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陜路相逢





  八月一日。
  晴。
  四川成都。
  成都位於平原的中央,產物豐富,人煙碉密,是四川境內最富庶之地,與杭州同為長江以南東西兩大都市。
  忽必烈於此設四川樞密院,為蒙人西南政治經濟的重心。
  這一日,兩輛黑色的馬車緩緩入城。
  車內坐了陰癸派的叁位兇人—掌門厲工和四大高手中的李開素和鄧解。
  一進成都,立即有人前來聯絡,將他們引至一所大宅。該地蒙方的負責人英谷沙,正在候駕。
  英谷沙是女真人,早年隨卓和即辦事積功而成為當地密探的大頭領,一身武藝,相當出色。
  當然比陰癸派的這些蓋世魔頭,他的武功便差了一大截。
  英谷沙剛接獲杭州的密令,要盡量予厲工等人助力,務使他們與傳鷹結下深仇,兩敗俱傷。
  厲工等人進了大廳,分賓主坐下。
  大家先是客氣了幾句,才轉入正題。
  厲工道:「當日在杭蒙卓指揮親告在下,祝夫人和那赫天魔最後出現的地方,便是成都,未知英兄有否更進一步的消息?」
  英谷沙微微一笑道:「自七月十一一接到卓指揮使的飛鴿傳書後,在下動用了所有人手要以水銀瀉地約方式,探查那一段時間內初到一成都的人物,終於有了點眉目。」說時頗有得色。
  厲工何等樣人要察貌辨色,知道這人對自己的調查方法非常自負。
  厲工道:「愿聞其詳。」
  英谷沙道:「我方可調用的人手達千之眾,又可發動當地幫會助我調查,但成都乃大都邑,短時間內要找蓄意躲藏的一對男女,無疑是大海撈針。我們特別針對這兩人的特點,向糧鋪和女性用品方面去調查,於叁日前,終究成功地找到貴派的目標。」
  厲工拍案叫絕,對英谷沙的調查方法大為佩服。
  要知像赫天魔這類練武之士,每每食量驚人,所以盡管他隱身不出,仍需購置大批糧食。只要查得那間米糧店曾於這一段時間內出售大批糧食,自然有線索可以追尋。
  至於女性用品則是針對祝夫人這類女性,年輕貌美,要她不化裝打扮,那是休想,所以這兩條線索一加起來,不愁對方漏網。
  厲工道:「時機稍縱即逝,可否請英先生遣人帶路。」
  英谷沙道:「我已將一切預備妥當,現在起程,應可於明早到達。」
  厲工一陣長笑,極為滿意,他十年潛修,為的就是與令東來再決雌雄。
  一條山路蜿蜓向上,曲復通幽。
  秋天的景色,凄麗迷人!
  厲工等叁人,展開身形,直往山腰處 去,山上傳來一下另一下的劈柴聲,在空中不斷回響。
  轉了一彎,一個面目黝黑、不類中土人士的大漢,蹲在路中心劈柴。
  劈開了的柴枝,鋪滿一地。
  鄧解首先道:「赫天魔!」
  赫天魔臺起頭來,迅速在叁人身上巡視了一遍,目光停在厲工身上最久,露出警戒的神色,叉垂下頭來,繼續劈柴。
  李開素向鄧解略施眼色,兩大兇人驀然一齊出手,這兩人的武功都走畢夜驚的路子,兩雙魔爪分左右向赫天魔抓到。
  赫天魔在這兩人四只魔爪籠罩下,所有退路均被封死,暗忖這叁人不知是何門路,武功這般高強。
  一邊想,一邊不敢閑著,疾躍而起,手足并用,漫天柴枝,挾著強猛的內勁,向攻來的兩兇擊去。
  厲工自重身分,站在一旁觀看,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赫天魔除了雙手擲出柴枝外,雙腳踢起地上的柴枝,一點也不比雙手遜色,這人全身上下,每一個部分都有驚人的攻擊能力。轉瞬地上柴枝已盡,赫天魔一聲怪叫,身形暴退。
  鄧解和李開素豈是易與,滿天柴枝射來,毫無躲避之意,兩人四手幻化出漫天掌形,將勁射而來的柴枝劈開,一下也沒有給撞到身上,可是兩人身形終究慢了一線。
  赫天魔消失在山路盡處。
  兩人迅如鬼魅,御尾追去。轉瞬來至一條分叉路上,兩人合作多年,早有默契,分頭追上。
  厲工負著雙手,緩緩跟來,有若一個游山的騷人墨客。好不寫意。
  赫天魔武功雖高,最多也是高出鄧李二人一線,如何會放在這一代魔王的眼里。
  一聲慘叫自山上傳來。
  厲工一愕,一閃直沖上山,向著慘叫傳來的方向撲去。
  厲工何等迅快,轉眼撲至現場,連他這等深藏不露的人物亦嚇了一跳,那景象實在太過凄厲驚人。鄧解這時才掠至他身邊,一看之下,一樣是目定口呆。
  李開素背靠大樹坐倒地上,雙手抓著一只齊肩而斷的血手,血手連肩的一截血肉模糊,血水還在滴流,把草地染缸了一大片。
  血手的另一邊,插進了李開素的胸膛。顯然在李開素折斷赫天魔的一手的同時,赫天魔的手亦要了他的命。
  李開素雙眼睜開,死不瞑目。
  厲工心下暗凜,這赫天魔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存下了必死之心,這實在有點奇怪。看來自己當日答應卓和不殺此人的承諾,難以實行。厲工緩緩臺頭,山路盡處,露出一角籬芭,當是赫、祝兩人匿藏之所。厲工一揮手,兩人一齊撲上。
  屋內空無一人,鄧解剛想追出,厲工道:「你留在這里搜屋,我不信在這樣忽忙的時間,加上有人重傷,他們仍能把密函藏在身上,況且事起倉卒,他們亦不知我們為此而來,密函可能仍在此處。待我追上他們,擒回那女的,再作計較。」
  話才說完,掠空而去。
  這厲工臨危不亂,確是一派宗主風范。
  厲工一去,鄧解開始搜索。
  這人昔年曾為劇盜,肆虐遠東一帶,這一回正合本行,不一刻,找到那個刻有祝名榭的神主牌。
  鄧解大喜,打開木栓,密函果然在內。
  函面龍飛鳳舞的寫了一行字:「名榭吾甥親啟」。
  剛想納入懷中,一只手伸了過來,一把將密函搶了過去。
  鄧解立時嚇得魂飛魄散,他一生橫行,除了對師兄厲工忌憚外真是膽大包天,但現在這人來至身邊,舉手奪信,自己似乎全無抗拒之力便如陷身惡夢之中,有力難施,怎不教這魔頭震駭莫名?
  一個身穿灰衣、氣宇軒昂的男子,背插厚背長刀,卓立屋內。
  鄧解道:「閣下何人?」
  那男入微微一笑道:「在下傳鷹,厲工何在。」這傳鷹語氣間有種奇怪的魅力,使人不自覺去遵照他的指示。
  鄧解自忖不敵,口氣變軟道:「本派掌門追上山頂,你的朋友現下兇險萬分。」
  傳鷹面色變道:「你速下山,你我再見之日,便是你命畢之時。」
  鄧解垂頭不語,緩緩從傳鷹身旁走向門外,當他行至傳鷹背後四尺處,突然迅速回身蹲低,兩爪閃電向傳鷹下身抓去。
  這一爪無聲無色,毒辣之至。
  傳鷹右腳閃電踢出,後發先至,一下踢上鄧解的手腕。
  鄧解濘笑一聲,左手腕疾壓傳鷹腳踝。
  他在這封魔爪上下了數十年工夫,非同小可,以傳鷹的腳動,仍給他硬震開去。
  鄧解借這優勢,和身撲上,希冀以自己擅長的近身搏斗,消解傳鷹名震天下的厚背長刀,右手兩指并開,猛標傳鷹雙目,右腳無聲無息平踢傳鷹下陰,他平衡的功夫造極登峰;起腳時上身絲毫不晃動。
  要知人最敏銳的感官就是眼睛,鄧解攻擊傳鷹眼目,正是要騷擾他視線,掩飾他右腳的殺著,陰毒非常。
  傳鷹果然仰首避開,鄧解大喜,右腳正中實物,卻非傳鷹的下陰,而正中厚背刀的刀鋒。
  鄧解才知傳鷹比他更狡滑,一聲慘叫,猛收鮮血激濺的右腳,豈知傳鷹刀貼著他腳底而去,一下把他挑得反飛而起。
  傳鷹一聲長笑,刀光一閃,鄧解凌空解體,頸項處鮮血狂噴,一代兇人,當場畢命。
  傳鷹走出屋外,四面臺山圍繞,使人有置身深山絕谷的感受。
  傳鷹運起真氣,揚聲道:「厲工密函在我傳鷹手中,若我兩位朋友有絲毫損傷,便即毀密函。」
  聲音遠遠傳出,臺山轟然回響。
  厲工的聲音從山上傳來道:「這個容易,只要你交出信函我保證還你兩個活人。」
  他的聲音平遠清和,源源不絕,絲毫沒有提高聲線的感覺。
  傳鷹心中一震,厲魔功力之高,遠超他想像之外,而且正大寬宏達到由魔道進軍無上正道的境界。
  摹地一個長發披肩、面泛青紫的高瘦男子在山頂處出現手中提一人,似乎緩緩而行,轉瞬來至身前五丈處。
  兩人互相凝視。
  同時發覺對方氣勢強大,無懈可擊。
  厲工放下祝、赫兩人。
  赫天魔面色蒼白,雙目緊閉,左手齊肩斷去,斷口處還在不斷滲出血。
  祝夫人美艷如花,雙眼睜開,卻不能言語,當然給制住了穴道,胸前衣服有一圈血跡。
  傳鷹感覺祝夫人望向自己那一眼,感情復雜,剛要思索其含意,厲工已道:「她胸前的血跡,乃是她欲以小刀自殺,為我所救。」
  傳鷹心中一震,暗忖赫天魔既舍身殺敵,祝夫人又以刀自刺,皆已萌死志,內中有何玄虛?可是現今大敵當前,不暇細想,朗聲道:「我友受傷,皆由你而起,閣下難辭其咎。」
  厲工道:「閑話休提,你若不速交信函,他們兩人立即命喪當場。」
  傳鷹仰天長笑道:「那密函你也休想得到。」
  厲工只覺得傳鷹此人行事出人意表,絕非那種可以欺之以方的君子。
  厲工嘿然道:「傳兄果是不凡,厲某縱橫天下,你還是第一個這樣在我面前說話的人。」
  話猶末了,全身不見任何動作,已欺近傳鷹身前五尺處。傳鷹的長刀時才趕及劈出。
  厲工一手收在背後,左手揮出,一下重拍在刀身上。
  兩人悶哼一聲,倏地分開。
  這一試,兩人平分秋色,不由重新對敵人估計起來。
  傳鷹心中大凜,厲工身法迅疾、固是驚人,但他內力有種陰寒之氣,長時間交戰中,將會發揮出難以想像的威力。
  厲工也是悚然大驚,他自持功力深厚,一上場便試傳鷹的內力,豈知對方內力生生不息,如天道循環,無止無休。
  厲工沉聲道:「他死了嗎」傳鷹知道他是指鄧解,一邊點頭,一邊提聚功力。
  豈知厲工面容不改,似乎像只是死了只螞蟻的模樣。
  傳鷹道:「我有一折衷之法,不如我倆將此函撕開,各持一半,聯袂往見令東來,假設令東來毫無異樣,我便袖手旁觀,任你兩人公平較量。」
  厲工拍案叫絕。
  傳鷹的想法大膽而有創意,且是唯一可行之法。
  要知若是令東來因某種原因,失去抵抗之力,厲工一到,令東來必受盡凌辱,若是傳鷹在旁,自然可以因情而施。
  反之如果令東來安然無恙,傳鷹自是落得讓他們決斗,於厲工的目的毫無阻礙。
  厲工一陣大笑道:「一言為定,我倆立即起行,至於將密函撕作兩半,則不必多此一舉,一切由傳兄帶領便可。」跟看輕拍祝赫兩人,祝夫人連忙站起,一直撲進博鷹懷里。
  厲工順手給赫天魔點了睡穴,讓他沉沉睡去,免他醒來痛苦。
  厲工道:「給你一柱香時間,讓我先將兩位師弟埋葬,稍後在山腳等你。」
  這人說來平淡,生似全不念舊的人,傳鷹雖佩服其氣魄風度,可是對他的無情,卻大感凜然。
  厲工自去不表。
  祝夫人伏在他的懷內,一陣女性的幽香,傳進傳鷹鼻內,使他泛起熟悉的溫馨。
  傳鷹輕聲道:「楚楚,一切我也明白了,赫兄不世英雄,你便陪他回塞外,他日我若有空,必前往探訪你們,和你們的子女。」
  祝夫人全身一震。
  原來傳鷹從祝赫兩人各萌死志,便知兩人互生情緣,但祝夫人既深愛自己,赫天魔受己所托,亦不能監守自盜,所以兩人死結難解,都起了必死之心。傳鷹與厲工訂下了之約,也是針對這點,給二人一個機會。
  傳鷹輕輕推開祝夫人,轉頭而去。
  祝夫人淚眼模糊,若非赫天魔斷去一臂,她必然仍會跟傳鷹而去,目下赫天魔再次為己受傷,自己又怎能去下他不理?
  傳鷹的身形消失在山路的盡處。

 

本書由“云中孤雁”免費制作;

 

江西快3今日开奖号码