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晶體飛船





  方舟并沒有作反空間旅行的本領,但在種種條件配合上,卻讓他暫時逃過大難。
  當黑獄人的終極武器降神器擊毀了一扇大窗,方舟叫舒玉智帶巴斯基逃命時,他便以體內驚人的來自反空間的能量,為兩人制造出能量的假象。
  表面看來,又或在黑獄人的偵察網上,都可清楚探察到兩個被模擬出來的能量形體,投往下方無限延展的密林去。
  事實上,他們兩人正由舒玉智生出能瞞過敵人偵察的能量罩掩護下,溜往上方的巨型圓體晶石去。
  本來這絕瞞不過在晶石"當值"的黑獄魂,但在方舟的思感能偵察下,發覺晶石內的黑獄魂,仍未從剛才降神器沖破基地護罩力場的狂暴震回復過來,可說是還陷于半昏迷的狀態。
  在這種情況下,舒玉智和巴斯基便可偷進晶石內,像上趟般躲在晶核內正反空間的邊界。
  他則同時發動攻擊,纏著天美帝后,便她難以把精神能延伸往晶石內,發動基地的武器,追擊兩人。
  當舒三智和巴斯基躲藏好時,方舟更全力阻攔天美帝后,逼她舍難取易,動用降神器來擒拿他。
  天美帝后沒有夸大,憑她可怕的力量,要殺死方舟并不困難,但若目的是要活擒他,卻不得不借助能提取反空間能量的降神器了。
  在一般的情況下,縱是方舟擁有反空間能量的肉體,要這樣把降神器發射出的龐人能量吸進體內,亦會形神俱滅。可是方舟早有經驗,憑著那股龐人能量,破入了反空間內去,那來自降神器的能量,反成功保護著他,雖只能支持數息的短時間,但已足夠他找到圓體晶石的位置,移進品核內去。
  這種別開生面的逃生妙法,看似簡單,其實方舟已施盡渾身解數,且竭盡智計,把本身的特長發揮得淋漓盡致,連天美帝后都要著了道兒。
  當他由反空間進入晶石的內核時,舒玉智一手摟著巴斯基,另一手把他擁個結三個共歷患難的戰友,又聚在一起了。
  方舟這趟只喘了幾氣,便回復過來,一言不發,把能量源源注進巴斯基堅強的改造體內。
  天美帝后立在晶石的頂端處,看著不停由基地各層飛出的飛船和蝙蝠戰機,開往下方的密林搜索敵蹤。
  密林亦樹搖葉動,不斷傳來生物的吼叫和嘶喊,充滿了狂暴殘忍的氣氛。
  她龐大的思感能,正無孔不入地搜索著星系內三十二個星球裹外外每一寸的地方。
  只要他們三人仍在星系內,就絕逃不過她的靈覺。
  那須要一段頗長的時間,不過對一個曾經歷過兩個宇宙世代悠久歲月的生物來說,那些許耐性,實是微不足道的一回事。
  巴斯基回復過來,吁出一氣,以心靈傳感的方式道:"媽的!那婆娘真厲害。"舒玉智正注視著聚集在晶石內以千計的黑獄魂,向兩人傳感道:"他們所以未能覺察我們,皆因我們的能量與晶石能并無二致,又是藏在正反空間的交觸點處,可是只要我們被困在此,遲早會給他們找到這來。又或當天美妖婦的精神延伸到晶石內時,以她的敏銳,必能察覺我們的在存。"方舟道:"一不做,二不休,一天有這巨型晶石在這,我們休想能溜掉,不若重施故技,引進反空間的力量,讓他們摔一跤重重的。"巴斯基猶有余悸道:"你忘了上趟的遭遇嗎?而且晶石內的黑獄人現在人人聚精會神,再不會給我們愚弄了。"方舟道:"正因有了上趟的經驗,我才有把握,來…依照我的方法做吧!總好過在這等死。"三人的能量立時結成一團,通往正空間的晶石核,向把精神能藏在晶石內的黑獄人發動進攻。
  幾乎是條件反射般,過千黑獄魂立時團結起能操控晶體能量的力場,一觸即發地向他們發動反擊。
  無可抗御的力量急流般反涌過來。
  三人同時劇震,當能量差點要將他們擊成碎粉時,方舟已將那股可怕的力量送往反空間去,破開了一個缺。
  在一般的情況下,又或在正常的空間,進出正反空間,由于有能量的邊界作緩沖,兩個空間的能量都不會漏往另一方去。但當這事情發生在能量的邊界處,卻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雖只是剎那間的崩缺,但涌進來壓縮了千萬倍的反空間能量,已足以造成最可怕的破壞。
  三人首當其沖,當然不敢硬接。
  能量透體而過,洪流般由晶石內核火山爆發般狂涌出去。這次的能量,比上次更要強烈上千百倍。
  晶石內的黑獄魂立時魂散煙消。
  接著更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整球晶石亮了起來,像太陽般光耀天際。
  跟著基地由合成金屬造成的堅固護罩像被爐火燃燒般紅了起來,溫度不斷提升。
  站在晶石頂端的天美帝后首先驚覺這可怕的變異,往上急升,同時傳出訊息,教正在星球上搜索的己方船機,快快逃命。
  但一切都太遲了。
  晶石首先爆作一團激濺千里的芒,不但達于整座基地,還波及整個星球。
  天美帝后藉著降神器的能量護著身體,雖逃過大難,但卻被震得斷線風箏般拋往外空以萬里計的遠處。
  其他飛船戰機,則被絞成了碎粉。
  星球向著這一面的地表,全化作了深黑的焦土,密林變成了個深達數里的大陷坑,那驚人的爆炸力,確令人昨舌。
  假若萬舟三人是藏身在能量界,這樣狂暴的爆炸下,亦必無幸理。
  但在能量的保護下,再加上本身充滿反空間能量的護罩,雖給震得彈了出來,且由于能量往外擴展,他們恰正置身于大爆炸的核心處,就像在颶風核心處那和風細雨的風眼,故才能逃過大難。
  三人擁作一團,忍受著撕裂神經般的痛楚,當睜開眼時,才驚覺四周再無任何生命的感覺。
  舒玉智首先指著像給巨獸咬了一的星球道:"看!"兩人聞言望去,立時看果了眼。
  只見在焦黑的坑穴內,一艘晶瑩雪白,長約五十米的小型長船,夷然無損地躺臥其中。
  巴斯基叫道:"天啊!那是艘晶石造出來的小飛船。"舒玉智帶著兩人疾投下去,以前所末有的興舊語調嚷道:"那定是天美的座駕,由基地內掉了下來。"方舟的思感延伸到飛船處,狂喜道:"這趟有救了,完全沒有力場保護,面也沒有黑獄人。"在他控制下,晶石小飛船唯一的艙門旋啟開來,讓他們穿進船體。
  面是個奇異的世界,無處不是晶瑩的半透明晶石體,沒有房間那類間隔,只有一個大艙,儀器一應俱存,本以為沒有可看往外空的舷窗,可是當方舟找到設于船腹而能量僅次于降神器那種物質,若拳頭般大的主控制晶石時,發動能量后,整艘船即由半透明變作了絕對的透明,可清楚無遺地看到外面所有的環境。
  三人摸索了一會后,已大約清楚了這"帝后號"的使用方法。
  方舟仍是駕駛員,舒玉智負責偵察,而巴斯基則掌管武器。
  舒玉智駭然道:"那妖婦仍末死,正在五千萬里外的地方以亞次光速趕回來。"連巴斯基這么愛逞強的人,想起她的厲害和降神器,都嚇了一跳,叫道:"快溜!"方舟大笑聲中,帝后號潛入地底,瞬眼間由星球另一邊的地表鉆了出來,數息后達到亞光速,剎那遠去。
  祝絲蒂站在天羊星系殖民星基地上指揮中心的望臺處,目光雖似落在基地上停泊著的領袖二號,卻是視而不見,另有所思。
  在她悠久的一生,以前除了未能當上主席而有遺憾外,人生可說順風順水,扶搖而上,直至實為聯邦的副主席。
  一向以來,她都認為自己有很多勝過姬慧芙的地方,例如不像她那般的理想主義,優柔寡斷,處事的態度不夠決絕和強硬等等。
  豈知當她坐到了這位置,她才體會到當沒有了批評的對象,一切都由自己負責時,那感覺是多么可怕。
  天獅和天虎兩役的慘痛教訓,不但徹底挫掉了她的銳氣,還摧毀了她的信心。
  姬慧芙以前遲遲不肯發動反攻的理由,是因不肯在敵況不明下,冒這個大險。
  現在證諸冷酷無情的現實,才知姬慧芙的想法完全正確。
  姬慧芙并不是被動的,而是通過找尋方舟一號的行動,去翻查黑獄人的根源。
  而她卻只懂得急功近利,冒險進軍,招來了重大的損失。
  她怎樣向聯邦交待呢?應否把附近幾個星系的殖民完全撤走,只留下軍事人員。
  若這么做了,不是明著告訴所有人她吃了大敗仗,失去了保護這幾個星系的能力。
  絕不可以這么做。
  黑獄軍團亦失去了一個軍事基地和一些船艦,在沒有足夠的補給前,理應不會發動對一個星系的侵略。
  假若換了深悉敵情的姬慧芙,當知道黑獄人困擁有不斷由反空間補充能量的晶石,所以根本沒有補給上的問題。
  截至目前為止,黑獄人由銀河核心開采出來的能量結晶,大約可分作兩類,第一類就是靠分子在兩個空間互換補充而保持能量不變的普通晶石。被廣泛用于黑獄人所有飛船之上,作主要動力的來源。
  另一類就是稀有晶石,能直接由反空間提取能量,變成黑獄人最尖端的武器。
  黑獄人經過這么悠久的歲月,仍只是制成了四個降神器和帝后號內的動力晶石。可以想像大帝戰城的驅動器,亦由這稀有晶石造出來。
  祝絲蒂不知道這方面的情報,自然作不出正確的判斷。
  此時奉召而來的狄平站到她身后,沉聲道:"主席和我的飛船均已修復安當。
  可再次投進戰爭去了!"
  對聯邦的飛船來說,由于有強大的護罩,艦體的結構都不會輕易受損。
  但若敵人的火力強大至可使護罩驟降十度之多,那急劇的能量改變,便可形成反應爐、能量輸送網道、儀器和智能系統方面的損毀,造成"內傷"。
  對著元帥二號這么威力龐大的超級太空艦,攫其鋒者確是無一能幸免,擋著披靡。
  想起那場戰役,兩人便心生寒意,猶有余悸。
  祝絲蒂默然無語。
  狄平續道:"卡爾夫南的黑巫號和兩艘戰神飛船逃了回樂園星系,現在怕該快到達了,沒有一段長時間,他們休想恢復元氣。"接著又嘆了一氣道:"我們應否全體撤走,把戰線退后數百光年,好有時間研究對付黑獄人的方法呢?"祝絲蒂堅決地搖頭道:"這只是因噎廢食的不智策略,你暫時留守這,我會調來第二師、第四師和第五師三個軍團,趁黑獄人援兵末至時,全力摧毀對方的三艘超級艦,那其他的艦機就再不足懼了。"狄平沉聲道:"若再次吃敗仗呢?"
  祝絲蒂斷然道;"所以我要返回家鄉一趟,發動整個聯邦投進軍事生產,愈能爭取時間,我們便愈有把握應付敵人的進侵了。"方舟嘆了一氣,向站在他身旁看著主控臺上座標儀的巴斯基道:"若以現在的速度,最少要三年,才可以到達最近的星系去,而若要到銀心去,沒有數百年,休想辦到。"巴斯基指著離銀心百多光年一個閃動著紅光的星系道:"這應是黑獄人的大本營黑獄星系了,到那去須多少年呢?"方舟苦笑道;"最少要八年時間。"
  巴斯基搖頭道:"這是沒有理由的,若這么耗時費事,黑獄人怎能在短短七、八年內,建造出這么多新一代的飛船,所以他們必有在這接近銀心的反空間內飛航的特別辦法,快查清楚他們的航行資料庫,找出這方法來,不得已時,只好冒險一試了。"正在偵察臺全神監視遠近空間的舒三智道:"大亨說得對,因為黑獄人的飛船正銜尾由反空間內直追著來,不到二十分鐘,便可追上我們了。"兩人同時色變。
  舒三智續道:"黑獄人在這星區必然廣布著太空基地和星系上設置有偵察系統,像我們這樣大模樣地橫沖直撞,遲早要給捕個正著。"當他們想起天美帝后和她的降神器時,甚么逞強的詁都說不出來。
  方舟的思感與舒玉智結合為一,延伸入反空間,瞬那間已感覺附近十多光年內以百計的晶石能量場,那代表著敵人正朝他們飛來的十八艘太空艦、七個太空站和數百個裝在行星上和依軌道運行的偵察器。
  方舟和舒三智同時嚇了一跳,臉臉相覷,怎也想不到帝后號上那拳頭大的晶石,可使他們的思感能在反空間內以從末夢想過的高速作三百六十度的全方向擴展。
  那即是說,天美帝后憑著降神器,至少也應擁有同樣能力,因為她的思感可能比兩人合起來還要強大。
  難怪她能這么快便找來己方的艦隊,追了上來。
  巴斯基問明原委后,斷然道:"我們怎也要到反空間去搏一搏,這艘晶石船說不定可抵受那種反空間的狂流,至不濟便再次迷航吧,總好過給那妖婦趕上我們。"方舟咬牙點頭,剎那間帝后號臻達光速,飛進了反空間去。

 

本書由“云中孤雁”免費制作;

 

江西快3今日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