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市場內非常擁擠,本土人外,不少是慕名而來的游客。
  達德與王子約定在這里交易,就是貪此處四通八達,即管有意外發生,逃走也非常容易。
  日本房車停了下來,四名大漢從先至約房車走下來,其中一人手上提個上了鎖的公事包。
  四人下車后毫不停留,進入市場內。
  每輛車都留下一人看守,負起把風接應的任務。
  后一車下來的四名男子,他們和先行的四名男子保持一段距離,負起護送的責任。
  他們并不懼怕警察,警力中有他們的線眼,一舉一動均不能瞞過他們。這只是例行的安全程序。一邊行,一邊以無線電話和市場外兩輛車保持聯絡。
  他們奉達德之命,和王子的手下進行交易。早一陣于國際上風聲很緊,很久沒有這樣大宗的買賣了。
  先行的四名男子轉入了圓市場名的圓形廊道。
  行人如鯽,氣氛熱鬧。廊道旁的商店貨物齊全,顧客盈門。
  一切看來毫無異樣。
  先行的四名男子,把提公事包的男子護在中間,以穩定的步伐,沿圓廊步行。
  正在這時,人影一閃。
  大漢們都是一流好手,立時驚覺,不過比起來人的速度,他們已慢了一步。
  那人由廊道內圍撲出,一下子切入四人之間。閃電般來到提公事包大漢的左側。
  提公事包的大漢待要探手入上衣內,千陰已被一下膝撞擊中,腰還末彎下,兩眼給對力以叉開的手指插中,整個人仰跌的同時,手中一輕,公事包給劈手槍去。
  后面的大漢大驚撲前,那人把搶過來的公事包迎頭向他揮去,大漢舉手一檔,腳眼處一陣劇痛,似乎給堅硬的鐵器猛撞,立時失去平衡,向前倒仆,直至跌在地上,還不知給人用什么東西襲擊。
  這時前面先行約兩名大漢回身撲來,偷襲者不退反進,以令人難信的速度,箭矢般在兩人的空隙間突圍,一下子沖進了人堆里,兩名大漢這時才看到對方是個身穿印度袍服的大漢,腳上踏安裝了滑輪的雪屐,在密麻麻的人群中左穿右插,滑行遠去。兩人狂叫一聲,發力追去。
  后面的大漢發覺有異,亦死命追來。
  氣氛一時緊張到極點。
  鮑事包內是價值達千萬美元的高純度海洛英,絕對不能容人搶去。
  偷襲者以高速向東方的出口滑去。
  追趕的大漢們不愧好手,雖異變突起,眼看追之不及,臨危不亂,連忙以手上的無線電話通知在市場外把風的兩輛車。
  驚叫聲此起彼落,追逐在群眾中產生極度的慌亂,紛紛避進商店里,整截圓廊亂成一團。
  偷襲者身形消失在東面的出口處。
  大漢們狂奔至出口時,齊齊舒了一口氣,停下步來。
  他們的兩輛車,打橫攔在出口處。失去的公事包,提在他們一力的另一個大漢手內。
  奔來的大漢道:“人呢?”
  提公事包的大漢道:“他奔到出口時,我們剛剛趕到,我和阿均撲了下來,他大驚下拋低公事包,在人群中逃走了,阿均追了上去。真氣人,若非這么多行人,看我一槍把他了結。”
  另一名大漢拿過公事包,看了看完好無恙的鎖,道:“小心點,還是查看一下。”
  有人取出鎖匙,把公事包打開了一條縫,旋又臺上,點頭道:“沒有問題!”上好了鎖,道:“快!交易的時間到了。幸好王子的人還未到。”
  王子的面色要有多難看就多難看。
  鮑事包在他的辦公桌面打了開來,挖空了的“吠陀經”全給打了開來,臺上放滿了以膠袋密封的白色粉末。
  一張條子放在桌面,以梵文寫:“王子:你的死期到了。”
  王子大發雷霆,一掌拍在桌上,喝道:“全是飯桶,一干萬美元換回來不值三元的鈣粉,正蠢才!”
  云絲蘭走到他背后,安慰地為他按摩肩膊的肌肉,王子繃緊的面容才松了一點。
  他的面前站了戰戰兢兢的十多名手下,其中負責毒品生意的科加那道:“這幾年來我們都是這樣交易,誰估到達德會忽然弄鬼?”
  王子陰陰道:“為了錢,這些年來,有那一天他不想取我而代之!”
  另一個手下彌日星同意道:“上星期警方緝獲的一批軍火,據說就是達德訂購了的,可知他是處心積慮要作反的了。”
  王子的眼光望向一個五十多歲、戴金絲眼鏡、身材瘦削、有點像大學教授的男子倫貝道:“你怎么看?”
  倫貝是王子的軍師和智囊,對他有很大的影響力,聞言不慍不火地分析道:“照理達德的性格雖然躁暴,卻是非常精明厲害的人,他若要對付我們,一定會以雷霆萬鈞之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打擊和削弱我們的力量,而且第一個目標一定是王子殿下。”
  眾人一齊點頭。
  王子緩緩道:“這些鈣粉和字條又怎樣解釋?”
  倫貝胸有成竹地道:“這可能是他內部的問題,手下出賣了他也說不定,總之我認為必須把事情弄個清楚。”跟嘿嘿一笑,道:“達德對我們的企業有狼子野心,路人皆見,不過這還不是動手的適當時刻。”
  王子沉思片刻,臺頭時眼神回復平日的冷靜,道:“你說現在應做什么?”
  倫貝道:“我們給達德撥個電話,什么有關毒品的事也不要說,只說王子殿下要和他會面,假設這事不是由他弄出來的,他一定全無防備,那時可以當面和他解決這件事。”
  王子道:“好!就這么辦!”向身后的云絲蘭道:“給我撥電話。”
  大鐵閘向左右兩旁縮入。
  兩輛裝滿大漢的美制大房車,當先從王子的華宅駛了出來。
  按是王子銀白色的勞斯萊斯,后面踉另兩輛大房車,頗有點出巡的味道。
  車隊轉入街道的右方,同總統府的方向駛去。
  王子和倫貝兩人坐在勞斯萊斯的后座,神態輕松,倫貝的估計沒有錯,電話中的達德語氣如常,立時同意在新德里大酒店的咖啡室內,恭候王千的大駕。
  每次坐在車內時。王子都感到舒適安詳,這并非車內的華麗設備,而是這輛車是特制的保安車,車廂是用三層的裝甲車的甲板嵌成,足可抵擋一般武器,甚至榴彈和小型火箭胞的襲擊。
  車隊來到一個十字路口的紅燈前,停了下來。
  王子心想:“異日重建帝國,駕車出巡時,所有這些交通燈都將對我不起作用。”
  想到這里,不禁悶哼一聲。
  就在這一刻,身旁的倫貝全身一震,望向左方。
  王子順他的眼光自然望夫,面色一下子變得煞白。
  一切來得像個噩夢。
  一輛大貨車從右線切過馬路,筆直向他的卓以高速沖過來,車輪和路面擦得吱吱作響。
  貨車在王子眼中不斷擴大,他的腦海空白一片。
  反應最快是王子的保鑣兼司機,一看勢色不對,條件反射地一腳踏上油門,將輪盤拚命扭向左方,車子一彈一跳,向左方的行人路鏟上去。
  貨車剛好沖到,一下子猛撞在車尾,把王子的勞斯萊斯撞得整架打轉向外飛去。
  這反而救了王子一命。
  貨車隆一聲爆炸起來,爆出一天火焰,貨車沖勢不止,它撞上王子車尾時已失去了平衡,這時一個翻側,壓在緊跟王子車后的大房車頂,再是一連串爆炸,烈焰沖上半天。
  大房車和貨車一齊燃燒起來。
  四扇車門推開,車內的大漢滾了出來,有兩人身上了火,在地上不斷滾動,希望將火壓熄。
  車隊頭尾的人紛紛跳下車,有人拿起滅火筒,同燃燒的貨車和房車噴射。
  “轟!”貨車再發生一下激爆,救火的大漢在火屑四射下,被氣流帶得跌了開去,一時間再沒有人敢靠近焚燒的貨車了。
  王子被手下從勞斯萊斯拖出來時,面額淌兩行鮮血,雖是輕傷,形相非常猙獰可怖。
  王子咬牙切齒道:“干這事的人呢?”
  手下大將科加那道:“貨車沖上來前,我們看到有人從司機位跳了下來,從對街逃了去。”
  王子面上肌肉跳動,狠聲道:“達德!我要把你斬成一千塊,少了一塊我就不是王子。”
  四周的手下不寒而栗,他們從末見到王子這樣狂怒。
  達德坐在咖啡室內,悠閑地呷咖啡。
  坐在他右方的得力手下馬勒夫道:“不知今次王子約老總你見面,是為了什么事,難道我們秘密囤積軍火的事,讓他知道了。”
  達德身形略見肥矮,卻非常精壯,年紀在四十來歲間,動作靈活,一對眼低開似閉,教人不知他心里轉什么念頭。
  達德哂道:“知道又怎樣,我一天末動手,他也拿不整我的把柄,不過無論如何,仍是小心點好,你布置好了沒有。”
  馬勒夫道:“我動員了六十多最精銳的好手,即管不能取勝,逃起來應該是綽有余裕。”
  達德道:“其實我們太小心了,王子極之愛惜名聲,無趾之事雖然暗里做盡,表面還是個大殷商和慈善家。若他敢公然行兇,一定嚇退貪官政客對他的支持,這也是他的弱點。”
  馬勒夫剛要應是,異變已起。
  “卡擦!”一聲輕響,從通往廁所和后門虛的出口傳來。
  達德慘叫一聲,連人帶椅向后仰跌,馬勒夫一跳躍起,一把攬達德向臺下滾去。
  敖近幾桌的手下敏捷地彈起來,槍全上了手。
  那人沒有開第二槍的機會,他極其機靈,身子一縮退往餐廳的后門,恰好避過暴雨般打來的槍彈。
  接近后門的一臺達德手下,是首先追到后門的人,他們聽到樓梯響起急劇的步聲,向下而去。
  達德的手下猛力狂追,驀地一聲爆響,一陣煙霧利那間籠罩了整樓梯的空間,黑霧不但使人目不能視,還含有強烈催淚作用,一時嗆咳大作,追捕瓦解冰消。
  馬勒夫將達德扶往一角,檢視他的傷勢,一邊道:“老總!不要緊,只是擦傷了肩臂吧,不會有大礙的。”
  達德喘氣道:“不管如何,這筆債一定要和王子算個清楚明白。”
  新德里的兩個犯罪集團,終于拉開了戰幕,以鮮血和暴力去解決問題。
  凌渡宇回到營地時,工地的開采工程進行得如火如荼。
  沈翎忙得滿頭大汗,一見他回來,連忙把他拉往一角道:“你滾到那里去了,足有整個星期,電話沒有一個回來。”
  凌渡宇微笑道:“發生了很多事,今晚找個機會告訴你,不過王子暫時不能來騷擾我們了。這處怎么樣?”
  沈翎道:“所有人都很盡心盡力,我看最多再有一星期,便可以抵達那家伙。”
  凌渡宇還想說話,總工程師英國人文理斯作了個手號,呼喚沈翎過去。
  沈翎向他打個眼色,又昏天昏地忙起來。凌渡宇勞碌多日,避進房內修他的靜養功夫。
  鉆油臺上亮了兩支燈,只有他們兩個人,除了營地處一片燈光外,其他三個方向都是黑蒙蒙一片,在天空背景下,清楚顯示出遠近的山勢。
  今晚天氣特佳,鉆油臺和整個盆地復蓋在一夜星空底下。
  夜風徐來,使人身偏心舒。
  沈翎聽罷凌渡宇近日所干的好事,大笑起來道:“王子今次被你弄得慘了,希望達德爭氣點,在王子一槍命中他眉心時,也一槍擊中王子的心臟,來個同歸于盡,造福印度。”
  凌渡宇道:“你真是樂觀!照我看還是王于贏面居多,我們最好能趁王子無力他顧前,掘到那東西。”
  沈翎沉思片晌,道:“唯有從明天開始,連夜趕工,希望能把時間縮短一半。你說的那而特納圣者,不是也說要趕快嗎?”
  凌渡宇道:“你信他的話嗎?”
  沈翎皺眉道:“我隱隱感到他的說話很有道理,偏又說不上道理在那里。但不可不知,蘭特納圣者在印度教內,有近乎神的地位,絕不會無的放矢。”
  凌渡宇道:“有沒有這個可能,圣者指的是飛船內仍有生物存在?”
  沈翎走到油臺邊緣的欄桿旁,抬頭望往無窮無盡、星辰密布的窮蒼,吁了一口氣,深思地道:“我常常在想,人只是一個小點,站立在一塊喚作‘地球’的大石上,而這一塊石,在茫茫的宇宙中,亦只是一個小點。包圍這塊石是無涯無章的漆黑虛空。沒有什么原因,也沒有什么目的。”
  凌渡宇欲言無語,沈翎語調荒寒,有種難以言喻的無奈和凄涼。
  沈翎深沉一嘆,道:“對宇宙來說,一切生命都是短暫的一瞬,在恒星的火耀下,某一剎那間的生命,活躍了一會兒。就像大海,偶爾給人投下一顆石子,生出了一圈圈微不足道的漣漪,轉眼即逝,大海仍在繼續她那永無休止的運動,就像以千億計的太陽,組成千億個星系,永不停息地運動,短暫的生命,對它們有何意義可言?”
  凌渡宇望向壯麗的星空,心中升起一個念頭:他所看到的星光,可能是一百萬年前離開了該星體,現在越過廣闊的虛空,照射到他的眼內。宇宙是人類完全無法估量的事物,我們憑什么去猜測她和了解她,失望和無奈的情緒,涌上胸臆間。
  沈翎沉默了一會,紳道:“生命在這里被投下了石子,生出圈圈漣漪。在宇宙大海的另一處,生命投下了另一粒石子,產生其他的生命漣漪。可是宇宙實在太廣闊了,漣漪太弱小了,它們之間永無接觸的機會,就像你在印度洋的岸邊投下了一粒石,我在夏威夷的太平洋投下了另一粒石,漣漪間實在永無接觸的可能,即管近在比鄰,還要它們是同時發生。所以生命幾乎注定了是孤獨的。”
  凌渡宇有點不寒而栗,想起漣漪由小至大,在水面擴散開去,一下子戰勝了一切,把水面化成它的波紋,瞬那間弱下來,回復平靜的水面,就像一點事也從未發生過,對于深不可測的水下世界,連像對水面那一丁點的影響力也沒有。難道人類的興衰,對于宇宙來說,就如漣漪之于無涯無岸的大海?
  沈翎忽地興奮起來,叫道:“所以當我們現在有希望接觸到另一個生命的漣漪,只可以用神跡去形容。”
  凌渡宇疲倦地道:“夜了!明天還要工作。”
  苞一個星期,沈翎增聘了人手,連夜趕工,整體的鉆井工程頗為順利,到了第八天清晨,鉆井的深度達到二千七百多米,離沈翎估計約三千米,只剩下二百多米的距離。
  不要說沈翎和凌渡宇,連其他的人如總工程師艾理斯、美國人威正博士、印籍工程師山那里等亦緊張起來,任何三與此事的人都知道沈翎志不在石油,這快到了答案揭曉的時候了。
  這時所有人均集中在鉆油臺上,看工人用起重機把升降機吊上古商。升降機是個圓形密封大鐵筒,直徑達六尺,略小于油井的寬度,勉強可以容納八至十人。
  升降機的外圍包防高熱的纖維物質,滿布滑輪,剛好與井壁接觸,方便上升下降。
  機頂儲存氧氣系統,供機內的人呼吸。最特別的地方,機底是透明的塑膠玻璃,又安裝了強烈的照明系統,使機內的人,可以對機下的環境仔細觀察。
  沈翎解釋道:“機底的透明底部,是可以開關的,能把人吊下去,進行爆破等任務。
  升降機的升降,可以從機內控制。”
  這時工程師美國人威正博士,指揮工人把幾套氧氣呼吸系統,搬進升降機內的儲物箱去。
  凌渡宇待要說話,忽感有異,抬頭往天上望去。
  一個奇怪駭人的情景,出現在天空止。
  蝗蟲!成千上萬的蝗蟲,繞鉆油塔頂,狂飛亂舞,把陽光也遮蓋起來。
  所有人都放下了工作,駭然地望塞滿鉆油臺上空的蝗蟲。
  凌渡宇望向沈翎,剛好迎上他望來的目光。
  凌渡宇心中一震,他看到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沈翎,眼中透出前所末有的慮。
  首席工程師文理斯一面駭然神色,來到凌渡宇兩人身邊,還末發言,沈翎沉聲道:
  “今天到此為止,提早下班,解散所有工人。”
  艾理斯道:“這些蝗蟲是什么一回事?”他一邊說,眼光卻望向一些飛了下來臺上的蝗蟲,她們撲附在油臺的鐵架上,撲附在已降至臺上的升降機身,即管工人把她們撲打至死,也不飛走。蝗蟲為何如此失常?
  直至當天晚上,蝗蟲才開始散去。
  凌渡宇和沈翎兩人共進晚膳。沈翎非常沉默。
  凌渡宇低聲問道:“怎么一回事?”
  沈翎抬起頭來,突然道:“小凌!我想你立刻離去,離開印度。”
  凌渡宇嚇了一跳,道:“什么事這么嚴重?”
  沈翎沉吟了半晌,道:“很多年前我也見過同樣的景象,不過是老鼠,而不是蝗蟲。
  那是在一九六零年五月,南美洲的智利,一個清早,突然間建物內的老鼠都爬了出來,包括剛出生的小鼠,也由母鼠用口銜,拚命向山區跑去,無論居民拿棍活活將她們打死,也不肯逃回鼠洞去,只是拚命向山區爬去……三天后,該處發生了史無前例的大地震,市內一半的建物倒了下來,死了七千多人……”
  凌渡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沈翎苦笑道:“動物有比人更靈敏的感官,可以接收到震前地層傳來的低頻率,好像地震頻密的日本,當地人便懂得在家內養金魚,每當金魚舉止異常時,他們可以先一步逃到安全的地方。”
  凌渡宇嘆了一口氣道:“地球母親在危險來臨前發出警告,只不過它的子女人類人慣于日常的安逸,忽視了‘現實’以外的事物。”
  沈翎道:“所以找希望你能正視現實,立刻離開這里,小凌!我和你對組織都非常重要,我不想組織同時失去了你和我。”
  凌渡宇變色道:“什么?明知地震即來,你還要下去?”
  沈翎肯定地道:“是的?我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凌渡宇道:“難道不可以等地震過后,才繼續我們的工作嗎?”
  沈翎嘆了一口氣,道:“我也很想這樣做,但你忘記了前特納圣者的警告嗎?那是刻不容緩的事。”
  凌渡宇軟弱地道:“你真的那么相信他嗎?”
  沈翎道:“假設我不是進入了冥想的狀態,才能感應到他所說的”獨一的彼”我可能也會有點猶豫,但事實卻是那樣,試想蘭特納圣者的冥想修養比我強勝千百倍,他可能早和“獨一的彼”建立了某一聯系,他的話我們又怎能忽視。小凌!我不能錯過這人類夢寐以求的機會,即管死,也總勝似平平無奇度過此生。”
  凌渡宇苦笑道:“你知道便好!為何卻要把我的機會剝奪?”
  沈翎想了一會,嘆了幾口氣,終于放棄了勸凌渡宇離去,他太清楚凌渡宇的為人了。
  翌日一早,工作如常進行。到了午飯前,營地來了個不速之客找凌渡宇。
  凌渡牢一見此人,嚇了一跳,忙把他迎進了臥室,通:“阿修!有什么事?”
  阿修滿面焦急,道:“不好了!你要救云絲蘭小姐!”
  凌渡宇心中一凜,知道云絲蘭出事了,連忙道:“鎮定點!詳細告訴我發生了什么事情。”
  阿修道:“昨天清早,云絲蘭小姐的侍女來找我,說了一句話:就是:‘找他’,雖然只是兩個字,我已估計到她是要我找你。我曾經到過云絲蘭小姐的寓所,見到出入的都是王子的手下……”
  凌渡宇道:“那侍女呢?”
  阿修道:“她很驚慌,告訴找她即要返回鄉間。”
  凌渡宇眉頭大皺,云絲蘭明顯正陷在極大危險里,否則總能親自給自己一個電話,問題是那侍女的可信性,這可能只是王子布下的一個陷阱,引他上釣。照理他和云絲蘭的行動異常秘密,怎會給王子識破呢?”
  阿修道:“我曾經親自跟蹤那侍女,她的確乘火車離開了印度,往南部去了。”
  凌渡宇眉頭一舒,大力一拍阿修的肩頭,贊道:“干得好!這解決了很多疑難,那侍女登火車前,可有打電話或與什么人接觸?”
  阿修道:“絕對沒有!”
  凌渡宇道:“好!現在我們立刻回新德里!”
  阿修一呆道:“只是你和我嗎?”
  凌渡宇笑道:“還不夠嗎?”
  云絲蘭的寓所位于新德里市近郊的豪華住宅區,是座兩層的洋房,屋外有個小花園,雅致非常,尤其是現在夜闌人靜,屋內的客廳透出柔和的光線,份外使人感到安樂窩般的溫暖,凌渡宇暗嘆一聲,難怪云絲蘭舍割不下眼前擁有的一切,不過看來她日下唯一之計,就是要遠離印度,隱姓埋名,除非能干掉王子。一邊想,一邊審視洋房旁幾株高插入云的白楊樹,比較樹和屋間的距離。
  阿修在他身旁輕聲道:“就是這幢房子!”
  凌渡宇應了一聲,輕巧地閃出了街角,大約半小時后又走了回來道:“我在供電給這附近電力的電箱安裝了遙控爆炸,希望甩不上。”
  凌渡宇檢視背囊內的物件,包括了輕便的塑膠炸藥、爆霧催淚彈、攀山的工具,希望能給王子一個“驚喜”。
  凌渡宇望了這印度少年一眼,后者臉上激射興奮的光芒,絲毫沒有他預期中的畏怯。
  凌渡宇道:“我現在要進入屋內,無論發生什么事,又或我逾時末出,你也千萬不要現身,只能偷偷地給”船長”一個電話,知道沒有。”一邊說,一邊戴上紅外光夜視鏡和防毒面具,拍了拍背上的背囊。
  阿修嚴肅答道:“知道了!領袖。”
  凌渡宇莞爾一笑,靈巧地閃出街角,隱沒在屋旁的樹影里。
  阿修只見黑影一閃,凌渡宇已翻造高墻,隱沒在花園里。
  凌渡宇迅速地越過花園,來到屋的后門,他把兩支長長的鋼線伸進鎖孔,才半分鐘,這普通的門鎖應聲而開,連忙閃身入內。
  在夜視鏡下,凌渡宇看到自己進入了僂下的廚房內,微弱燈光,從通往屋內的門腳縫下傳來,隱弱聽到幾個男人的笑罵聲。
  凌渡宇來到門前,掏出能發射二十四口麻醉彈的滅音手槍,沈翎為了應付可能的危險,早于半年前從組織處要了小批但非常精良的武器和裝備,想不到被他多次先用了,上一次挑起王子和達德爭斗的烈性炸藥,便是由此而來。
  凌渡宇估計王子一方面忙于戰斗,對云絲蘭的防衛難免簡陋不周全,而另一方面,王子應該想不到阿修這條線上,亦不知消息外泄,所以對他應是沒有防范之心的。
  廚房門輕輕打開。一道走廊直通往燈火通明的正廳,聲音從那里傳來。
  凌渡宇輕靈地推前,聽聲音只有兩個人在那里。
  凌渡宇藝高人膽大,一個箭步從走廊撲出去,手中的麻醉槍閃電發射。
  兩名在玩撲克的大漢,頭也來不及抬起,倒了下去。
  凌渡宇眼光轉到盤繞而上的梯階,那是往二樓的通道。
  他一下撲至梯階起點,剛好一名大漢走下來,兩個人打個照面,大漢反應極快,立時伸手往腰際的配槍,凌渡宇的麻醉彈已打進他的左肩。
  大漢悶哼一聲,倒了下來。凌渡宇標上樓梯,剛好托扶他倒下的身體。順手把一支催淚爆霧彈拿在手中。
  凌渡宇把大漢輕輕放倒一旁,拾級而上,階梯盡處是另一個小客廳,墻上掛滿云絲蘭各類造型照,卻看不到其他守衛。
  客廳正南處是個大露臺,對正土來的梯階,梯階的左方有道走廊,通往二樓的屋后。
  凌渡宇把警覺提到最高,步進走廊。走廊兩旁各有兩道門,總共是四間房。
  就在這時,他心中忽現警兆,那是給人窺視的感覺,但四周明明沒有人,當他省起閉路電視這個意念時,右手的房門“膨”一聲給人推了開來。
  換了是其他人,一定會措手不及,可是凌渡宇身經百戰,何等敏捷,幾乎在同一時間下他已擲出了手中的催淚煙霧彈。
  剎那間整條走廊陷進伸手不見指的黑霧里,凌渡宇奮力一躍,利用雙腳抵左右墻壁的撐力,升上了走廊的頂部。
  自動武器的聲音轟然響起,在黑霧中整條走廊閃滅,光和嗆咳聲。
  一切很快回復平靜。
  凌渡宇躍回地上,滿意地審視地上躺的兩名大漢每人都給喂了一顆麻醉彈。時間緊迫,他迅速打開緊閉的其他三道門,一間是空房,一道則是通往天臺的門戶,第三間是上了鎖的。
  凌渡宇拿出鋼線,伸進銷孔里,屋外這時響起連續三下的鳥鳴聲。心中一凜,剛進屋前,他曾和阿修約好,一下鳴聲,表示危險來臨;兩下鳴聲,代表情況危急:三下鳴聲,代表刻不容緩,必須立時撤退。這時傳來三下鳥鳴,表示再不走便來不及,他幾乎想也沒想,門鎖“的”一聲打了開來。
  門內是個寬大的臥室,淡黃的色調里,一個裸女被手銬鎖在窗花上,跪在墻角,垂頭,長發把她的面孔遮了。
  時間無多,凌渡宇一個箭步標前往裸女處,叫道:“云絲……”他第三個字還末說出,已凝固在那里,不敢有任何動作。
  裸女抬起頭來,是張美麗的臉孔,可是卻不是云絲蘭。
  他并不認得它是誰,卻認得她手上大口徑雙管散彈槍,只要她一拉槍掣,整間房都會籠罩在巨大殺傷力的鐵碎片下,任由他身手如何敏捷,也將躲避不了。
  這是個特別為他而設的陷阱。
  裸女向停在身前四尺許虛的凌渡宇冷冰冰地道:“不要有任何動作,否則你立即會變成血肉模糊的一具體。”
  凌渡宇笑道:“你看我的樣子像個蠢人馮?”他的聲音有種出奇的平和,使人不自覺放下提防的心,他同時拉下了紅外光夜視鏡。
  裸女呆了一呆,道:“我……”
  凌渡宇眼中異芒更盛,牢牢吸引她的目光。裸女手上的槍嘴垂了下來。
  凌渡宇豈會放過如此良機,腳一起踢飛了她手上的槍,踉上身用腰勁帶前,左手閃電劈在裸女頸側,裸女應聲倒地。
  凌渡宇急退出房外的走廊處,恰在這時,樓梯響起細碎的腳步聲。
  凌渡宇估量這些人是配合裸女的陰謀行動,暗幸自己以催眠法脫身,一伸手擲出兩支催淚爆霧彈,整道旋梯立時被吞噬進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霧里。
  一時嗆咳聲大作。
  凌渡宇從背囊掏出自動武器,瘋狂向樓梯處掃射,慘嘶利掉下旋梯聲音亂成一片。
  凌渡宇迅速來到通往天臺的門前,一把拉開門,奔上往天臺的樓梯。
  星的四面八方響起密集的機槍聲,所有窗門的玻璃一齊化作粉碎。
  走出天臺前,凌渡宇在衣袋中掏出爆炸遙控器,一按鈕,東北方傳來一下爆炸聲,附近樓房的燈光和街燈一齊熄滅,四周陷進黑暗里。他戴回紅外光夜視鏡。
  凌渡宇輕盈地躍上天臺,從背囊中掏出一個鐵筒和滑輪。
  槍聲從樓梯處傳來,敵人登上了二樓。凌渡宇在背囊取出一個計時炸彈,較好了在十秒后爆炸,放在天臺的一角。
  凌渡宇把鐵筒向屋后方二十多碼虛的一棵白楊樹粗大的樹干,一按開關,鐵筒一陣彈簧的爆響,一支鐵鉤帶長長的鋼線,筆直越過天臺和樹身問的空間,深深插入了樹身內。
  凌渡宇把另一端緊緊纏在天臺的水喉鐵上,把滑輪裝套在手指般粗的鋼線上。
  樓梯處傳來機槍聲,敵人往天臺奔土來。
  凌渡牢一躍彈起,翻過天臺的圍欄,兩手緊握滑輪的扶把,任由在鋼線上滑行的輪軸,把他帶得斜斜向二十多碼外的白楊樹要沖去,不一會腳下經過了花園的高墻,來到樹身時,他把雙腳一撐一縮,化去了俯沖的猛力。這時他離地足有十多尺高,凌渡宇悶哼一聲,一個筋斗,安然翻落地上。
  就在同一時刻,天臺處驚天動地爆炸起來,碎石激飛半天,烈焰沖天而起。
  凌渡宇心想,這總可以把警察惹來吧,即管以王子的強橫,也須立時撤退。換了是別人,現在一定逃之夭夭,但凌渡宇拯救云絲蘭的目的未達,豈肯逃去。他隱沒在黑暗里,向屋的正前方處摸去。
  在夜視鏡下,遠近景物清晰可見,云絲蘭寓所的正門處停了一列汽車,目下紛紛駛往遠處,避開掉下來的火屑。寓所冒起熊熊的大火和黑煙,不斷有人從花園的閘門撤退出來,受傷的被攙扶出來,形勢混亂之極。
  十多名手持自動武器的大漢,散布四方,槍頭指向焚燒中的房舍。懵然不知凌渡宇已借鋼線滑輪從空中離去。
  王子一面怒容,在幾名手下陪同下,站在較遠處街道的暗影中。火光把四周照得忽暗忽明。暴行在這種公開的形式下進行,令人發指。
  凌渡宇撲至汽車停下的地方,這處只剩下三名大漢守衛,他們的目光都集中往火場處。
  凌渡宇躡足伏身,來到王子銀白色的勞斯萊斯座駕車的車尾箱處,不一會打開了尾鎖,無聲無息地縮進了車尾箱內,跟他把鋼線插進了尾鎖孔內,做成尾箱蓋鎖上的假象,否則車頭的顯示器“尾蓋末關上”的紅燈將會閃亮,做了這步工夫,他才把尾蓋拉下,剩下一道半寸許狹縫,以供呼吸。
  待了三分多鐘,勞斯萊斯一陣顫動,王子的聲音響起道:“撤退!警局那邊我的人有電話來,說他們的人十分鐘內會到達。”
  另一把聲音道:“要不要留下兄弟,搜索那姓凌的雜種?”
  王于懊惱道:“人在屋內你們也奈何不了他,何況逃了出來,走!全部走!讓我回去生劊了那賤人,把內臟寄給他,哈……”
  必門,勞斯萊斯開出。
  凌渡宇暗自慶幸,從王子語中的恨意,他知道王子陷入了瘋狂的仇恨里。云絲蘭是他第一個報復的對象。聽他的口氣,阿修并沒有落進他的手上。
  車輛開出。
  約一個半小時后,車子速度減緩下來,最后停下不動。車門打開的聲響傳入凌渡宇的耳內。還有三個多小時才天亮。
  王子的聲音在車外道:“記得放掉所有狼犬巡邏,加強警衛,留心街外每一個角落。”
  另一把聲音道:“街上剛那樣靜悄悄,沒有人可以踉琮我們不破發現?”
  再另一把男聲插口道:“小心點好!這雜種不易對付,竟然能一手包辦,挑起我們和達德的斗爭,明明已踏進了我們的陷阱,居然又逃之夭夭,還使我們失去了幾個好手……”
  聲音逐漸遠去。
  車子開動。
  不一會車子完全停下來,機器關掉。
  凌渡宇掀起尾蓋,躡足走了出去,剛好看到全身制服的司機在上鎖。
  這是王子座駕的車房。
  槍管輕響下,司機中了麻醉彈,倒在地上。
  三分鐘后,凌渡宇換了司機的紅色制服,把帽緊壓至眼眉,大步從車房向華宅的后門走去。一邊走,一邊留意四面的環境,心中暗暗叫苦。
  換了是平時,這是個非常優美的環境,高墻圍繞占地六至七萬方尺的大花園,亭臺樓閣,小橋流水,樹木掩映。花園正中是一主二副三幢建物,正中的華宅美輪美奐,是一座如假包換的宮殿。這時華宅燈火通明,正門處聚了十多名大漢。
  出口的大間與宮殿式的華宅由一道柏油路連接起來,約有四百多米長,路旁植滿鮮花。車房十多個橫排一起,位于建物的左后方。
  這樣的陣仗和距離,就算王子把云絲蘭送還給他,凌渡宇也沒有本事活命逃出去。
  不過目下騎虎難下。狗吠聲從右方傳來。
  凌渡宇嚇了一跳,望往右方,一名大漢死命扯三頭要向他撲來的狼犬,一邊喝道:
  “還不快入屋內,我要放犬了。”
  凌渡宇知道對方誤以為他是那司機,急步走向華宅的后門,他目光銳利,看到大宅后不同的角落都安裝了閉路電視,連忙緊垂下頭,來到后門處,門把應手而開,連忙閃身入內。

 

本書由“云中孤雁”免費制作;

 

江西快3今日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