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敵詭謀





  李少杰挽著脹鼓鼓的手提公事包,從容不迫地步進酒樓,悠然來到指定的靠墻臺子坐下,點了茶,還要了兩籠點心吃了起來,一點不似是個受到勒索前來交款的受害者。
  在這午餐時間剛過的一刻,客人疏落,有不少臺子騰空了出來。
  他還掏出一份自己投資公司創辦的基金合約細讀,故意擺姿態讓另一臺那個正窺視著他的勒索者看看。
  他還知道那人綽號爛命成,因為昨晚的夢使他預知了今天會發生的事,和羅庚才對付那人的狠辣手段,不過他卻另有一套,他會令一切朝他構想的方向發展。
  這兩天他不敢找祈青思,電話亦沒有給她,怕忍不住到她那里去,便會像那晚般什么都夢不到,他要把全副精神,用來應付眼前的危機。
  時間一分一秒飛快溜走,李少杰邊吃東西,邊細閱文件。這基金成立時每單位只是一百元,現在已升值到六百四十八元,是原來的六倍以上,使公司聲名大振,投資者、公司都賺了很多進帳,皆大歡喜。
  腳步聲在后方響起,那人來到他身后。
  李少杰頭也不抬道:“成哥請坐,我知你喝慣水仙,特別為你要了一壺。”
  那人渾身一震,眼珠亂轉,臉色大變。
  對方怎能知道自己的名字,還連他愛喝什么茶都知道,那豈非表示對自己的底細了若指掌?
  李少杰此時才抬頭向著中等身材,一看便知不是善類的爛命成微笑道:“坐吧!站在那里有什么好看?”
  爛命成方寸大亂,茫然坐下,才勉強振起精神,露出灼灼兇光朝他打量,但仍是手足無措。
  李少杰知道在心理上已把這黑道人物全壓倒了,脫去上衣,里里外外給他看過,笑道:“放心說吧!我身上沒有錄音機,來此是專誠和你作交易的。”
  爛命成驚疑不定,坐立不安,一對賊眼四處溜看,咬牙道:“你知道我的底細亦沒有用,我是爛命一條,你則身嬌肉貴,錢帶來了沒有?”
  眼光落到他腳下的公事包上。
  李少杰道:“我怎會不信,你爛命成有名字給人叫的了,不過你那拍檔身上的照片底片只是其中一部分,有何資格來和我談交易?”
  爛命成的自信徹底崩潰,這么厲害的人他還是首次遇上,差點要拔腿便逃,可是李少杰那銳利的眼神像有磁力異能般把他吸攝著,教他癱瘓椅上。
  這時羅庚才領著四名大漢,由與洗手間相連的走廊轉了出來,迅速步至。
  爛命成想站起來時,羅庚才的親信大頭雄和喪標早把他按了回去,并貼坐兩旁。
  爛命成往自己坐在另一角的同黨望去,發覺他的臺子多了另四名江湖人物,立時知道大事不妙。
  羅庚才坐在手下為他拉開的椅子里,看著為他斟茶的李少杰笑道:“聽說這里的點心很不錯。”
  另兩名大漢坐到另一臺去,儼成監視之勢。
  爛命成知道大勢已去,向羅庚才打個招呼道:“才叔!我只是想找點錢使用罷了!”
  羅庚才這才往他瞧去,兩眼射出森厲神色道:“你既叫得我做才叔,為何不查清楚李少杰是我的什么人?”
  爛命成愕然望向李少杰,顯然不知他和羅庚才的關系,心中泛起被魏波出賣了的感覺。
  大頭雄冷喝道:“少杰是才叔的契仔,想提食嗎?找遠點吧!”
  爛命成更惶然失措,開罪了羅庚才,就算有錢也沒有命享,打出最后一張牌道:
  “我爛命成只是個聽大佬話事的馬前小卒,才叔見諒。”
  喪標冷笑道:“你說魏波嗎?才叔剛和他通過話,他說早記不起這種小事,怕是有不聽話的手下偷了照片去發財。沒有了魏波,誰罩得住你。”
  羅庚才嘿然道:“說吧!哪個人保你,我就斬哪個人!”
  李少杰到這刻才真正看到這契爺的江湖霸氣。
  爛命成一時啞口無言。
  羅庚才正要說話,李少杰提起公事包,塞入爛命成懷里,插入道:“這里是一千萬元,只要你能把所有底片和照片交出來,就全是你的了。”
  這次連羅庚才都感愕然,半晌后,眼中閃過驚異和贊賞的神色,任他作主。
  爛命成迅速打開公事包,翻看一下后,興奮得臉都脹紅了,兩眼瞪著李少杰道:
  “李先生!我服了,但卻怕沒有命去享用。”
  羅庚才這老江湖哪還需人提點,溫和地道:“誰不知我牙齒當金使,保你沒事,我會安排你到大陸我的朋友處避風頭,不過假若再有半張照片流出了外面,你以后就不用再做人了,明白嗎?”
  爛命成臉上神色數變,瞥了另一同黨一眼,道:“軟飯金是魏波的心腹,他身上那份底片相片占了其中一半,加上我現在去拿的一份,全部就是那么多,我就拿命去博這一千萬。”
  羅庚才向大頭雄使個眼色。
  大頭雄會意,從爛命成懷里拿起公事包,拍了拍肩頭道:“好命小子,我們去吧!”
  語氣中羨嫉之意,倒是出自肺腑。
  四人挾著爛命成去了。
  李少杰瞧往他另一拍檔軟飯金時,早給羅庚才的人帶走了。
  羅庚才像第一次認識這契仔般仔細打量了他后,大笑道:“真有你的,若你到江湖闖蕩,保證是大阿哥的級數。嘿!看來你準備與魏波對著干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事。”
  李少杰淡淡道:“他可以咽下這口氣嗎?我花一千萬不但買回了底片,還買了一只現在暫仍未知如何運用的棋子回來。”
  謝俊和臉色沉重地聽完整件事后,不安地道:“現在怎么辦呢?”
  李少杰道:“暫時他不會有任何行動,因為始終對我契爺有顧忌,怕遭到報復,而且知道我會特別提防他。”
  謝俊和道:“可是天才曉得他會在什么時候動手,只是嚇便給嚇死了。”
  李少杰道:“趁這機會,我們可以分兩方面行動,就是積極防備和主動出擊。”
  謝俊和呆看著他,顯然不知道可以干些什么,尤其在出擊一項上,難道要買兇殺人?
  李少杰對這事早深思熟慮,緩緩道:“我們不但不會做作奸犯科的事,由今天起,我們把公司的一半收入,全用在公益事業上,特別是老弱孤寡無依的人。”
  接著微微一笑道:“還有是警務人員的福利,希望你支持我。”
  謝俊和感動地道:“這是好得不能再好的提議,事實上我一直有點不舒服,因為我們現在的所作所為,就像由你負責偷看了天書后出術,而我則是幫兇那樣,現在既可回饋社會,意義可全不同了。”
  李少杰眼中射出憧憬的神色,向往道:“我們以另一半的收入,發展我們的王國,同時不斷造福社會,幫助別人,建立我們的形象。在這種情況下,魏波想動我們將多了很多顧慮,這始終是個法治和公義的社會,一舉兩得,何樂不為?”
  謝俊和點頭道:“我會聘請國際級專負責超級富豪保安的現代保鏢公司,負責我們兩間公司的安全。”接著雙目一瞪道:“你契爺介紹了很多警界的猛人來投資,我找機會和他們談談,他們定樂意幫助我們的。”
  李少杰點頭稱善,道:“至于主動出擊就是我想進軍娛樂圈,和魏波正面較量。”
  謝俊和一呆道:“可是對這行業,我和你都是毫無認識,怎樣可打進去?”
  李少杰道:“不知道可以請教知道的人,我們現在累積的財富,超過了四億元,拿一億出來玩玩,已很有苗頭,何況我們的身家每天都有增無減,哼!”
  謝俊和驚異地打量了他幾眼,道:“少杰你愈來愈厲害了,有時我差點覺得不認識你。”
  李少杰伸出手來,和他緊緊相握,誠懇地道:“變的只是手段,我的心仍是以前的李少杰。”
  兩人再談了一會后,謝俊和回辦公室見客,戴安的聲音響起道:“少杰!大律師祈青思在第五線。”
  李少杰嚇了一跳,忙拿起電話,劈頭第一句道:“青思,我想得你很苦哩!”
  祈青思沉默了片刻后,冷冷道:“騙人!”
  李少杰以最懇切的聲音道:“假若我告訴你發生了什么事,包保你不但原諒我,還會摟著我用你的小甜嘴香舌頭安慰我呢。”
  祈青思怒道:“無論你有多么好的理由,亦解釋不了為何電話都不打一個給人,累人家尊嚴都拋棄了來找你,你感到快意吧!”
  李少杰嘆道:“你不知自己對我的魅力是多么大,若我聽到你的聲音,就會像現在般忍不住立刻要見你,可是我卻有關乎生死存亡的事要應付。”
  祈青思軟化下來,低聲道:“真的那么嚴重嗎?”
  李少杰道:“電話中不方便說,你乖乖坐到我腿上,我會詳細稟上。”
  祈青思道:“你這最懂甜言蜜語的家伙,用行動來證明吧!半小時后我的車在樓下等你,若你拒絕,以后都不要來見我了。”言罷掛斷了線。
  李少杰搖頭苦笑,無論如何高傲的女人,當你得到她的身心時,都會拋下了驕傲,變成依人的小鳥。
  幸好他今天因爛命成的事,沒有安排任何約會,只有兩個可去可不去的酒會,簽了幾份文件后,索性換過便服。在準備離開時,戴安走了進來。
  看到他的裝束,戴安愕然道:“你要走了!”很自然趨前,伸手為他整理衣服。
  她的動作很溫柔,很體貼,很細心。
  由于貼得很近,兼且她正舉起手為他翻好衣領,這角度看進她微敞的絲質恤衫的領口里,無限春光,頓時盡收眼底。
  最要命的是他一向知道戴安對他極有好感,自己若有異動,可肯定她不會拒絕。
  驀地他發覺戴安的動作慢了下來,俏臉飛起兩朵紅云,迅速延往耳根去。
  那種男女間微妙的互相吸引,其誘惑力之大,是沒有人能不迷失理智的。
  可恨李少杰卻要克制自己。
  只要伸手一抱,后果實難以想像。
  戴安停止了所有動作,兩手按到他肩頭上,低著頭,呼吸急速了起來。
  李少杰嗅著她的發香,模糊間發覺自己的雙手已摟著她纖細的蠻腰。
  戴安嚶嚀一聲,往他靠來,高聳的胸脯緊抵著他寬闊的胸膛。
  就在這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刻,敲門聲響起。
  戴安嚇得逃了開去,匆匆拉開門,由愕在門處的謝俊和身旁閃了出去。
  謝俊和關上門后,搖頭嘆道:“你這風流的小子!唉!”

 

本書由“云中孤雁”免費制作;

 

江西快3今日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