心道:“這是什么古怪神的毒藥?”越是不感到疼痛的毒性便越為厲害,而慢性的毒藥又要比急性的毒藥難治得多。喬少少雖然不是使毒的行家,但對于受毒的深淺,他還不至于懵然無知。

  喬少少強運真氣,閉了接近心臟的七處大穴,一面吞下了一顆喬家秘制的化毒丹,吞下之后,暈眩稍減,但傷口卻越發麻癢了。

  喬少少將搜出來的解藥一股腦兒放入自己的囊中,那本百毒真經也隨著搜了出來,喬少少冷笑道:“終須到了我的手中。”迫不及待,立即翻閱,但見書中所載的用毒方法,千奇百怪,奧妙無窮,好些地方,他看也看不懂。

  他也早料到這本奇書定然深奧難解,所以他才要騙得陰秀蘭的芳心,好請她傳授,如今雙方已經翻臉成仇,當然不能再施用軟功了,但卻也還要保存陰秀蘭的性命。

  翻了幾頁,只見其中有一條是說“毒霧金針火焰彈”的,毒霧吸入之后,可以令人血液中毒,逐漸變成癱子,但這種毒霧,若有第一流的名醫還可以用清血拔毒之法療治,最厲害的是液過毒的金針,只有他們的解藥才可救治,否則縱有多好的內功,多靈妙的解毒散,至遲也不過在三月之后,便要全身潰爛而亡!

  喬少少包扎好斷臂,喝令店家倒了一盆水來,抹干凈臉上的血污,在盆中一照,只見自己已變得奇丑無比,他一生以風流自許,一照見自己這副顏容,簡直比中了毒針還更憤恨,盛怒之下,噼噼啪啪將陰秀蘭打了幾記耳光,將她挾于臂下,走出店門,門外有一輛馬車,是這家店家備來接客的,大約是剛剛準備出去迎接貴客。馬車正好套上,喬少少大喝一聲,將車上的御者一掌劈倒,騰的加上一腳將他踢開,卻將陰秀蘭擲入車內,恨恨說道:“好,我讓你笑,我雖然變了個丑八怪,你還是我的妻子,跟我回家去拜見公公吧!”

  跳上馬車,放馬疾馳。店中的伙計,見他如此兇狠,哪敢攔阻?

  陰秀蘭本就拼著和他同歸于盡,所以剛才吃了耳光,仍是得意狂笑。如今聽了這話,卻不由得魂飛魄散,她被制了穴道,正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怕他真的強迫自己成親,那就比死還要難堪百倍了!

  喬少少發了一頓脾氣,忽覺頭暈腦脹,腥悶難堪,不由得心頭一凜,急忙鎮攝心神,做了一會吐納功夫,氣透十二重樓,過了好一會子,這才恢復原狀。原來他受了毒傷,這是一種慢性侵蝕的奇毒,最忌大喜、大怒、大哀、大樂,必須情心寡欲,再仗著本身的功力,方能阻滯毒性的侵蝕。幸而如此,喬少少雖然恨極了陰秀蘭,卻也不敢在路上污辱她。這時他只有一個希望,希望陰秀蘭被他嚇倒,或者受不過折磨,與他妥協,指出解藥。若是陰秀蘭不肯就范,他就只有希望在一個月之內,趕回昆侖山,以他父親的絕頂神功,照百毒真經所講,最少還可以給他延長三個月的壽命,在這三個月中,或者是想法迫陰秀蘭交出解藥,或者是訪尋使毒的高手,請他辨認出哪一種才是對癥的解藥。反正陰秀蘭所藏的各種解藥,都已在他的囊中,尚未至于完全絕望。

  一路上陰秀蘭受盡折磨,怎樣也不肯向他屈服,她早已拼了一死了,不過她卻有一樁未了的心愿,她還未曾得向龍劍虹表白她的心事,所以她受盡折磨,也還不肯自殺。

  再說龍劍虹與凌云鳳一路同行,倒不寂寞,凌云鳳將她靜中參悟的劍法,白天講給龍劍虹聽,晚上休息之時,又再互相切磋,龍劍虹的功力雖是與凌云鳳相去甚遠,但她聰明絕頂,時不時也會提出一些精辟的見解,正所謂教學相長,兩人都有益處,當然龍劍虹所得的益處更大。這樣過了十多天,在漫長的旅程中,凌云鳳已把自己在劍術上的心得,毫不隱瞞的都傳給了龍劍虹。

  這一日她們在草原上趕路,黃昏時候,尚未找到一處可以投宿的人家,天上黑云密布,眼看大雨將臨,她們想在山上找尋一處洞穴避雨,剛剛進入山谷,便發現一座廟字,龍劍虹笑道:“天無絕人之路,正好借宿一宵。”

  走入廟門,忽覺酒香撲鼻,有一個人哈哈大笑道:“以管老前輩的威望,喬老怪哪有不結納之理?哈,哈!南北兩大宗師會合,再加上摘星上人,還怕什么張丹楓?陽宗海枉自四方奔跑,功勞卻不得不讓給咱們了。”凌云鳳吃了一驚,聽這聲音好熟,立即止了腳步。可是里面的人已經察覺,一聲喝道:

  “外面是什么人?”天空閃了幾下電光,霹靂一聲,大雨傾盆而降,凌云鳳技高膽大,明知里面的乃是敵人,卻也傲然不懼,立即應道:“是避雨來的。”

  與龍劍虹急急跑進廟中,只見大殿上有一堆火,火堆旁邊有兩個人正在喝酒,一個是五十左右,短小精悍的老人,另一個則是三十左右的粗豪漢子。他們突然看見兩個少女進來,也不禁好生詫異!

  雙方打了一個照面,那短小精悍的鷹鼻老者呆了一呆,突然哈哈笑道:

  “原來是凌女俠,一別十年,想不到在這里幸會!”凌云鳳冷冷說道:“難為婁大統領還記得我,令師又出山了么?”那老者道:“家師前年已去世了。

  聽說凌女俠與霍大俠在天山合籍雙修,精研劍法,老夫當真是羨慕得緊,卻原來賢伉儷尚未忘情江湖么?霍大俠怎么不見?”

  原來這個鷹鼻老者正是與陽宗海同時的前御林軍統領婁桐蓀,十年前在杭州一戰,他被于承珠用金花打穿了琵琶骨,幸得他師父求來了千年續斷,再以精純的內功給他打通經脈,才得恢復武功,免于殘廢。他的師父石鴻博是當時武林中數一數二的人物,但在婁桐蓀受傷之前,他也曾敗在張丹楓夫婦雙劍合壁之下,因此無顏再在江湖立足,他醫好婁桐蓀之后,也不準婁桐蓀再去求官。婁桐蓀不敢違拗師命,只好放棄功名,和師父一同歸隱,其實他心中卻是十分不愿。

  石鴻博郁郁而終,婁桐蓀三分悲傷,七分高興,高興的是不必再受師父管束了。他緬懷舊日榮華,也像陽宗海一樣,想出來活動一官半職,但一朝天子一朝臣,新皇帝即位,大內總管換了符君集,御林軍統領也換了翦長春了,恰好發生各省貢物被劫的案子,婁侗蓀打聽得是張丹楓的徒弟干的,他一來要報師門宿怨,二來要建功求進,因此便想拉攏各大魔頭,再一次與張丹楓為敵。在他想來,若能打倒了張丹楓,南方的葉成林,北方的周山民失掉了靠山,那就容易收拾了。

  和他一同喝酒的這個漢子名叫東方赫,說起來也是個大有來頭的人物,他的師父便是三十年前被飛天龍女葉盈盈削掉了一條臂膀之后,自稱“獨臂擎天”的管神龍,管神龍是赤霞道人的師侄,但年齡不過與赤霞道人相差十多歲,如今己是將近七十的高齡了。論起輩份,他和七陰教主及陽宗海等人乃是同輩,但講到武功,則幾乎可以和他的師叔并肩,要不然當年也不至于出動到葉盈盈來對付他了。他斷臂之后,經過了三十年的苦修,練成了幾樣非常厲害的功夫,也想一報當年斷臂之仇,但此時玄機門下的第二代弟子,連葉盈盈在內亦都已先后死了,第三代弟子中最著名的是張丹楓,因此盡管張丹楓和他素無瓜葛,他卻自然而然的把張丹楓當作了敵人。婁桐蓀復出之后,和東方赫交上朋友,知道了管神龍的心意,便慫恿他和喬北溟聯合,管神龍聽了他的話,于是便派了東方赫和他同去謁見喬北溟,打聽喬北溟的心意,若是喬北溟也有同樣的意思,南北兩大魔頭便要結成聯盟,共謀大舉。

  卻想不到在這里會碰見了凌云風與龍劍虹,雙方打了一個招呼,心中暗暗戒備。凌云鳳知道婁桐蓀的“分筋錯骨手”冠絕武林,婁桐蓀也知道她的天山劍法妙絕天下!

  婁桐蓀心想,自己這邊是兩個人,她們那邊也是兩個人,凌云鳳的劍法精妙非常,這是早已知道的了;和她同行的這個女于,腰懸主劍,英氣懾人,一看就知是個巾幗須眉,想必武功不弱。若然動手,只怕未必占得便宜。何況凌云鳳與霍天都形影不離,凌云鳳來了,霍天都必在后面,霍天都的劍術僅次于張丹楓,婁桐蓀當然更不敢碰他了。是以婁桐蓀迫得和凌云鳳客套一番,繞著彎子拿說話探聽她的口風。

  凌云鳳也不愿和他爭斗,心念一轉,微笑說道:“婁大統領也未忘情江湖,我們到外邊走走,又有什么值得奇怪?外子聽說陽宗海也出山了,還想找他再比一次劍術呢。我們知道陽宗海就是打這條路來的,婁大統領可見了他么?”婁桐蓀心中一凜,急忙說道:“沒有,沒有。我有好幾年沒有見過他了!”心想:“原來他們是追蹤陽宗海的,那么霍天都即使不是隨后便來,也必定是在附近的了,幸喜剛才沒有造次。”

  凌云鳳道:“既然如此,待這場大雨過后,我們再去覓他。”婁桐蓀道:

  “不必客氣,就在這里烤火吧。要喝酒嗎?”凌云鳳道:“我們只想歇歇一會,這廟里有和尚沒有?”婁桐蓀道:“沒見有什么和尚,兩邊僧房都是空的。”原來這里是韃靼和中國交界的地方,兩邊軍隊打來打去,廟中的和尚早已逃避兵災去了。

  凌云鳳道:“多謝了。虹妹,我們就進僧房歇歇吧。”龍劍虹隨她進去,掩上房門,悄聲說道:“這兩個是什么人?”凌云鳳道:“和我說話這個是以前的御林軍統領,名叫婁桐蓀。另外一個漢子,我不認識,聽婁桐蓀稱呼他的師父做管老前輩,可能是管神龍的弟子。”龍劍虹知道管神龍是殺萬天鵬父親的兇手之一,便道:“這兩個都不是好人,姐姐為什么不趁此機會除了他們?”凌云鳳道:“婁桐蓀是以前張大俠饒過的,聽他們剛才漏出的口風,似乎還想和張大俠作對,只是未有事實,咱們暫且不必理他。”她自問也沒有必勝婁桐蓀的把握,實際上是雙方都有顧忌。

  東方赫目送她們的背影入房,擠眉弄眼的對婁桐蓀悄聲笑道:“好漂亮的娘兒!”婁桐蓀搖手笑道:“玫瑰花有刺,采不得的。大的這個是天山劍客霍天都的妻子!”這時大雨傾盆而下,嘩啦啦的雨聲淹沒了他們的笑聲,要不然婁桐蓀也不敢在背后談論。

  大雨聲中忽聽得馬嘶之聲,婁桐蓀心頭一震:“莫非是霍天都來了?”

  廟門忽地打開,只見一輛馬車停在門外,一個半邊面目焦黑的男子抱著一個少女下來,大踏步的走入神殿,冷冷的看了婁桐蓀他們一眼,便道:“借光,借光,讓我也烤一烤火。”這兩個人正是喬少少和陰秀蘭。

  東方赫不認得喬少少,見他神情傲慢,心里有氣,不但不挪開身子,反而把雙腳更擺開一些,他擺出這副姿態,當然是不欲讓喬少少插進來。哪知喬少少比他更不客氣,將陰秀蘭放在火堆旁邊,他大馬金刀的就在兩人中間坐下,手肘一撞,將東方赫擅得歪過一邊,口中仍然只是冷冷他說那兩個字:

  “借光,借光!”

  東方赫勃然大怒,喝道:“你這個人怎的如此無禮!”使了一個擒拿手法,拖著喬少少手腕,要把他硬摔出去,哪知喬少少手腕一翻,將他握著了,冷笑道:“你要打架么?”東方赫功力稍遜一籌,竟然掙扎不脫,正要飛腳踢他,婁桐蓀忽道:“出門的人哪處不交朋友,兩位兄臺何苦為此小事生氣?

  好好的說,大家方便。”婁桐蓀出聲勸解,東方赫當然要賣他情面,喬少少也不好意思再鬧了。兩人同時把手松開,東方赫稍稍挪開一些,讓他插進來烤火。

  婁桐蓀在十余年之前,曾由他的師父石鴻博帶他同往昆侖山,謁見過喬北溟一次,就是憑這一點香火之情,所以他毛遂自薦,做管神龍和喬北濱的居間人,想拉攏兩方合作。那一次他謁見喬北溟,喬少少也侍立一旁,不過那時喬少少只是十四五歲的童子,而且眉清目秀,哪里是今日這副模樣?不過,婁桐蓀雖然認不出他,見了他的身手,卻不禁心中一動。喬少少剛才用來對付東方赫那記擒拿手的手法,乃中原各派所無,婁桐蓀懷疑他是厲抗天所收的弟子。

  婁桐蓀的相貌雖然未變,但經常有人謁見喬北溟,喬少少也記不了那許多,他只是注意一些極有名的人物,婁桐蓀的師父石鴻博他是記得的,至于婁桐蓀他當時并未放在心上,何況隔了這么多年,他也認不得婁桐蓀了。

  坐定之后,婁桐蓀問道:“兄臺貴姓。”喬少少看也不看他,應了一聲:

  “我姓喬。”婁桐蓀心頭一震,正想再問,見喬少少不理會他,有點尷尬,想等他轉過頭再問。卻見喬少少忽然解下一條軟鞭,走了開去,唰的一鞭,打在陰秀蘭身上,這一鞭解開了陰秀蘭的啞穴,但她的軟麻穴尚未解開,仍然不能行動。

  喬少少唰唰接連打了幾鞭,撕裂了她的胸衣,在她雪白的胸脯上抽起了幾條血痕,他在旅途中每天都要這樣折磨陰秀蘭一次,今天他中途遇雨,又剛剛和東方赫吵了嘴,怒火都發泄在陰秀蘭身上,一鞭狠過一鞭,陰秀蘭雖然咬牙死抵,仍是不禁呻吟出聲。

  喬少少打了六七鞭,冷笑說道:“陰秀蘭,你說不說?”“陰秀蘭”三個字剛剛出口,東方赫忽然喝道:“好不要臉,欺負女人!”拾起一條燒著的松柴,倏的向喬少少劈面擲去。

  喬少少剛才掏出皮鞭,痛打陰秀蘭的時候,也曾暗地里留意他們的神色,但見他們面面相視,眼光中確是流露出驚異的表情,卻殊無憤怒之意,打了一陣,也不見他們干涉,喬少少只當是東方赫怕了他,而且他驕橫慣了,要做什么便做什么,并不把旁人放在心上,不料東方赫會突然挺身而出,事先并無一點征兆。

  原來東方赫的師父管神龍是赤霞道人的師侄,七陰教主背叛赤霞道人改投姬環門下,此事實是犯了武林大戒,赤霞道人因為自己有過迫奸女弟子之事,又顧于身份,生前一直不敢提這件事,甚至不想別人知道七陰教主曾經是過他的門人。赤霞道人死后,管神龍做了掌門,深以本門中曾出過一個叛徒為恥,但他顧忌七陰教主的使毒本領了得,不敢公然興師問罪,只對幾個心腹弟子說了這件事情,讓他們知道七陰教主乃是本門所要懲戒的叛徒,要他們在江湖上行走的時候,注意七陰教主的消息,等待有利的時機,再行發難。七陰教主有一個女兒名叫陰秀蘭,他們當然也早已打探清楚了,而且知道姬環的百毒真經就是傳給了七陰教主。

  這次東方赫隨婁桐蓀去謁見喬北溟,路過龐家堡的時候,打聽到七陰教主的死訊,東方赫只因負有使命,要不然他早已想去追查陰秀蘭的下落了。

  想不到“得來全不費功夫”,卻會在這廟中相遇,東方赫一來要執行本門戒律,二來要搶奪百毒真經,所以一聽得喬少少說出“陰秀蘭”三字,便立即興師問罪,但他本門的秘密絕不能向外人泄漏,因此只好藉口要作打抱不平,準備收拾了喬少少之后,再對付陰秀蘭。他料想自己動手之后,婁桐蓀當然會幫他,喬少少雖然厲害,斷不是他們兩人的對手,殺了喬少少,陰秀蘭定然對他感恩,或者只用軟功就可以騙得陰秀蘭跟他回山,百毒真經也自然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東方赫突然出手,喬少少冷不及防,待見那根帶著熊熊火光的松柴向自己飛來,這才趕緊閃開,但左手那受傷的手肘尚未接好骱的,卻給松柴擦過,繃帶也燒了起來,傷口復裂,痛徹心肺。喬少少大怒,急忙撲滅火焰,運一口氣,抵住疼毒,說時遲,那時快,東方赫已是倏的撲到跟前,奪下了他手上的皮鞭。喬少少的武功在他之上,只因出其不意,才吃了點虧,東方赫奪過皮鞭,未曾打下,喬少少喝聲:“來得好!”晃身,取扇、出招,幾個動作一氣呵成,快到難以形容。東方赫但見白影一閃,“卜”的一聲,己給他的折扇敲個正著,腕骨碎了兩片,虎口亦已震傷。東方赫大吼一聲,拔出長劍,向喬少少分心便刺!

  就在這時,喬少少和東方赫都同時覺得手腕上好像加了一道鐵箍,原來是婁桐蓀將他們拉開,手法奇快,喬少少也禁不住心頭一凜!東方赫叫道:

  “大哥,你這是什么意思?”喬少少手腕一翻,掌心往外一登,婁桐蓀突然感到一陣冷意,急忙把手松開,叫道:“東方大哥,大水沖倒龍王廟了!這位是喬老前輩、北溟先生的郎君!”原來喬少少的修羅陰煞功也練到了第二重,功力尚淺,傷不了婁桐蘇這樣的高手,可是婁桐蓀從他掌心所傳過來的冷氣,已經可以肯定他就是喬少少了。要知當今之世,練修羅陰煞功的除了喬北溟父子師徒之外,再也沒有第四個人。厲抗天已在四十開外,黑臉虬須,婁桐蓀未見過也聽人說過,這人不是厲抗天,那當然是喬少少無疑。

  東方赫呆了一呆,心頭大震,正自不知如何是好,忽聽得陰秀蘭叫道:

  “龍姐姐!”說時遲,那時快,但見剛才那兩個少女飛箭一般地射來,龍劍虹奔向陰秀蘭,凌云鳳奔向喬少少!

  婁桐蓀身形一晃,阻止了龍劍虹的去路,他雖然不知道陰秀蘭的來歷,但見喬少少和東方赫為陰秀蘭引起爭端,料想這個女子必然甚為重要,而且他還不大想招惹凌云鳳,所以先出手攔阻龍劍虹。龍劍虹尚未知道他的厲害,喝聲:“讓開!”一劍刺去,婁桐蓀哈哈一笑,使了一招“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倏地欺身直進,輕輕一托龍劍虹的手肘,龍劍虹那一劍登時刺空,他左手一穿,便來硬奪龍劍虹的長劍。龍劍虹大吃一驚,急忙施展“流云袖”

  的功夫,婁桐蓀的指尖剛剛沾著她的衣裳,被她一拂,但聽得“嗤”的一聲,龍劍虹的衣袖被他撕去了一幅,但龍劍虹也趁此時機,轉了個身,手中的長劍僥幸沒有被婁桐蓀奪去。

  再說凌云鳳奔向喬少少,她的身法更快,待他察覺,凌云鳳已到了他的跟前。喬少少將折扇一擋,想搭上她的劍脊,哪知凌云鳳老練之極,她早已看出喬少少左臂受傷,這一劍虛虛實實,劍勢分明是向右方戳來,到了中途,劍鋒一轉,突然向喬少少的左時削去,這一劍若削實了,喬少少的這條手臂非給斬斷不可。就在這時,只聽得“....”兩聲,接著一聲慘叫,原來是東方赫和身撲上,拼命接了凌云鳳的這一記殺手神招,但因凌云鳳的劍勢來得太快,他雖然勉強接得下來,終于肩膊也給凌云風的劍尖劃破了一道傷口。

  不過,他并沒有傷得很重,那一聲慘叫是故意叫給喬少少的。喬少少叫道:

  “好,果然是好朋友!欠下的恩惠,容后再報!”一轉身便向陰秀蘭奔去。

  正是:

  良朋方見面,又入虎狼窩。

  欲知后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江西快3今日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