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武則天復活





  在金指三一座隱秘的別墅里,金指三和黑煞兩人來到一道關上的門前,門上有兩個大銅環,金指三拿起其中一個,在門上拍打了三下。
  “咚!咚!咚!”
  門聲遠遠傳去。
  金指三推門進內,臉上有種罕有的慎重神色,就像臣下覲見有無上權威的帝皇。
  黑煞緊跟其后。
  這兩人關系顛顛倒倒,教人摸不著頭腦。
  門內是個廣闊的大堂,大堂中央放了黑煞運來的那個大木箱子,蓋打了開來,栩栩如生的武則天安祥地躺在里面。
  大堂是長方形的,空廣別無他物,在對著門一端的墻上畫了一幅十多尺見方的大壁畫。
  一張令人怵目驚心的畫。
  那是半人半獸的魔王和一條龍的斗爭。
  魔王獸首人身,左手握著一把電光閃爍的長刀,赫然是蚩尤當年大戰黃帝,現在給壓在西藏小活佛神廟那水晶罩下的魔刀。右手緊抓著龍尾。臉相猙獰,血口大張,露出森森的尖牙。
  巨龍轉身緊咬魔王持刀的左手,血肉濺飛。、、在左上方的虛空處有個大圓洞,畫中一條條旋風般從圓洞卷來的線條,清楚顯示了魔王是從那個洞闖到這個畫面的空間內。
  畫工精細,鬼斧神工,使人能感到那一戰的慘烈和悲壯。
  黑煞全身麻木,瞪著那畫,不能言語,心神全投進畫內,那是他每晚也夢見的情景,自出生以來,這個夢便像影子般從不離開他,使他心中充滿仇恨的情緒。
  “誰畫的?”黑煞道。
  在金指三回答前,一個雄壯的聲音道:“是我畫的。”
  黑煞怵然望去,原來畫前有張高背的太師椅,因為背向著他,而黑煞又太集中精神在畫內,所以看不到有人。
  那人一只左手伸了出來,輕輕拍打著扶手,拇指戴著的玉班指,觸著扶手,發出“篤!
  篤”的聲音。
  金指三躬身道:“老大!他來了。”
  椅子旋動起來,原來椅子所在的地面是活動的。
  黑煞雙目一睜,椅背前竟有兩個人。
  坐在椅上是位不怒而威、氣勢沉猛、相貌堂堂的中年紳士,竟然就是日本首屈一指大富豪、獨家贊助“武則天干陵出土文物世界巡回大展”的武夫先生。
  他身旁站了位臉容凄苦,高瘦佝僂、滿臉皺紋的老仆人,假設珍妮在這里,便可以認出他是當日在餐廳外,窺視她和龍飛吃早餐的老人。
  黑煞道:“你是誰?”
  武夫伸手示意他看背后那張畫,道:“我們都是主人的左手,他的仆人,我們在這個宇宙里不斷輪回,就是為主人的回來鋪路,讓他來消滅所有人類,龍的子孫。”
  黑煞道:“我明白,但又不明白。”
  武夫仰天長嘆道:“這宇宙畢竟和我們原先的宇宙不同,在以前的宇宙里,生命是無限的,自然死亡并不存在于那里。但這里生生死死,循環不休,只有通過輪回,生命才能延續,可恨每一次輪回,都會將我們最初的記憶減弱,所以你才不明白,不過,你很快便會明白一切。”
  黑煞道:“很快?”
  武夫道:“當主人的寶刀再次出現時,你就會明白,只有到那一刻,我們和主人分離時的記憶和能力,才能完全恢復過來,在目前,你和我所知的只是五十步笑百步之別。”
  黑煞道:“主人的刀在那里?”
  武夫道:“主人的刀在遠古時代便失去了蹤影,不過不用擔心,我這些天來感覺到它的存在,它出現的日子已經來臨,現在我們唯一的障礙是龍飛。”
  黑煞眼中射出仇恨的神色,咬牙道:“龍飛!”
  武夫道:“當年主人和龍神的斗爭里,龍神被主人劈成兩半,分裂成女媧和……噢!”
  伸手托著額頭,像是非常痛苦的樣子。
  站在武夫旁邊的老仆人立時取出一個長方形的盒子,打開,取出了一支長長的銀針,刺在他頸后的穴位上。
  長長吁出一口氣,舒緩了很多,武夫嘆道:“這可惡的頭痛……”續道:“龍神分裂成女媧和伏羲,主人亦給龍神分裂時釋放的能量,迫回原本的宇宙空間去,女媧為了封閉貫通兩個宇宙間的通道,耗用了能量,失去了輪回的能力,只能潛藏入大地里,而伏羲便不斷輪回,成為今世的龍飛,當龍飛召喚潛藏的女媧時,便可以變為龍神。當年龍神分裂成伏羲女媧時,他的血流進了海里,孕育出這世界的生命,所以人類也是龍神的子孫,我們要消滅的對象。”
  黑煞怒吼一聲道:“所以我們一定要鏟除龍飛,主人一定會回來。”伸手入懷拿出追蹤器,沉聲道:“它會帶我們去找龍飛。”
  金指三一直一言不發,這刻也激動起來,狂呼道:“主人一定會回來,毀滅一切生命。”
  武夫將左手伸出,黑煞和金指三激動踏前,三只左手緊握在一起,大堂內無風自動,吹得四個人衣袂飄飛。
  那老仆人眼簾低垂,一點不讓別人看到他的心事。
  當三人的左手緊握在一起時,木箱中的武則天眼簾劇烈抖動起來。
  三人一齊狂叫道:“一定會回來。”
  武則天的鳳眼倏地張開,射出兩道冰冷的寒芒,她左手無名指上的玉環也發出奇異的綠芒。
  在西藏小活佛的神廟里,地下殿堂水晶罩內的魔刀不斷跳起跌下,血紅的光芒在刀身上流轉。
  藏僧團團圍著水晶罩,頌念鎮魔的經咒。
  小活佛站在水晶罩前,眼中射出擔憂的神色道:“危機愈來愈近了,我感覺到魔氣在不斷增長。龍飛怎么還沒來,難道人類一九九九年要經歷的悲慘命運,連龍神也不能逆轉。”
  藏僧們念得更急了。
  夜涼如水。
  一波又一波的浪,輕輕敲打著岸旁的巖石,是那樣地自然而然,永不言倦。
  龍飛道:“快天亮了,想睡嗎?”
  女公爵仰望天上,道:“明天!明天會怎樣?”
  龍飛道:“明天,明天我會到西藏去,不過看來那要費一點功夫弄張假護照才行。”
  女公爵微笑道:“那包在我身上,算是報答你吧!你到那里干甚么?”
  龍飛道:“我……”忽地噤聲不語,露出傾聽的神色。
  女公爵變色道:“有車聲!是誰?這么晚了。”
  兩人霍地站起來,剛好看到一輛車從下山的路迅速往他們的所在駛來,這時離他們還有很遠的距離。
  女公爵道:“哼!當我真是那么好欺負嗎?”
  龍飛喃喃道:“他們怎能跟蹤來此。”驀地跳了起來,道:“我明白了。”向屋子沖去。
  女公爵在后叫道:“你干甚么?”
  龍飛的聲音遠遠傳來道:“讓我引開他們。”
  女公爵又氣又急地叫道:“小心點呀!”驀地住口,心中奇道:麗嘉,你怎么啦?除了那慈詳的蘭修女啊,你竟然關心起人來,而且是個初相識的男子。
  屋旁傳來機車引擎發動的聲音,跟著龍飛騎著機車風馳電掣去了。
  那輛車這時剛駛到,血紅的跑車,筆直掠過屋子,往龍飛的方向追去。
  跑車內坐著的是黑煞和金指三。
  金指三舐著唇邊,神情興奮。
  黑煞專心駕駛,那追蹤儀貼放在駕駛板上,代表龍飛的紅點正慢慢移向中央的方格,表示逐漸接近龍飛,當紅點搭正中央方格時,紅點會變成綠點,那是追上龍飛的一刻。
  黑煞忽地來了個急轉,踏盡油門,跑車箭矢般標前,同時車頭左右兩方的蓋子彈了起來,露出發射榴彈炮的炮管。
  龍飛的電單車在前面飛馳著。
  金指三道:“沒有女公爵。”
  黑煞獰笑道:“先解決這小子,女公爵能躲到那里去。”
  黑煞按住發射的鈕子。
  兩道火光,畫破空氣,呼嘯著向龍飛射去。
  龍飛像是背后長了眼睛,機車加速飚前,同時彎往貼山的一邊。
  “蓬!”“蓬!”
  兩個榴彈在龍飛車后爆開,這些榴彈非常歹毒,藏有尖銳的碎片,龍飛慘哼一聲,一塊榴彈片刺進他左肩的肌肉,當不是龍神時,普通的槍彈刀劍亦可以傷他。
  金指三探頭往窗外,機槍向龍飛作連珠掃射,一時間火光閃爆。
  另兩支榴彈同時射出。
  龍飛急拐橫沖上一條小路,在僅可容機車經過的泥石路往山上去,榴彈登時落空。
  黑煞措手不及,跑車沖過了頭。
  跑車在“嘎!嘎!”聲中停了下來,倒退回去。
  兩人提槍沖出車外,往山上徒步追去。
  狂奔了約二十分鐘,柳暗花明,眼前出現了一個倉庫模樣的巨型木構建筑,不過目下野草蔓生,顯是廢棄已久。
  黑煞望向手上的追蹤儀,沉聲道:“在里面。”
  兩人毫無懼色地推進,踏入倉庫前廣闊的空地,那輛機車擺停在另一端,卻沒有龍飛。
  兩人凝神聚氣。
  一把聲音在身后響起道:“貴客來臨,有失遠迎。”
  兩人猛地轉身,龍飛卓立他們后方。
  金指三舉起機槍,同一時間龍飛兩手分別造成的半圓,合在一起,東南西北四道電光,以近乎光速的速度,延伸往龍飛的腳下,化成光龍,纏身而上。
  金指三和黑煞兩人受強光所眩,不自覺往后退去。
  龍神現形。
  就在龍飛呼喚潛藏大地內的女媧時,同一剎那在金指三秘密別墅的大堂內,躺在木箱中的武則天驀地彈了起來,立在箱中。
  大堂內忽地卷起狂風,武則天的金箔綴成的古代袍服,飄飛亂舞,她一對鳳目射出森厲的光芒,頭部緩緩轉動。
  武夫這時仍坐在椅上,旁邊那老仆人依然陰沉地低著頭,教人看不透他的心事。
  武夫狂笑道:“終于醒來了,經歷了千年的長睡,你終于醒來了。”
  武則天臉容冰冷,一點也聽不到武夫的說話,轉動的頭,忽地凝然不動,像是找到遠方的某一個目標。
  武則天緩緩升離木箱,降到地上。
  風勢更急了,武則天衣袂飄飄,似欲乘風而去。
  跟著她動了,腳不沾地飄往大門去,當她快到大門時,封閉的大門“砰”!一聲猛向外打開。
  武則天毫不停滯,飄出門外。
  武夫激動地站了起來,高舉雙手,狂喊道:“去!去殺死龍神,在第一道陽光來到時,將他碎尸萬段。”
  金指三和黑煞兩人一齊扳掣,槍彈雨點般向龍神射去。
  一時間,煙火充斥整個空間內,直至子彈盒中彈藥射盡。
  夜風吹來,煙屑消散里,龍神的昂藏虎軀挺立不倒,兩眼神光電射,帶著嘲弄盯著金指三和黑煞兩人。
  金指三獰笑一聲,撇掉手中的武器,大步向龍神迫去。黑煞和他配合無間,繞到龍神背后,剎那間完成合圍之勢。
  龍神好整以暇,似乎一點也不將兩人放在心上。
  因著千百年前的奇異仇恨和聯系,他們注定成為天生的死敵。
  龍飛召喚女媧而化成的龍神,感到身體內的能量正在減退里,這數天內他多次動用女媧帶來的力量,使到儲藏的能量大幅下降,所以目下的策略必須速戰速決,否則后果堪虞,這個念頭才閃過,金指三和黑煞已發動雷霆萬鈞的攻勢。
  金指三兩掌手指撮合如刀,藉著向前虎撲的勢子,一插眼目,一插前胸,像兩道電光般擊來。
  黑煞身高腳長,只一前移,便迫近龍神身后八尺之內,沉肩扭腰,飛起一腳,橫踢龍神腦后側。
  龍神雙耳一動,女媧的力量流遍全身,使他的眼耳比常人靈敏百倍!只從風聲去聽,已判知這兩手一腳蘊藏著驚人的力量,足可洞穿石墻,踢斷鐵柱。不但如此,當這兩大兇人進攻時,強大邪惡的精神力量侵進龍神的神經里,力圖癱瘓龍神抗爭的意志和力量。
  明里暗里最激烈的惡斗均在進行。
  他們的力量都遠勝人類,比獅虎等猛默更要兇狂威猛。他們雖利用了人的形體,但能量卻來自最神秘難測的泉源,代表著這層次的宇宙里正義和邪惡的生死決戰。
  龍神便像在一個暴風雨吹襲的小舟上,隨時有舟覆人亡的危險。
  龍神猛提精神,一聲低吟,身子向后退去,一退便要撞進黑煞的懷抱里。
  黑煞見他送上門來,心中大喜,竟然凌空收回側踢一腳,改為膝撞,他的腿像個彈簧般靈活,向龍神的尾龍骨處頂去,只要龍神還是人的身體,這一撞將可癱瘓他的脊椎神經,從而影響他全身的舉動。
  金指三狂吼一聲,驀地加速,緊迫往后急退的龍神。
  龍神眼中神光一閃,背后那披風似的東西無風自動,倏地揚地,恰好拂正黑煞猛撞過來的膝頭。
  黑煞慘哼一聲,那披風似的東西有若利刃,夾著排山倒海的力量將他拂得整個人凌空飛起,他危急間舉起雙拳,交叉合并,剛好擋了披風拂面的致命一擊,當他感到那披風并非布料所制,而是重若鱗甲的怪物質時,人已給拋往二十多尺外的空間,“轟隆!”一聲墮進一堆廢鐵雜物里。
  同一時間,龍神扭身蹲低。
  金指三見黑煞整個拋后,已知不好,不過此刻豈能后退,左右手刀改直刺為俯刺,猛取龍神雙目。
  龍神不閃不避,眼中射出森厲神色。
  金指三眼看得手,左邊風聲迫來,一團黑影從龍神身后拂來,原來那怪鱗甲披風被龍神扭身借勁,飛卷過來,拂向他的面門,若給拂正,臉孔休想保持原狀。
  金指三人急智生,退和避均已來不及,腳一蹬彈了起來,披風掃正他的左肩,將他帶得打橫拋跌開去,同一時間龍神在他的下陰補了一下重拳,盡管凌空不受力,但龍神拳勁在高速下仍使金指三痛得痙孿起來。
  無論龍神、金指三或黑煞,在這個字宙的層次里,都要借助人體這臭皮囊,所以亦無可避免受到人體的限制,人的弱點也是他們的弱點,只不過他們的力量千百倍勝于人類,而一般的武器變成在他們前一無用處,只有他們間可以造成對方的傷害。
  龍神正欲乘機解決已滾跌地上的金指三,風聲從后迫來。
  他知道若扭頭反應,將先機盡失,就勢彈起一個空翻,在頭向地腳向天的倒視里,恰好看到手背和膝頭淌著血的黑煞,手持一條地上拾來長達十多尺長的大鐵枝,正向他插來,若給他插正,即使以他變成龍神后全身長出硬甲的身體,他肯定也會被洞穿而過。
  龍神長嘯一聲,硬生生在虛空里再來一個翻身,升高了兩尺許,鐵枝在腳底插過,可謂險差毫厘。
  黑煞兇性大發,見一刺刺空,猛地抽回鐵枝,欲進行第二下急刺,那知龍神一個跟頭翻下,恰好踏在抽回的鐵枝盡端,黑煞竟將大敵拉往自己的一方。
  黑煞大驚失色,棄去鐵枝,向后退去。
  龍神如影附形,身后鱗甲披風臘臘飛舞下,借鐵枝一蹬之力,大鳥般凌空飛來。
  黑煞眼前一黑。臉門中了一腳,整個人被無情大力踢得滾飛開去。
  甫接觸金指三和黑煞兩人已一敗涂地。
  這時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間,西方漆黑的星空襯托下,一彎新月灑下微芒的金黃色光,份外動人。
  龍神這時全身掠過一陣劇痛,使他身形一滯,心中凜然,這是附在體上女媧能量接近尾聲的現象,當潛藏大地的女媧元靈與他血肉之軀結合時,龐大無匹的能量將他整個身體和衣服的物質改變,物質的分子組合也因而變化,使他體外蓋上一層層堅若精鋼的鱗甲,特別由肩膊延長出來披風似的鱗皮,更蘊含著雄強無匹的能量,造成力場似的強力能,不但能抵擋強烈的爆破力,還是件靈動自如的犀利武器,不過當變成龍神,又或由龍神變回凡人時,分子內質子電子的組合改變,都會使他受到很大的苦楚,這陣劇痛正是他要由龍神變回凡人的先兆。
  龍神眼中光芒電閃,殺機大起,他必須在變回凡人前干掉眼前這兩個被擊倒地上,暫無還手之力的兇人。
  這個念頭才升起,他的身體已躍離地面,往最近的黑煞撲去。
  能量從身體流往向黑煞踏出的一腳,毫不留情的一擊。
  眼看要黑煞頭蓋踏個粉碎,背后異變已起,最先是細微的衣袂和金屬片飄飛的聲音在后方遠處響起,剎那間風聲變成了鋪天蓋地的激響,勁風壓來,顯示有異物正凌空以驚人的高速迫來。
  龍神心下駭然,放棄了對黑煞的狂攻,猛然掠過黑煞,左腳順勢踏在黑煞前胸,令他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呼,再一蹬彈起,箭矢般往前方飚去。
  背后來襲者的速度比他更快,他才蹬前,對方已迫臨身后。
  龍神運集全力,鱗皮披風向后拋拂而去,這一下是可將一堵墻拂倒。
  “蓬”!
  龍神披風拂正對方。
  “轟”!
  就像兩道電光撞在一起,龍神身后爆起一團藍白的光焰,兩股無堅不摧的能量交擊下,生出有如山洪爆發的力量,龍神整個人斷線風箏般被拋往前方。
  身后衣袂臘臘,偷襲者彩蝶般飄飛開去,一團金光冉冉落在龍神身后遠處。
  龍神落地后蹌踉兩步,回頭一望,心神大震。
  在月色下,一身量苗條修長,眉目如畫的古裝美女,盈盈卓立,身上金箔綴成的袍服在夜風中臘臘鏗鏘作響,飛舞飄揚,煞是好看,又有種說不出的詭異,她斜飛入鬢的鳳目,閃射著清冷的光芒,尤其使人驚心。
  龍神叫道:“武則天!”
  武則天盯著龍神一言不發,閃電般的眼神燃燒著千萬年計歲月也消不了的仇恨。
  武則天緩緩升起,凝定在離地三尺的虛空里,活像腳踏著無形的臺子,衣袍和金屬片飛揚得更急劇了。
  龍神知道武則天正凝聚著邪異的能量,準備對他施展驚天泣鬼的一擊,剛想先發制人,忽感一陣力竭,第二輪劇痛掠遍全身。
  龍神心中狂叫道:“女媧!支持下去,這是生死存亡的時刻。”
  武則天緩緩移近,兩只纖美晶瑩有若白雪的手伸出作抓狀,向著他一合一張,空氣中立現響起“嗤!嗤!”的氣流激動磨擦的尖音,可見其爪之威。
  龍神轉身向后飚逃,大鳥般掠往一堆廢物的頂端,再一蹬跳上了廢棄貨倉高達十七、八尺的倉頂,只要掠過倉頂,他便可逃進倉頂后的密林里,那時要打要逃,勝算都比現在的惡劣處境好得多。
  眼看將要成功,腳跟處一緊。
  龍神駭然下望,只見長滿硬甲的腳跟處纏著一條金箔長帶,跟著一股無可抗拒的拉力從帶上發出,整個人硬生生給拉下倉頂,向后倒跌回去。
  龍神心中叫糟,背后已中了一下重擊,將他擊得向前飛去,“轟隆轟隆”,龍神撞破了倉庫木封的門口,跌進了漆黑的倉庫內部,也不知壓斷了多少倉內的木板雜物,最后掉在倉里冰冷的水泥地上。
  身后衣袂風聲,武則天跟進倉內。
  龍神就地滾開。避過了武則天另一下重擊。
  龍神一咬牙,勉力提起力量,借背著地之力,雙腳飛起。
  “砰”!
  這兩腳先后踢中武則天的小腹和高聳的胸脯,可惜龍神體內的能量已是強弩之末,武則天蹌踉退了四、五步,又迫了回來。
  “嘎”!
  龍神左面一陣劇痛,武則天的衣袖將他拂得向一旁翻滾開去,直到撞在一堆廢鐵上,勢子才止下來。
  另一陣劇痛流過全身,龍神駭然下感到身上的硬甲開始空氣般在溶解著變回皮膚及衣物。
  女媧的能量逐漸離開他。
  風聲迫來。
  龍神狂叫一聲,奮起余力,借腰勁彈了起來。
  “呀”!
  武則天一手抓來,龍神避之不及,胸前立現五道深可見骨的血痕,跟著武則天衣袖一拂,龍神立時打著轉撞在倉壁上,眼耳口鼻同時溢出血絲來。
  武則天一直到現在仍未發出半點人的聲音來,不過她眼中的邪惡光芒卻愈來愈熾烈,她雖是人的形相,卻是另一層次宇宙的生物,是魔王留下來的神秘異物。
  龍神護身龍甲一塊塊奇跡似地消失,似龍非龍的頭面逐漸回復龍飛的模樣。
  武則天一步一步再向他迫來。
  龍神自知必死,狂喊一聲,向前沖出,一拳向武則天喉嚨擊去。
  武則天一指擊出,點正龍神拳頭上。
  龍神“蓬!”一聲向后倒跌,“轟”!撞穿了倉庫對著門那面殘舊的墻壁,跌出了倉庫之外。
  破洞立時射進黎明的白光,恰好照在沖前追擊的武則天臉上。
  奇異的事發生了,武則天全身一震,驀地退后,像對黎明的光芒有極大的畏懼。
  站在倉里陰暗處的武則天,眼中的電芒逐漸減弱,嬌軀搖搖欲墜。
  “砰”!一個人搶了進來,步履蹌踉,原來是受了重傷的金指三,黑煞跟著撲了進來。
  金指三叫道:“她怕日光。”
  黑煞搶前,剛好扶著她軟跌的身體。
  金指三望向龍神撞穿的破洞,心有余悸,他不知龍神已變回凡人,還以為武則天也奈何不了他,心想此時不走,更待何時,叫道:“走!”
  兩人抱著武則天,倉忙去了。
  變回凡人的龍飛一身傷痕,躺在倉庫后的草叢里,全身乏力。
  天色漸白。
  一個人影出現。
  龍飛嚇了一跳,一看下原來是美麗的女公爵麗嘉。
  麗嘉一面驚容,趕上來俯身道:“天!是那個死人將你傷成那個樣子。”
  龍飛裂嘴苦笑道:“當然是個死人!”

 

本書由“云中孤雁”免費制作;

 

江西快3今日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